你们的偶像达·芬奇有没有在《救世主》中犯下光学错误?

原标题:你们的偶像达·芬奇有没有在《救世主》中犯下光学错误?

犹记得2017年11月15日,西半球传来一个消息,轰动一时。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4.503亿美元的价格将 莱昂纳多·达·芬奇《救世主》(Salvator Mundi)卖给了沙特王子巴德尔·本·阿卜杜拉,整个竞拍过程不到20分钟,创下了公开拍卖史上 最昂贵画作的新纪录。 当然,考虑到这是这位文艺复兴大师 唯一一幅还在当今世界上拍卖的画作,这样的天价就一点儿也不奇怪了。

当时买家宣称自己是代表 阿布扎比的文化和旅游部来购买的,但这幅画被买走之后就销声匿迹了,至今也没有如最初人们所猜测的那样出现在 阿布扎比的卢浮宫展馆里,这使得它的神秘面目又被进一步放大。 关于它的种种争议,也不时浮出水面再起波澜。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争议就是,这张画到底是不是达芬奇本人的那张 原作。

在历史上,《救世主》被认为是达·芬奇于 1500年左右为法国路易十二及其王后“布列塔尼的安妮”所创作的作品,用 伪画像的方式绘制了一幅耶稣的半身像,成作于路易十二征服米兰公国并接管热那亚之后不久。 后来又历经辗转,甚至被当作 模仿之作而肆意破坏(往上涂颜料,乖乖)、贱卖,说起来,只能怪当时达·芬奇的学生们对其进行了大量 临摹复制,迄今市面上还有很多个版本,比如下面这副曾经是让·路易斯·德加奈侯爵的藏品,来自莱昂纳多·达·芬奇学校,在成作时间就非常接近,约为1503年。

达芬奇学生的临摹作品,1503,现藏于那不勒斯教区博物馆

后辈其他画家也很喜欢 模仿或再创作这副在宗教上有其独特意味的画作,其中不乏各个时期的名家,比如威尼斯画派的代表人物提香,画过他自己的《救世主》。

提香版本的《救世主》,1570年,现藏于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

佳士得在两年前拍卖的那件《救世主》一度也被认为原作复制品,2007年, 纽约大学美术学院修复中心对其进行了全面修复,去除了破坏痕迹,并分析了它所采用的材料和技术,认为与达芬奇同时期的作品如《蒙娜丽莎》十分接近。 接下来几年,这张画陆续接受了多名顶尖专家的鉴定,终于被确认为 真迹,出现在2011-2012年伦敦国家美术馆的大型达·芬奇画展中。 但也仍有部分一流学者仍然认为这是个误会,甚至有一些出于利益的炒作成分在内,像是莱比锡大学的Frank Zollner就坚称这幅画可能是 “达芬奇工作室的高质量作品”,甚至可能是后来的追随者所作。

这幅画中,引起最大质疑之处在于,耶稣手中握有一只 象征着地球的水晶球,但这只球后面,衣服上的 皱褶却并没有因为球的存在而出现 光学变形,对于达·芬奇这样一位以严谨著称,在科学造诣上远超同时代的人的天才来说,犯下这种错误几乎是不可相信的。 著名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在他的《达·芬奇传》中就曾为《救世主》专门增加了一个章节,讨论了这个诡异的圆球:

一方面,它呈现出了 优美的科学精度,但达·芬奇未能描绘出应该发生的变形,通过一个清澈的固体球去观察物体,又没有和物体发生实际接触,就会出现那些变形。 实心玻璃或水晶,无论形状像球体还是透镜,都会产生 放大、倒转颠倒的图像。 相反,莱昂纳多画的圆球就像一个中空的 玻璃泡,未曾对通过它的光线产生折射或扭曲。

但由于这副画作的确技巧高超,远超其他复制品,也有学者认为这一点恰恰是达·芬奇 特意而为,因为他要绘制的是一个不同于普通玻璃球的 神器。牛津大学名誉研究教授、历史学家Martin Kemp提出,他第一眼看到这个球就意识到达·芬奇想表现的是一个具有 双折射的水晶球,它不会发生大多数人习以为常的玻璃折射,2011年,荷兰乌得勒支大学André J. Noest 在Nature杂志上质疑了他的这一说法,认为双折射的话只会导致一些效应更加增强,MartinKemp也给出了反驳,强调是不是双折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表现 畸变在当时的绘画中是 不良的礼仪,画家本人会对这种情况做加工。

从留下来的达·芬奇手稿来看,他对各种光学现象是做了长足专研的,不会不知道玻璃或其他晶体会导致的折射

这场争辩,一直处于谁也说服不了谁的状态,不过评论家们提供的几个可能性,却成了 科学家去做文章的好点子,就在2019年12月,来自加州大学欧文分校计算机科学系的梁展航(音译)、Michael T. Goodrich和赵爽(音译)三人,就不嫌事儿大地在arXiv上发表了一篇 《论<救世主>的光学精度》,声称他们用软件模拟了这幅画中的场景,并得出了结论,认为这幅画所展现的效果的确只有 空心球才能达到。

实验中,这个研究小组先是创建了一个 三维的浮雕模拟了画中人物,在没有球体进入的情况下对其进行了颜色和纹理的校准,然后将一个三维的球体以及握着这个球的手放在浮雕模型前面,对球体和浮雕的比例反复调整,以匹配绘画的大小比例和位置,最后确定下来,是用一个 6.8厘米半径的球,把它放在人物浮雕的前方 25厘米处。 接下来他们又用3D建模软件和动画软件Maya对手的形状、各个部分的受光、球体的透光率做了种种调整,最终模拟出了和画非常相似的效果。

虚拟场景设置,将一个手持圆球的手模型放置在耶稣浮雕之前

他们首先对使用 实心球空心球的情况分别进行了模拟,从下图可以看出,如果是 实心球的话,衣服上的 褶子的确会出现明显的放大,而 手掌的根部则根本不可见,而 空心球的话,则能表现出和《救世主》画面中差不多一致的场景。 确切来说,软件的模拟显示, 折射率1.51714、厚度为 1.3毫米的晶体球能够达到最一致的效果。

此外,几位科学家指出,以什么 视角去看也很重要,即便是空心球,在多远的距离、以什么角度去观看,也会极大地影响后面物体的视效。 他们的模拟指出,要让球体后面的直线不出现“断裂”,就必须确保观察者的眼睛、空心球的中心和直接 严格对齐。达·芬奇果真要有意而为地避免褶子出现变形的话,是要 反复核准才行的。 但也惟其如此,才显示出了他的不凡功力。

这个研究甚至还专门针对Martin Kemp的 双折射猜想做了验证,给出的判断是 不可能,基于折射率分别为1.486和1.658的实心球做了双折射渲染,均发现会导致更加严重的 视觉扭曲,和原画偏离甚远。

有趣的是,文章中并没有旗帜鲜明地支持《救世主》一定是达·芬奇真迹,只是给出了“他可以做到”的结论,“我们的实验表明,利用 材料、光源和大约1500年时期达·芬奇的 科学知识,在光学上精确地绘制出与这幅画质量相当的图像是完全可能的。 ”这句话对于那些一开始为所谓光学失真做辩解、称“达·芬奇只是犯懒”的人还真是打脸得十分响亮……

最后再顺带提一个也是最近出来的和《救世主》有关的 另一个研究,也是非常有意思,英国伦敦皇家地理学会的Stefaan Missinne 和奥地利维也纳路德维希·博尔兹曼考古与虚拟考古研究所Geert Verhoeven两人,2019年9月在 《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Social Sciences &Humanities)期刊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出达芬奇在其画作中展示过同时代的 地理大发现,例证之一就来自于这个“水晶球”。 球的左半部分有 三个明显的 亮点,在这幅画修复之前就一直存在,应是原作风貌而不是污染什么的。 两位学者提醒大家注意它独特的 三角型结构,它不是简单的光学描述,通过与同时期意大利航海家Amerigo Vespucci的书信中的描绘做对比,会发现这其实是南半球最重要的 南十字星星座中的三颗,而且其分布还考虑了圆球的 曲率

看到这里,我只能说,大师的用意深不可测,而群众们发现的眼睛也绝对是格外雪亮,至于真相,除了创造出时光机来回去问问他本人,没人能知道……

参考资料:

https://news.artnet.com/art-world/scientists-solve-mystery-salvator-mundi-orb-1745037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lvator_Mundi_(Leonardo)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17/oct/19/mystery-jesus-christ-orb-leonardo-da-vinci-salvator-mundi-painting

https://arxiv.org/abs/1912.03416

https://www.scirp.org/journal/paperinformation.aspx?paperid=95063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480457a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科学艺术研究中心(ID:Art_And_Science),如需二次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