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创始人离世背后:兄弟反目,“败走”中国

原标题:乐天创始人离世背后:兄弟反目,“败走”中国

韩国财界“第一代企业家”时代正式落幕。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2020年1月19日下午4时30分,乐天集团创始人、名誉会长辛格浩因病去世,终年99岁。

这也标志着包括三星创始人李秉喆、现代创始人郑周永、LG创始人具仁会、SK集团创始人崔钟贤等人在内的“韩国第一代财阀领袖”时代落下帷幕。

白手起家

辛格浩于1921年生于韩国庆尚南道蔚山市,20岁时迁居日本,并在1948年于东京成立乐天株式会社,早期乐天主要的生产项目还是口香糖。不久之后,公司先后涉足巧克力、糖果、冰激凌等多个领域并取得成功。

1967年,随着日韩邦交开始正常化,乐天的业务开始向韩国挺进。同年,辛格浩创立乐天制果公司,以当时的市场环境,这堪称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一方面,二战以后,韩国商业社会尚未成型;而另一方面,进入朴正熙执政时期,韩国政府为促进社会经济发展,从各行业中扶植了一批“富可敌国”的财阀企业,并为其提供信誉担保。有了政策扶持,大批企业开始尝试举债扩张,包括三星、现代、SK、LG、乐天在内的五大财阀也是在这一阶段迅速成长的。

图片来源:乐天官网

乘此东风,乐天逐渐演变成今天这个覆盖房地产、游乐场、酒店餐饮、百货零售等多个领域的巨型集团。

只可惜,辛格浩的好运气也只局限于生意场内,尽管在商界战场大杀四方,但他的晚年生活却并不安宁。

遭受指控

2017年3月20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举行针对乐天集团家族成员一系列指控的首场听证会,这也是自2016年10月检方对乐天集团提起诉讼后,时隔五个月后的再次审讯。

平时因为集团经营权而闹得鸡犬不宁的一家人,如今却因为检方指控而齐聚法庭。虽然大财团总裁站上法庭并不稀奇,但像乐天集团这样,整个家族成员都被指控的还是“史无前例”。

「韩民族新闻」一度使用了较长篇幅来还原那天的情景。

当时,辛格浩被指控犯有逃税、挪用公款和违反信任罪,涉案金额达2238亿韩元(约合13.8亿元人民币)。但辛格浩否认一切指控,他甚至把拐杖扔到地上,高声怒斥:“乐天是我一手创建的公司,我有百分之百的股份,到底是谁告的我?”由于常年待在日本,激动之余,辛格浩还飙了几句日语。在被法官警告数次无效以后,辛格浩最终因对法官吼叫和敲拐杖被强制带离了法庭。

九个月后,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做出一审宣判,判处辛格浩违规经营,获刑4年。2018年10月,韩国高等法院对辛格浩案件作出二审判决,判处辛格浩3年有期徒刑,处罚金30亿韩元(约合1800万元人民币)。一年后,韩国最高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30亿韩元。

2019年10月23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认定辛格浩年岁较高,且患有老年痴呆晚期,行动不便,也无法与人无法沟通,还有病情急剧恶化甚至死亡的风险,难以监内服刑,因而获监外执行6个月。

不过监外执行还是没能避免辛格浩的病情恶化。三个月后,这位以小规模食品业白手起家,发展成横跨韩国和日本两国的集团创始人,最终撒手人寰。

“逃离”中国

辛格浩因病故去,由他一手创立的乐天集团才再次进入到中国消费者的视野。

1998年,乐天集团旗下的首家乐天玛特开业。到了2006年,乐天玛特已跃居韩国大型超市行业第二,并在全球主要股票市场(伦敦、东京股票市场)上市。

在此期间,中国市场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4年,乐天玛特正式进入中国,四年之后,北京首家乐天玛特望京店正式开业。在先后开设北京、天津、山东、辽宁店后,乐天玛特逐步走向全国。

辛格浩对乐天玛特抱有极强的自信,按照他的规划,乐天玛特的门店将在2018年增至300家,销售额实现2000亿美元,成为名副其实的“亚洲零售业之王”。

图片来源:乐天官网

然而事与愿违,萨德事件成了一切的转折点。

2017年2月,乐天集团公开宣称支持美国部署萨德,本来势头正劲的乐天玛特,业绩也因此急转直下。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萨德事件给乐天集团的在华业务发展造成了严峻挑战,但乐天集团依旧不肯放弃在华业务。为了挽回声望,超市中的大多数商品开始打折销售,试图通过降价销售的方式取悦中国用户,蒙混过关。

怎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相反,抵制乐天玛特的呼声一浪盖过一浪,眼看亏损进一步扩大,为了保住在华业务,乐天集团被迫选择断臂求生。

仅仅过去半年,乐天玛特在华的112家超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缩水,其中87家被要求停业整顿,除了停业整顿和主动关闭的门店,还剩12家,可这12家超市的营业额均暴跌80%以上。

公开数据显示,当时乐天玛特每月的营业额损失高达10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91亿元),在这之前,也就是2017年上半年,乐天玛特已经亏损了83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亿元)。

乐天玛特的颓势不可挽回。2018年5月11日晚间,利群股份发布公告称,拟收购乐天购物(香港)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2家香港法人公司,以及10家华东地区法人公司,这些公司旗下资产包括15处房产和72家门店等经营性商业资产,而这笔交易额为人民币16.65亿元。

2018年10月,乐天玛特在中国的93家门店宣布向利群股份、物美集团出售,其余未能出售的门店在年底前被彻底关闭,这也就意味着,乐天玛特自此彻底退出了中国市场。

图片来源:乐天官网

撤离时的狼狈,在财务数据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根据2017年和2018年年报数据,2017年,乐天集团在中国市场的净亏损为41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4.3亿元),2018年,这一净亏损进一步扩大至84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9.8亿元)。

如今再次回忆这段历史,萨德的影响固然重要,但是经过公司一番折腾,自身的供应链问题也暴露无遗。

兄弟相争

从某种意义上说,供应链不足算是外资超市的通病,随着内资超市的规模增长,其在压毛利方面的优势并不低于外资企业,并且内资超市在仓储物流、门店更新及布局方面均有优势,导致外资超市在其中逐渐丧失了竞争力。

有媒体统计,在2008年至2010年的三年间,乐天玛特合计亏损了195亿韩元。数据显示,2016年乐天玛特海外市场共亏损240亿韩元,其中九成出血点仍在中国区。

不仅如此,来自财阀内部的斗争也加速了巨轮的沉没。辛格浩的两个儿子,长子辛东主与次子辛东彬为争夺继承权爆发“宫斗戏”,先是辛东彬以父亲的名义解除辛东主在日本乐天的职务,数月后辛东主又宣布解散了弟弟的一班心腹。

经过两人数回合的较量,时年93岁高龄的辛格浩宣布传位给辛东主。怎知世事难料,最终被妻子和次子联手扳倒。

2015年,次子辛东彬突然袭击,取得了日本乐天控股的控制权。同年7月,哥哥辛东主拉来94岁的辛格浩,一起前往东京。他们宣布,解除辛东彬等6人在日本乐天的董事职务。言下之意,父亲支持哥哥重夺经营权。

辛东彬当然不肯认输,他也拉来母亲支持,并暗中增持股份。1天以后,辛东彬召开理事会,否认哥哥的决定具有法律效力,并把老父亲辛格浩从日本乐天革职。面对公司元老,弟弟大打感情牌,称哥哥挟持老父实在不义。辛东主则表示,父亲早就选择了自己,还亲自签署了弟弟的解职 令和自己的任命书。

一时间,日韩两国的无数双眼睛都紧紧盯着这场“家族大战”。兄弟二人同时开始筹措日本乐天的董事会议,弟弟甚至接连拜访了优衣库、瑞穗银行、三井住友银行的一把手,企图把日本商界整个拉入战队。最终,夺权之战以辛东彬成功上位而告终。

图片来源:乐天官网

随着内斗停止,乐天集团也因此得到了喘息之机。

根据官方公告,2019年前三季度,乐天集团营收3499亿韩元,同比增幅59%;营业利润2423亿韩元,同比增幅95.5%;净利润378.1亿元,同比大增566.8亿,因2018年同期亏损1887亿元。

2020年1月17日收盘,乐天集团股价报35700韩元,下跌0.56%,以当日收盘价计市值约3.745万亿韩元,约合32亿美元。

综合自:ise财经、财经天下、CBO新闻

作者:乒乓一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