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维斯宣布破产,香港兄弟打造澳洲潮牌,启蒙中国90后的国民服饰

原标题:真维斯宣布破产,香港兄弟打造澳洲潮牌,启蒙中国90后的国民服饰

前国民服饰,默默无闻的消逝,死时才轰轰烈烈。

文 | 华商韬略 巴图海

默默无闻很久的90后国民服饰,直到死时才迎来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而上一次名震四海,还是真维斯冠名清华教学楼的时候。

前不久,真维斯,这家由中国(香港)人实际运作的澳洲潮牌迎来了真正意义上寿终正寝的一刻——真维斯在澳大利亚的146家门店进入托管程序,开始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真维斯、以纯、班尼路、美特斯邦威,同为中国1990年代的“街服”品牌,是属于90后国民潮牌,也是无数90后的回忆。

但真维斯在中国崛起的背后,是一个代工厂反客为主收购代工品牌故事。

真维斯于1972年诞生在澳大利亚,当时香港还没有沦陷在房地产商手里,仍存在一些制造业生意,比如为大品牌代工。

当时香港的代工模式是欧美国家的品牌先下单给外贸商,然后外贸商依据订单的情况,自己决定下单给哪个工厂。

▲杨钊

从内地游到香港打拼的杨钊兄弟俩也跟风,开了家旭日制衣厂。本来,当时有些赚头的生意都被香港本地人垄断了,而且兄弟俩又是外地人,因此没有机会赚大单,只能从牙缝里挤肉吃。

所以最开始的日子,两兄弟的日子很难过,与其说杨家兄弟在自己创业,不如说他俩在给厂里兄弟打工

但有时候,成功就是熬出来,两位老板在渡过了一段凄惨日子后,终于迎来了曙光,但基于背后却也困难重重,兄弟俩接到的是一个难缠的单子——要在牛仔布上打出4英寸的格子,订单数量200打。

彼时,像这种又少又难的单子,要是放在吃肉大户手里就不要了,但杨家兄弟觉得是个机会,也没别的办法,就硬着头皮接住了。

但后来,正是这笔难缠单子给旭日制衣打开了口碑。杨家兄弟工厂不仅活了,还变好了。

真正让兄弟俩发达起来的,还是香港的地产业。当年兄弟俩没有忙着把赚到的钱存起来,而是眼光长远地转换到工厂的发展中。但高收入背后也带来了高回报,盖起来的工厂帮了兄弟大忙,工厂地皮价格蹭蹭地涨,兄弟俩通过倒腾工厂地皮积累了大量现金。

可惜的是,二人没有继续搞地产,而是坚持老本行继续做衣服,否则杨家兄弟或许会是另一番光景了。

上个世纪90年初,不满足于代工的兄弟俩制衣收购了被自己代工的真维斯。

虽然那时候没有三体,但兄弟俩照样也知道如何进行降维打击。他们把真维斯的第一家店开在上海时尚坐标的南京东路,一上来就主打高端调性。

由于迎合了崛起中8090后年轻消费者的需求,填补了市场空白,真维斯得以迅速在中国各大城市商业街复制街边店,并且轻松打入下沉市场。一线潮牌与下沉结合,让真维斯销量开始狂飙突进,早在2002年,其营业额就已达14亿元。

2012年,真维斯在中国内地门店数量达到2800家的顶峰。同时,真维斯还进入了越南、俄罗斯、斐济、委内瑞拉以及中东市场,年销售额近50亿港元。

为了蹭上《小时代》的东风,吸引大批90后的瞩目,真维斯一度还请了当红小生郭采洁代言。

但郭女神也没有挽救真维斯的颓势,真维斯的巅峰时刻并没有持续多久。5年后的2017年,真维斯仅剩1200家店,5年闭店1600家,直营店比例也从43%下降至31%,顺带着还裁员了6000人。

当那些曾被真维斯启蒙过的8090消费者们开始惊醒消费升级时,真维斯却遇到和同时期李宁等品牌一样的阵痛——卖不出去、库存高企。

其实不用电商,真维斯的对手就足以痛打真维斯了。

于上,真维斯通过下沉已经洗去了高端调性,长大的8090后奔向了更高端的产品;于下,性价比又比不过本来就亲民的优衣库;快时尚的H&M、GAP等也挤走了不少份额。

归根结底,这事情还是真维斯自己作的。真维斯没有变,但消费者却一直在变。

杨家兄弟中的杨勋曾说过:“中国最大的休闲服装消费群体是工薪阶层,他们收入有限,虽然喜欢流行服装,却无力负担。如果真维斯的市场定位是去引导潮流,或者是去创造流行,那光设计就要投入很多,而且风险要大很多,可能走不了这么长的路。”

一言以蔽之,真维斯不愿意原创,只愿意蹭热点。

当年,真维斯还可以靠时间差,用国外时尚拿来主义忽悠8090后,但如今,无论是年轻还是中年的消费者,都开了“天眼”有了钱,拿来主义早已不管用了。

赶上改革开放红利的历史进程,发达了的真维斯却死于个人奋斗的懈怠。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