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被新能源车坑惨的“金轮法王”

原标题:董明珠:被新能源车坑惨的“金轮法王”

01. 掉坑里了

1月20日,董明珠退出银隆新能源的董事,一同退出的还有其他5位董事。漩涡中的银隆新能源,山雨欲来。

“投入全部身家”造车三年的董明珠,已经彻底陷入泥淖,难以抽身。而她投资的银隆新能源,一步一步滑入谷底,难以看到曙光。

最近几年,每到年底,董明珠会接受央视采访,作为跨年仪式。有时励志,有时低落、懊恼,有时口出狂言,站上风口浪尖。

而最近两年,被问得最多的是,投资银隆新能源造车一事。董明珠的回应,也已经由最初的愤慨,控诉银隆“是一个窟窿”,变成了如今的接受现实,想要从泥潭中爬出来。

董明珠决定赌一把,现在已经可以说,她参与了一场不该参与的赌局。从投资者的眼光看,董明珠承认了银隆不是一家值得投的企业,承认了自己犯了错。

“(投资银隆)不是因为这家民营企业的好坏,而是因为这个产业。”即将跨入2020年,董明珠不再谈论银隆本身。

但对于董明珠造车这件事,汽车业内的评价则中肯得多:董明珠输得很惨,原因是过于自信,刚愎自用。她根本不懂汽车和相关的技术,无法评估市场趋势和企业竞争力。

在金庸的武侠小说里,有一个武功高强的和尚金轮法王,属于蒙古密教金刚宗,此人亦正亦邪,膨胀自大。

西域高手金轮法王来到中原后,被各路武林好手轮番打击,有些武功甚至不如金轮法王。金轮法王的问题在于,不是武功不强,而是根本不懂中原武林的套路。

最后,金轮法王自然在江湖上混不下去。造空调的董明珠,花了十几亿进入造车领域之后,才发现自己也是外地来的大和尚——金轮法王。

具有喜剧意义的是,董明珠还拉了两个帮手——王健林和刘强东。但这两人也是西域派,对中原的情况还不如董明珠了解,说白了,他们俩就是跟着金轮法王凑热闹的,真打起来,除了站在旁边“喊加油”,一点用都没有。

2019年是银隆新能源最惨的一年。据最新的数据显示,银隆新能源2019年的销量为2708辆,同比下滑62.79%。银隆新能源也成为新能源客车领域,销量下滑最大的车企。

眼看着那点钱就快烧完了,董明珠很上火,但又毫无办法。车企的发展前景,本质上是技术决定的,而银隆的钛酸锂动力电池,已经完全边缘化。

更大的问题是,银隆新能源已经多次列为被执行人,债务缠身;内部股东、管理层之间的矛盾,到了擦枪走火的境地。

银隆新能源最新的动作,6位董事,以及监事、监事会主席等退出,意味着银隆新能源内部,正在进行更大规模的“血洗”。

对于一家企业,内部高管大规模的变动,一定会伤筋动骨。西域高僧董明珠能否力挽狂澜?一切都是未知数。

02. 交恶

2016年,董明珠看上银隆新能源的时候,新能源汽车行业投资风头正劲。

戴雷、李斌、丁磊、李想、张海亮等一大帮汽车行业内的人,以及许家印、贾跃亭等一大帮非汽车行业的人,都在此前的一两年内,凶狠地扑向新能源汽车。

当时,也是新能源汽车的国家和地方补贴最多的时候,很多新能源车企,靠补贴就可以获得一大笔利润。整个产业链一副欣欣向荣的样子。

但银隆在产业环境一片大好的情况下,竟然危机重重。2016年,银隆产量增加了110%,高达6000多辆,销量却下降20%多,只卖出了不到2500辆。2015年,其销量为3150辆。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董明珠自信地认为,此时的银隆就是价值洼地,是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最好时机和切入点。

最开始,她试图说服格力杀入。2016年8月,格力电器宣布,拟以130亿元收购银隆新能源全部股权。同时,格力电器还将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不超过100亿元,全部用于银隆新能源的建设投资项目。不过,该意向最终被格力集团股东大会否决。

董明珠坚信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12月,她以个人名义,联合万达、京东,以30亿元共同入股银隆新能源,共计持股22.388%。其中,董明珠投资10亿元。其后,董明珠还多次进行增持,目前董明珠持股17.46%,成为银隆新能源第二股东。

不过,入股不久,董明珠就发现了银隆真正的问题并非资金短缺,而是管理混乱。董明珠和创始人魏银仓矛盾很快升级,两大股东的翻脸决裂,很快将银隆推向了一个危险的境地。

2018年11月,董明珠控告魏银仓及其合作伙伴孙国华等人涉嫌骗取国家财政资金及侵占公司利益等多个罪名,涉及总金额逾7亿元,该案已由公安部门立案侦查。同时,董明珠还起诉魏银仓、孙国华、银隆集团等三起公司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案件,诉请总金额逾7亿元。

孙国华及魏银仓的部分亲属等人先后在2019年3月被刑事拘留;魏银仓、孙国华及其他关联人员已被检察部门批准逮捕,而已在美国多时的魏银仓,也登上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名单。

1月20日退出银隆新能源董事的名单中,就有已被逮捕的孙国华。董明珠认为,其被魏银仓等人坑了。

董明珠发现的问题越来越多。其中的一些问题,直到她入股两年后才暴露:

银隆新能源于11月13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是3666.7568万元。银隆新能源表示,这起案件缘由是2015年魏银仓私下向中信证券承诺的“回扣”。

整个2019年,银隆新能源陷入了裁员、拖欠供应商货款、关闭基地、内部控制权之争,以及应付官司等等之中。

董明珠似乎成了继李斌之后,2019年最惨的人。

03. 技术“小白”被套

“我董明珠是举债投资银隆,有人骂我疯了,但我觉得新能源是中国制造业转型的一次绝好机会,所以我愿意赌,我要投!”

董明珠有点破釜沉舟,一意孤行的意思。

事实上,董明珠看到的新能源车产业是片面的和表面的:客车在造车行业里,并没有很高的技术门槛。所以,客车企业并没有技术和工艺的“护城河”。

所以,在新能源造车狂潮中,几乎没有资本投资愿意投资新能源客车。因为,没有技术门槛,意味着无法冲击原有市场格局,市场相对比较固化。

但银隆的吸引力在于动力电池,其2010年收购美股上市公司美国奥钛,获得了钛酸锂电池技术。

当时,动力电池市场存在着磷酸铁锂电池、钛酸锂电池、锰酸锂电池和三元材料电池等技术路线,各条路线企业都认为自己才是未来的趋势,行业也没有定论。

银隆认定,钛酸锂电池才是未来新能源汽车的最优选择。在董明珠投资前后,银隆组织了多波的舆论攻势,强调钛酸锂电池才是未来。

但其实,2016年就是中国动力电池路线选择的分水岭。当年,国家补贴提高了高能量密度电池的补贴,低能量密度电池逐渐退出市场,三元材料电池开始全面占领市场。

钛酸锂电池最大的特点,是能量密度较低,价格较高。优点是钛酸锂电池安全性高、充电速度快。补贴的导向,实际上直接将钛酸锂电池赶出了市场。

即使没有国家补贴的导向,在汽车业内人士看来,动力电池的发展趋势也是很明确的。三元材料电池在能量密度提升上,空间远高于其他路线。而其被担忧的安全性能,进步也非常快,短板很快就得到弥补。

只不过,董明珠对于汽车产品、技术以及相关的动力电池的特性,没有足够的理解,基本上等于技术“小白”,很难判断价值和趋势。后来很多媒体说董明珠被魏银仓坑了,至少从技术的认知层面看,问题出在董明珠自身。

尽管后来董明珠发起了银隆新能源的多轮融资,尝试渡过难关,但在一个被淘汰的技术和一个没有技术门槛的行业面前,任何资本都不愿意再涉足。

银隆新能源规划了10万辆的产能,2019年销量却只有不到3000辆。而且规划本身就极不合理,目前,国内销量最大的宇通客车,年销也不过2.2万辆。

过去几年,跨界造车的人普遍输得很惨,董明珠只是其中之一。但很明显,董明珠昂着头进来造车,似乎含着泪也要走下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