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文耀一声叹息背后 上海家化 “折翼”那些事

原标题:葛文耀一声叹息背后 上海家化 “折翼”那些事

文:钱丽娜 石丹

ID:BMR2004

1月16日, 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家化”) 前董事长葛文耀在微博中感叹,珀莱雅股票市值达到206.6亿,超过家化206.4亿。

而到了1月17日,葛文耀的叹息应该更深,家化的市值与珀莱雅相差10亿。

这不是葛文耀的第一次叹息。再上一次是2019年10月31日,新上市的丸美市值超过家化60多亿。一声“匪夷所思”,道尽了葛老的壮志难酬。

上海家化是中国化妆品产业上市的第一只股票,曾经创下每年20%以上高速增长的业绩。而当整个市场迎来化妆品大业的热潮时,上海家化业绩却连连失速,甚至比不上新晋的化妆品企业。

家化折翼

当中国化妆品还是一片荒漠时,原本可以与外资竞争高端市场的只有上海家化。

葛文耀1985年到上海家化任职。起先上海家化参与合资,葛文耀进入合资企业。1992年6月1日从合资企业回到上海家化。这一时期外资大举涌入,国内化妆品企业已经所剩不多。

葛文耀在任期内大力发展自主品牌,1995年12月,成立以汉方为特色的佰草集品牌小组,立足自主研发,从中国医药学中借鉴思路,与国际化妆品采用的生化技术差异化竞争。佰草集不仅品牌力强,在渠道上也很强,是唯一能进百货商店,且一年盈利六七个亿的高端品牌。日后,佰草集以独有的中医中药配方(复方,君臣佐使)为特色,打入了法国市场。

上海家化于2001年3月1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国内化妆品行业首家上市企业,当年融资7.4亿。从2005年家化开启慢牛的行情,到2013年5月3日,家化股价从最低时的4.28元(2005年)上涨至76.48元的历史新高。在业绩方面,2005年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19.49亿元,每股收益0.14元,2013年主营业务收入已达44.69亿元,8年时间增长129%,每股收益1.19元,增长7.5倍,归母净利润为8亿元。那时,在机构投资者眼中,“投资家化=价值投资”。

但是到2016年11月26日,上海家化宣布继任董事长谢文坚辞职时,上海家化营收53.21亿元,同比下降8.98%;营业利润同比下降89.39%;归母净利润仅为2.16亿元,降幅达90.23%,归母扣非净利润同比减少74.94%。

2011年,上海家化集团在上海国资委诸多国企中率先实现国企改制,将股权转让给上海平浦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隶属于平安信托。来自平安系的陈刚是收购上海家化的操盘手。葛文耀志在打造家化的高端时尚全产业链,培养双妹品牌,收购国产手表品牌海鸥,并且在海外建立研发中心,而陈刚也曾对媒体表示,一旦收购成功,将对家化追加投资,这对葛文耀的雄心是很大的支撑。

2013年11月16日,葛文耀被离职,平安信托选择原强生医疗中国区总经理、强生医疗中国区总裁谢文坚接任。此后双方便陷在一起又一起的争斗中。

2013年11月20日,上海家化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将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起因则是上海家化因未按照规定披露与吴江市黎里沪江日用化学品厂发生的关联交易。此后,上海证券交易所对股票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并被证监会处以30万元罚款。

葛文耀在其微博上透露,2013年11月,谢文坚到上海家化赴任后,去证监会自认上海家化有关联交易,又指责上海家化内控不合格,开始清算骨干。2014年底取消葛文耀的30万股期权。

2014年11月21日,上海家化工会向法院提交诉讼,指责葛文耀安排前资产管理部总监王浩荣以其个人名义在中国银行上海市虹口支行营业部开立个人银行账户,将属于上海家化退管会的对外投资收益等款项陆续转入该个人账户,累计金额达到3077万元,称后来葛文耀等经由该个人账户向退管会银行账户退还了部分款项,但剩余的1700万元,至今仍未退还。

经葛文耀澄清,退管会的钱是用于给退休员工的补助,因而参股家化供应链上的企业用于理财。初衷是葛文耀认为退休员工工资过低,为退休员工谋福利而做出这一决策。该交易中,沪江厂的加工费只有制造成本的11%,低于市场十个百分点,是家化供应链上的亮点。只是退管会参股,被认定关联交易,才有披露问题。

2013年12月19日,葛文耀在微博中说,“近来上海国资国企改革成热点。竞争性国企要市场化,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要少管,只要不牟取私利,对企业家的改革创新要有‘容错’机制。家化是在各级各任领导宽容下,不断改革,在国企时期培养了竞争力。这次退管会参股吴江厂,也不算大的问题,没必要把家化搞得灰头灰脑。”

在2015年上海家化公布的财报中,披露了对这一事件的处理情况。

这1700万的民事诉讼案直至谢文坚的继任者张东方到任后才撤诉,撤诉的理由是退管会的钱都在。

在谢文坚在任期间,上海家化的经营开始急转直下。

据葛文耀微博披露,谢文坚年薪高达五六百万(2015年财报显示,谢文坚年薪为624.28万),他招来的亲信月薪可达10万以上。葛文耀说,谢文坚每年出国10余次,坐头等舱。带400人去台湾五天,花了二千万。造新工厂准备花15个亿,天潼路的家化大厦弃之不用,每年花6千万租金租江湾新楼,用进口家俱,把保定路的办公楼拆光。仅办公室就花费四五亿,给家化带来沉重负担。

此外,葛文耀指出谢文坚破坏家化的审计制度,让从强生带来的亲信独管40亿采购(20亿固定资产,三年广告18亿,还有物料以外所有采购包括咨询、出差、佰草集柜台、电脑等办公用品)。

在一系列的折腾之后,上海家化为弥补业务下降,2015年8月4日晚发布公布,以23.30亿元向中国中药出售公司持有的江阴天江药业有限公司23.8378%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公司将不再持有天江药业的股权。本次交易将为上海家化带来约17.90亿元的投资收益。

2015年财报显示,上海家化营收增幅仅为9.58%,是其6年来首次营收增速低于两位数;净利润为8.18亿元,同比下降6.38%,为10年来的首次下滑。

当年财报称,2015年是上海家化面临挑战的一年。宏观经济低迷导致经济增长速度和居民消费增速下降;中国日化行业的渠道结构延续了快速而深刻的变革:百货和商超两大传统渠道增速放缓且市场总体占比下降,电子商务和化妆品专营店渠道保持较快发展;日化行业内呈现出激烈的市场竞争:许多本土品牌与各路资本合作,以激进的营销方式争夺市场份额;日韩化妆品企业凭借品牌的特色、品类的优势成为不容忽视的力量。

但是尼尔森《2015年商超日化洗护市场新趋势分析》报告显示,“源于消费者对个人形象与品味的提升,相对其他品类,个人护理产品始终保持相对稳定及较高速增长,一直处于领先水平。”

根据欧睿、中怡康、尼尔森等第三方研究公司的预测和统计,2014 年时预测当年行业整体增速约为12%。2015-2019的复合平均增长率预计约为10.8%。

2016年,上海家化的财务数据更糟糕,报告显示,上海家化在报告期内实现营收53.21亿元,同比下降8.98%;营业利润同比下降89.39%;归母净利润仅为2.16亿元,降幅达90.23%,归母扣非净利润同比减少74.94%。

2016年11月26日,上海家化宣布董事长谢文坚辞职。由曾任芬美意集团大中华董事总经理的张东方接任首席执行官兼总经理一职。

2016年11月28日,上海家化前任董事长葛文耀凌晨4点54分发微博,强烈要求对三年掏空优秀国企的谢文坚进行离任审计,“就以此文向证监会,公安局,家化董事会,平安集团,以我个人名义,举报谢文坚,应立即限止谢文坚出境,对他进行离任审计和调查!”

葛文耀在微博中称,谢文坚把渠道上塞满了货,14年下半年开始赊账塞货,一句以产定销,要到期的产品成本价几个亿。不计提坏账坏货,不做假账,年报估计没什么利润。“按理说业务下滑,财务也不会坏得这么快,员工说他用洪荒之力花钱……谢文坚的问题,不是与我的个人恩怨,许多触及法律,我不会罢休,直至他被绳之以法!因为他的恶行后果太严重。”

同时葛文耀对新任CEO张东方充满期待,“张东方到家化后,思路清晰,一身正气,她与谢完全是俩类人。只是她接手的家化问题很多,无论什么情况,我不会对她说三道四!祝愿张东方能拯救家化!”

艰难翻身

如同山洪倾泻而过,新任CEO张东方要收拾起散去的人心何其艰难。

2017年8月16日,上海家化发布2017年半年度报告,截至2017年6月30日,上海家化实现营业收入26.52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同口径数据增长近10%,但相比整体业务板块,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1.93%。

这些数字依然是前任留下的后遗症,包括对2013年“虚假陈述”事件的后续赔偿,新办公楼的租金、物业费、装修摊销费用,上半年实际生效的片仔癀投入费用,以及花王业务的剥离,其中公司销售费用同比增加12.1%,管理费用同比增加9.36%。

葛文耀亦早有预言,指出家化原有的业务基础己被严重破坏,内生性成长己不可能。而且一是增加了一倍员工和几十个超高薪的总监;二是大兴土木,固定资产从2亿增加到近20亿;三,用留下的现金几十亿去收购項目,买销售额。

2018年财报发布后,葛文耀惊讶于化妆品的净利润仅2亿左右,净利率仅3%左右,五年前净利润为8.5亿,净利率21%。

2018年上海家化实现营收71.38亿元,同比增长10.01%;归母净利润5.4亿元,同比增长38.63%;扣非归母净利润4.57亿元,同比增长37.82%。这其中其他收益(地方政府扶持、工厂拆迁补偿等)占了1.87亿元,投资收益1.30亿元。Cayman A2, Ltd.2018年度净利润7528万元。属于主营业务化妆品板块的利润只有2亿元左右,净利率3%左右,主业的造血功能依然没能恢复元气。

在葛文耀离开的这五年,家化卖掉了30多亿非化妆品资产,包括天江药业,徐泾二块上好的地二百多亩,国泰君安500万股,还有丝芙然股份和25%三亚酒店股份,这些卖卖卖,按新会计准则可以计入利润。而扣非利润口径如果将理财收益、土地收益、投资收益计入,很容易让人忽视家化主业的现状。

按约定,现任CEO张东方及核心管理层的股权激励期权行权价格为35.57,如果达到行权条件,就意味着张可以拿到价值5406万的激励股权。

上海家化可卖的产业已经无多,未来主业能否翻身,还是一个谜。而上海家化对未来发展的打算究竟如何,《商学院》杂志记者询问上海家化公关部,得到的回复是目前属于发财报前的缄默期。

对于上海家化的未来发展,《商学院》将持续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