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so的学费:领航员托奇的调教

原标题:Otso的学费:领航员托奇的调教

前言

大家好,我是Otso。临近春节,《熔钥秘境》的赛事暂告一段落。在即将过去的2019年里,我从一个对Unique Games嗤之以鼻的桌游玩家发展成了一个《熔钥秘境》牌手(不香吗?)(当然我桌游玩家的身份并没有变),可以说现在的这点水平完全是在这半年内积累出来的(我入坑的时间大约是廊坊桌游展前2周,也就是5月底6月初的时候)。今天想从我自己的一套卡组入手,和读者们讲述一下我对这套牌认识的变化,一来是对2019年的一个回顾,二来是分享一些个人的心得。

选择“领航员托奇”这套第二季卡组的原因是它的操作难度略高,我为它已经交了不少学费;在太原举行的主力冠军赛里,这套牌是我的备选卡组(虽然最后并没有上场);而且即便是在它最近达到强度2的那一场枷锁约束赛里,我仍然为操作不当而付出了代价。目前,这套卡组经历了6次20场正规统御比赛,12胜8负,达到了强度2。下表为牌组历次比赛的战绩(都是枷锁约束赛):

比赛时间 比赛地点 胜/负 累积胜/负 枷锁(获得枷锁)
2019-8-16 猎人 1/2 1/2 0 (+0)
2019-8-22 面团儿 2/1 3/3 0 (+2)
2019年9月某周二 大熊 2/2 5/5 2 (+0)
2019-11-5 大熊 2/2 7/7 2 (+0)
2019-12-21 猎人 3/0 10/7 2 (+3)
2020-1-4 猎人 2/1 12/8 5 (+2)

下面我将按照我对卡组的理解逐步提升的顺序来讲述我是如何开发领航员托奇这套卡组的。

一 注重逻机站场萨特金长靴过牌

这套卡组发现于2019年8月13日。第二季中文卡组从8月9日开始发售,在此之前我已经拿到了一些英文的第二季卡组,但是都不理想(其中有一套牌故事也很多,但是至今没敢用于比赛,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说到);中文发售后,因为Dice Con临近,我也没敢大量开包,但是心中向往的东西早已经想好了——当时最想要的东西就是慷慨诱拐、森心愣造和双生嫁接。打开这包卡牌的时候,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希望达成“双生嫁接”这个最简单的目标,所以当我在卡组的逻机里没有看到这两张牌的时候,顿时就觉得索然无味了。(事实证明,这些combo确实没有那么好获取:在我打开的100-120套第二季卡牌里,并没有见过慷慨诱拐;只见过一套很难打出来的森心充电;仅有的两套双生嫁接,只有一套勉强能达到统御级别。)

“领航员托奇”这套卡组长这样:

初看卡组,只意识到两张掘尸和六七张生物解,两张丧财鬼分妮特别地倒胃口。根据当时的理论,我留意看了看站场威胁性比较高的生物,发现也就阿基米德和萨特金教授。于是当时就觉得卡组的强度并没有达到我的期望值。顺手扫了琥魄,录入了DoK,发现卡组的SAS有88,AERC是58.5(这都是上古版本的数据,准确性很不靠谱)。心里的想法就是卡组可以打打看,但是能不能拿出来用再说(那个时候正好是北京统御环境开始“恶化”的时候,比赛里看到了很多惨绝人寰的卡组,哈哈)。

当晚回到宿舍(对,我是个穷学生),在线上试了试这套卡组,打了2局,都用相同的方式获胜了,其中有一场让我印象十分深刻:

可以看到,我的牌组除了一张被清除的莽撞鬼以外,牌库没有牌,弃牌堆也没有牌,所有的卡牌都已经被抽进手牌,或者站在了场上。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很简单,就是站场的逻机生物配合装有火箭长靴的萨特金教授收获抽牌。这场牌局在截图后几秒钟,对方就认输了,原因是控不住我的check。在另外一场牌局中,虽然我没有将牌库刷空,但是获胜的时候,手里同样也握着十几张手牌。

我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心情。试想如果你开出了一套能轻易刷空牌库的卡组,在比赛中是多么拉风的一件事!当你手中攥着十几二十张卡牌的时候,对手的心中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压迫感!我顿时喜欢上了这套牌。

具体分析一下能造成牌库抽空这种情况的原因,那就是卡组具有较高的返场能力,两张掘尸、废物利用、阿基米德都能够保证萨特金教授多次上场;较多的解场牌也确保了己方逻机能够有效地站场;此外,中子鲨鱼由于其特殊性,解场精准、上限很高,也确保了卡组的实际生物解要高出纸面数据。至于火箭长靴,那就随缘了——有时也能通过迭代程序、黄昏编年史归档,在萨特金可以启动的时候再突然掏出,效果拔群。

在做了这么一些总结以后,我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多练习了十几盘,然后在周五猎人的统御赛里就使用了这套卡组。然而那次比赛的战绩十分糟糕:1胜2负,唯一的一胜还是第三局碰上塞老师13chain的砖墙师傅获胜的。

根据手头GEM上猎人桌游吧历次比赛的对局记录,我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第一局对阵好孩子老师。他的卡组长这样:

可以看到这套牌实力不凡,有双生嫁接和3腕钟不说,过牌速度也是相当之快。好孩子老师先手打出重大发现,两三轮下很快做出了第一把钥匙。在我第一把钥匙6分check的时候,好孩子老师直接掏出双生嫁接。由于我没有什么大控分牌,于是很快就输掉了游戏。

第二场对阵但丁老师,他使用的卡组已经不可考,唯一的印象就是跑分相当之快;在但丁老师2钥匙以后,我才让逻机生物摆好了姿势,开始疯狂抽牌。然而但丁老师没有理会我的一手十几张牌,默默地得分到了10多分;我因为经历了大量的抽牌,弃牌堆并没有卡牌,牌堆也没剩几张;想了想好像没法控住,就认输了。后来据但丁老师自己说,他当时看到我手里握着一本手牌,心里也虚得慌,只好拼命跑分,希望在我的大回合之前获胜。他确实做到了。

经历了这场失败的比赛后,我没有甘心,于是在Dice Con前夜面团儿的统御赛上再次使用了这套牌。这次比赛阿jio老师也在场,不过可惜我没有在正赛里遇到他。这次比赛的战绩是2胜1负。

第一场对阵入江老师的疯狂司令官:

这套牌狂兽的魂花kc堪称完美,0费斩杀不说,还有微光妖、自然召唤和间断平衡协助发动这一组合技。暗影的瘴气、逻机的过牌都能协助调整节奏,让这一组合技能够高效发动。不过实战中入江老师的牌序不好,魂花早期上手,kc中期又没能留住,所以输掉了比赛。

第二场对阵姥爷,他使用了“毒液”: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姥爷这套牌,当时看牌表只看懂了深渊三运、防不胜防+一堆偷,就觉得牌组强度还不错,没有达到“军火”的级别。事实证明,是我看走了眼,这套牌不仅具有很高的强度,而且在2020年1月12日的太原区域赛中,姥爷正是使用了这套牌拿到了冠军(至于为什么选择这套牌,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实战中开局我们俩在场面上发生了来回几轮争夺,不同的是姥爷的牌组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积累起来了分数,优先于我一回合造出了第一把钥匙。造完钥匙后,正好我也check,姥爷掏出了各种偷,很快又造出了第二把钥匙。由于差距太大,我并没有太多挽回的机会,最后输掉了比赛。这一盘比赛之后,我们又练习了一局,这一局被姥爷打出了双生分裂-帮手机器人-防不胜防的combo,输得更快了。这一场比赛之后,我开始关注帮手机器人在牌组中的作用,开始思考这张牌在比赛中应当如何高效地使用。

第三局对阵宇轩老师,这一局得细节完全忘记了,只记得自己获得了胜利。

比赛之后,我进行了反思,觉得每次输掉游戏的原因是过分追求逻机铺场,导致节奏跟不上,输在了一个“慢”字上。不过,在比赛和练习的过程中,我仍然会时不时陷入思考,究其原因,主要是在提档、掘尸、帮手、萨特金等操作时,总感觉选择很多,总感觉有未知的强力操作没有被开发出来。于是,为了提高自己牌组的得分速度和控分能力,我将目光瞄向了暗影的狂热者布兰德。

二 注重反复掘尸布兰德,提高实际AE

当我开始对布兰德感兴趣以后,我发现牌组的高解高返场能力简直让布兰德成为了核心卡组:冥府的两张三道厄运和盯梢小鬼、暗影的小刀麦克加神经爆流、逻机的中子鲨鱼都是打死布兰德的好方法;返场方面,两张掘尸和一张废物利用能确保布兰德多次上手。如果能用阿基米德归档摧毁的布兰德,那就更完美了。不过,标准化测试杀死布兰德的机会倒是不多,因为牌组里2力量的生物实在是太多了。后来的实战中,我甚至多次在冥府的一回合中打出掘尸——布兰德——三运——掘尸——布兰德——盯梢小鬼——废物利用,瞬间打掉对手的高费check,打崩对手的心态。更重要的是,这一套打法基本上不会和逻机站场的打法冲突,可以兼顾。自此以后,掘尸开始和布兰德成为了标配;而我自己在互搏练习的过程中,如果有地下密牢、湮灭蔓延,也会优先往布兰德身上招呼。

在本文构思的前几天里,我也突然回想起了8月16日统御赛对阵但丁老师的那局比赛——最终我是手握十几二十张牌输掉的;如果当时手牌允许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打出厌恶魔——弃掉布兰德——掘尸——布兰德——三运——掘尸——布兰德——三运(盯梢)——强占魔控制住分数呢?

在这一认知阶段里,我使用这套牌组带着2枷锁在大熊桌游吧打了两次比赛,得了2个2-2。在第一次比赛里,我的布兰德平均每局生效2-3次,取得了很不错的效果。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面对姥爷另外一套圣堂卡组,姥爷见到布兰德就认怂,完全不畏惧窃取3的效果——我认为这也是一种理性的思想:布兰德固有一死,玩家要考虑的是布兰德什么时机去死不会影响到节奏,而不是看到布兰德就畏手畏脚,不敢打死也不敢得分。

后一次比赛正逢天津三人组来北京踢馆,这套牌好像是输给了乐高老师(也可能是星皓老师),他使用的是一套疯跑的图书馆时旅,还兼有扰频控弱等干扰手段。我并没有什么反抗能力,因为还没等什么关键牌张上手,就输掉了。

经过了四次比赛,领航员托奇的战绩来到了7胜7负,仍然是1强度2枷锁。新的方法显然提高了牌组的威力,但是牌序的重要性开始凸显,布兰德太晚出现、返场牌太早出现,都会导致牌组的能力大大降低,表现平平。看来牌组在把布兰德当作重点的同时,加快过牌或是增加布兰德的上场次数很有必要。

于是,我的兴趣自然而然地放到了用阿基米德归档布兰德的操作上,继而开发出了阿基帮手布兰德鲨鱼的组合技。

三 开发阿基帮手布兰德鲨鱼组合技

在上一认知阶段的实战中,我总会时不时地因为阿基米德的存在而使布兰德进入存档。直到有一次我注意到了帮手机器人和中子鲨鱼,新的打法便诞生了。

具体而言,是这样:保持阿基米德在场,逻机回合,将帮手机器人打出在阿基米德一侧,然后利用帮手机器人的效果将布兰德打出在阿基米德的另一侧;最后打出中子鲨鱼,逐次摧毁我方的帮手机器人、布兰德和中子鲨鱼,在窃取3的同时,还能归档帮手机器人、布兰德和鲨鱼,下一轮进行相同的操作。在最理想的状态下,这个组合技能够永动。组合技面临的问题也有很多的解决办法:

如果帮手机器人不在,可以先行打出阿基鲨鱼,清出场面的同时还能用迭代程度变相过牌,快速找出帮手;

如果布兰德不在,可以先行打出阿基帮手鲨鱼,同样过牌寻找布兰德,或者在鲨鱼弃掉布兰德后,用帮手机器人——掘尸——布兰德——鲨鱼启动;

如果阿基米德不在,则可以先用第二节里的方法玩布兰德,直到阿基米德上手启动永动;阿基米德在场被打死,也有返场牌能让阿基米德返场;

如果中子鲨鱼卡壳,那也没有关系,帮手——布兰德——鲨鱼的归档顺序确保了帮手和布兰德的先行归档,就算combo回合外被破坏,也可以用帮手机器人打出掘尸,直接恢复场面;就算combo被完全打掉,布兰德也能爽最后一次,大不了洗牌重头来过。

比起第二阶段里的反复鞭尸布兰德,这个组合技就要稳定很多;部件虽多,但是因为迭代程序、黄昏编年史、萨特金和鲨鱼的过牌,也很容易收集;所要考虑的就是铺场站位和鲨鱼用光牌库的风险了——鲨鱼对牌库的要求和萨特金的疯狂过牌略有冲突。至此,这套牌组的威力便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时间来到了11月中下旬,确定参加国冠的我开始了紧张的选牌。这套“领航员托奇”在我的备选之列,最终带到了上海,却在比赛前夜决定不带到赛场上,原因是不知道有多少第三季的清除——在大家都对燃炉魔谈虎色变的时候,我估计在赛场上出现多燃炉魔的第三季牌组的概率会很大。

国赛过后,大家对统御赛的热情经历了一段短暂的冷却。在12月21日猎人桌游吧的统御赛上,我再次突然掏出这套卡组。这一次比赛,没有遇到任何燃炉魔等带有清除效果的卡牌,于是我用这一套combo成功打到3-0,终于将卡组加到了5枷锁。这一次的比赛过程没有什么波澜起伏,combo一旦完整打出则是威力无限,因此略过不表了。

四 注意牌堆操控,应对燃炉魔等清场效果

前文提到了,我在国赛并没有使用这套领航员托奇参赛,是忌惮第三季冥府以燃炉魔为首的各种清场效果。事实上,在国赛前两三周的训练以及更早的对局里,我确确实实输给过zz老师的第三季冥府,输的过程很简单,布兰德、掘尸、阿基米德等关键卡牌随意清除一两张,整个牌组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

此外,要想完美地发动阿基帮手布兰德鲨鱼这一套combo,鲨鱼的卡壳或是牌库抽光有时也会带来不好的体验。这就好比你朝对手亮出了你的巨炮,正要发射的时候却遭遇了炸膛,这是非常尴尬的事情。若是因为一次坏运气导致输掉了游戏,那就更没处说理了。所以这套牌如果想要保持活力,就必须解决害怕清除、鲨鱼卡壳的问题。于是我开始注意留心牌库的厚薄、布兰德的位置,以及利用萨特金刷牌的时机。若是要应对清除的效果,那就是要注意关键牌的位置,尤其是布兰德——阿基米德被清除了,我还可以按照(二)里的战术去打;如果布兰德被清除了,那就只有(一)里那种不痛不痒的战术了。比如说应对燃炉魔,具体就是不要让布兰德留在弃牌堆里——除非已经知道对手牌库里没有能触发燃炉魔打出效果的办法了。对手的手里不可能死憋着燃炉魔不放,他可能会因为卡手或者控分而去清除掘尸、三运、编年史之类的卡牌;虽然这些牌被清除也会对卡组结构造成不小的损伤,但最精华的东西没有受损,这就足够了。如果对手具有一定的存档能力,能够留住手里的燃炉魔,那么可以利用废物利用及时将布兰德洗回牌库,或者在牌库即将用尽时痛打布兰德,打完及时洗牌。在1月4日的统御赛中,我带着5枷锁使用了这套卡组,遇到了3位带有燃炉魔的对手,并获得了2胜1负的成绩。

比赛的第一局对阵西园老师。西园老师拿出了一套操作感很强但带有3枷锁的第三季。快速铺场的逻机生物在高解场卡组的面前不太有好的发挥;前期在枷锁的约束下,我尽量用迭代程序、编年史和阿基米德存档卡牌,加快过牌速度;在西园老师第一个钥匙6分check的时候,他的场上是3个恐龙(应该是财务官、迅猛龙还有别的啥,记不清楚了),2个带有界护;我的场上只有一个抢占3的强占魔和其它一两个低力量生物。我提起了档案,首先送掉强占魔,然后用厌恶魔将布兰德弃进档案,两个掘尸、两个三运鞭尸了布兰德两次,窃取了6分,随即用废物利用将布兰德送回牌库。西园老师的燃炉魔珊珊来迟,只能清除掘尸三运之类的卡牌,小的扣分挡不住大的窃取,于是告负。

第二局对阵奥伯伦老师。印象中他的三家是冥府、逻机、星盟。这一局,因为前期枷锁的影响,我的节奏明显缓慢;加之奥伯伦老师很适时地打出了两个潜行模式,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干扰;而奥伯伦老师很快就造出了两个钥匙。不过他的燃炉魔似乎是毫不犹豫地奔着控分去的,我的重要生物并没有被清除。最后关头,奥伯伦老师来到了2钥匙4琥魄,而我手里拿到了布兰德,但是combo已经被打散。经过一番考虑,我弃置了布兰德,没敢打出送奥伯伦老师到5分——事实证明这是错误的,我忘记了牌库里仅存的几张牌里还有一张三道厄运。当时我也是觉得希望渺茫,有点慌乱了。最终的结果是单靠小偷小抢并不能控制住分数,我输掉了这场比赛。

第三局对阵齐帅老师。和齐帅老师对局我心里还是很没底的,毕竟我和齐帅老师不止一次地联系过,他对这套牌也是比较了解的。果然,齐帅老师燃炉魔迟迟不出现,我只能通过得分迫使他打出燃炉魔进行控分。在这一场里,我也是将布兰德的效果放在了牌库用尽时触发,齐帅老师没有机会清除掉燃炉魔,最后让我获胜了。

后记

至此,经过20轮的正式比赛,领航员托奇终于在己亥年末达到了2强度7枷锁。从8月到1月,比赛环境始终在变化,而我为了挖掘牌组的潜力、让牌组适应新的环境,也交了不少的学费。在逐渐提高自己的水平的同时,我对包括中子鲨鱼、燃炉魔、布兰德等卡牌的使用方法又有了很多新的理解,也对进一步开发第二季牌组、对抗第三季冥府有了更多的期待。

不过,由于领航员托奇这套牌组经常由于过差的牌序刷新自己的下限,所以仍然存在不稳定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未用它参加过大型统御赛事的原因。也许他就适合日常娱乐、秀秀操作,守护一下熔钥秘境2019年的回忆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