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东首次牵手抖音,微综艺搭配live,没有距离感的音乐怎么玩?

原标题:张亚东首次牵手抖音,微综艺搭配live,没有距离感的音乐怎么玩?

作者 / Music

“我们在门口相拥,在黑暗中亲吻,给我讲讲,关于你恋人的故事吧。”

澳门的冬天,是南方的温暖和潮湿,人群熙熙攘攘,就在这样一个平常的午后,“橘子海”行走在路环岛,喝了奶茶、吃了葡式蛋挞,然后放松的纵情歌唱。

2KM脸上止不住笑意,那种舒适感仿佛可以穿过优美的弦乐、流畅的旋律下传到耳边,一切那么鲜活。

这就是《Stage舞台·国境线》的第二期。

这个夏天,乐队综艺的火爆再次将张亚东带回了年轻人的视野。但或许观众也应该看到,从2017年到2020年,风沙配着驼铃、潮声伴着海风、山风送来回声,传递那些歌唱人和生活的故事——《Stage舞台》,他也坚持了3年。

而2020年的这一季,张亚东携手抖音,带来了音乐人竖屏MINI LIVE音乐形式的《Stage舞台·国境线》。

综艺有可能改变当下的华语音乐人甚至华语音乐的处境吗?在一切不断靠近“边境”的过程里,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越发清晰地显现出来。

也许收效甚微,但是只要能让看到的人更加坚定信念与接近自我,就是《Stage舞台》的意义所在。

音乐,不止是在舞台?

“橘子海乐队”,总是散发着一股潮湿、温暖、慵懒又充满律动的气息,仿佛是天生就出自被海包围的岛屿。而事实也是如此,成立于2012年的橘子海来自青岛。

他们的音乐温暖平和带着一股潮湿的海盐气息,却也坚毅开阔,就像他们故地的海,连着山,扑面而来的力量感卷起风浪。

当这样的他们来到澳门,惬意欢快的小提琴开场,三个人走在路环岛的小路上,形容此刻澳门的味道“甜的,甜到刚刚好”。

他们像所有的观光客一样,边走边吃,边思考创作,然后就在“甜的”现场,演唱了《起床气》。

现场音乐的魅力所在,就是让每个围观的人都身在其中。人人都可以是歌唱者,歌手不再身处高高的舞台上,那种触不可及的距离感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街头巷尾、海边、路环岛上甚至你的身旁,平凡朴实的歌曲带着来自生活的亲近感。从冷漠到温情,《Stage舞台》想要改变的不仅仅是地点,而是听众对于音乐和音乐人的感知。

这就是《Stage舞台·国境线》与传统棚内音乐节目最大的不同。

为了实现这样的无边界与亲切感,节目选择了当下最为流行的短视频形式,以“国境线”为题,带着音乐人与音乐在不同地点进行现场表演和LIVE录制。

按照“无距离感”的步调,在前两季的场景经验里开拓到了更加广阔的国境线。

从广西防城港簕山的古渔村到珠海-澳门市路环岛,南下到云南剑川的沙溪古镇,又北上进入浙江舟山群岛,然后走到了黑龙江大兴安岭、新疆乌鲁木齐、西藏拉萨等地。

所以你会看到海龟先生的李红旗,用他独特唱腔,带着几分孤独和忧郁的神情,演唱着温暖、令人心生慰藉的“海的女儿”。

“现在却要睡个觉,梦回你天上的家,相信诚实比海更宽广,快睡吧快睡吧”

第一期里海龟先生的吉他手黄巍说,只要对方一个眼神,他们就知道彼此想要什么样的音乐。三人明明都戴着墨镜,在那一刻,娱sir还是能感受到他们的笑意,那种愉悦的情绪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言语来传达。

海龟先生的表演,为街头与生活带来了一份怡到好处的松弛与惬意,将“艺术来自生活”详细书写成了“音乐来自生活”。他们是摇滚乐团,却也内敛、沁人心脾。

除了昨晚的橘子海乐队之后,未来观众还将看到,《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拥抱你》的隔壁老樊,唱着《知否知否》让人感叹嗓音自带故事感的郁可唯以及网友称之为“编曲给自己唱的张亚东”的金志文等等。

音乐,从来不只是华丽舞台和封闭录音棚的特有物。它随时随地在发生,不应该被场地限制,带着不同地域的气息,不断的拓宽边界,“生活即舞台”就是《Stage舞台》想要表达的最终目标。

音乐如何抓住短视频的市场脉搏?

“我想要的,是相对轻松的创作状态,看到一个真实的情景,不是摆好的,哪怕只有一把吉他、一个他们喜欢的场景,只要能激发起跟音乐相关的情绪就是好的。”

3年前,《Stage舞台》第一季上线的时候,张亚东曾与媒体聊过坚持要做这档节目的初衷。与他这个人给观众的清冷、孤僻印象不太一样,他做节目的理由,从过去到现在都是拉近观众与音乐本身的距离,带着些许理想化。

2019年过去的那个夏天,提到音乐,是摇滚的复苏,是乐队的生机勃勃。

但综艺是综艺,它有它的运行规则,它得在录影棚里、在精心设计的舞美灯光下、在观众无法碰触的高台之上,阳春白雪。它的目标效果是宏观层面的传播和行业的声音,如“摇滚的复苏”“乐队的生机勃勃”。

与此同时,市场里还有另外一种声音更加响彻——“华语乐坛没救了”,透着丧气,以及大众对于过去华语巅峰、神仙打架的回顾再回顾,想念再想念。以至于提起如今的华语音乐,依然是一片唱衰。

其中主要原因与大部分视线被头部流量艺人占据不无关系,庞大的数据,让“小众”却充满魅力的音乐与音乐人被埋没在了茫茫数字海里。

2000年到2010年,实体唱片业和华语乐坛光辉的走完了最后一程。现在,两岸三地的音乐人坐在一起,能跟那些数据抗争的却是郑钧说的那句“所有音乐排行榜公信力都崩了,榜里的歌虽然火,但是10首有9首真听不下去,这就是屎啊!”

但其实,2005年,张亚东接受采访时就曾说过“我抓不住国内市场的脉搏”,他没有郑钧那般直言不讳,却也难掩失望。

没有人可以对抗市场规则,扭转这些变化,但却也有人一直在努力,挣扎着想要表达自己的声音,鼓励原创的音乐综艺是如此,《Stage舞台·国境线》也是如此。只不过后者更多的是想要一份来自音乐本身的力量,抛开数据、舞台和镁光灯,走到街头去,走到生活里去。

无论是海龟先生、橘子海还是隔壁老樊,抑或世俗眼光里更加幸运一些的郁可唯和金志文,更早之前遗世独立的朴树、才华横溢却被贴着综艺咖的刘宪华等等,这些歌手,都在《Stage舞台》上展示了来自生活的音乐力量。

内容上,是去掉浮华的纯真,是重新回顾来时的路,是在人潮汹涌中,与那些普通却不平凡的人相遇;也是各式各样的音乐人,穿梭在祖国边境的人文风情中,在更广阔舞台里那一份充满烟火气息的各自安好。

而在形式上,2019年,张亚东为音乐努力抓住了市场的脉搏——抖音,也就是短视频。

节目从垂直的音乐平台走向了更加多元化的短视频平台,在抖音、今日头条以及西瓜视频上播出;时长在10-15分钟,符合短视频平台用户对于内容的观看习惯;用音乐的力量突破圈层。

一方面,2019年,抖音启动微综艺、短剧和短纪录片的内容扶持计划——“聚沙计划”;另外抖音正式推出自己的竖版微综艺,之后连续上线了三档微综艺。在这样的时机,《Stage舞台·国境线》来的不早不晚,刚刚好。

另一方面,当下的华语音乐,没能再供给出足够有力的作品,也没能再培养出万众瞩目,跨越年龄层、超越阶级的传奇音乐人。

橘子海乐队

而这样的情况,其实完美匹配短视频分众化的调性——你喜欢你的,我喜欢我的,但互不干涉。正如张亚东曾在采访中说的“喜欢就会支持你,不喜欢你求他也没用,他也不会喜欢你,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它存在的可能性。”

选择竖屏微综艺的形式,除了vlog形式的短视频更加贴合张亚东想要的“亲近感”的目标之外,也能够带给观众更加新鲜的内容体验。

至于音乐与微综艺能否在未来实现双赢,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验证。当下我们要做的,就是跟着《Stage舞台·国境线》的步伐,享受为生活纵情歌唱的愉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