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探店】海派菜初体验—屋里厢

原标题:【十一探店】海派菜初体验—屋里厢

初对“海派菜”这个词汇的记忆,是小时候看的一期美食类节目,而那也只是一带而过,主要还是介绍那家餐厅。之后一直没有听闻过,而“海派”二字也是随着周立波的海派清口节目才让我逐渐注意到。进而做做功课,也和一些人交流过,简单来说海派文化是清末民初在上海形成的一个文化流派,而海派菜是这种文化催生出的产物,是海派文化与本帮菜结合的产物。

抛开文化层面不谈,单以吃来说,海派菜归根到底是上海口味的菜肴,不论是借鉴技法,还是改良口味,万变不离其宗的都是向上海人的口味靠拢。

而在北京,尤其像我这样的北京土著,甚至可以说是北京土鳖,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中,尤其在吃方面,没有任何一点上海元素。本帮菜也好,海派菜也罢,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是一个谜一般的存在,口碑好的上海风味餐厅在北京也是极少。而与去过上海的朋友交流时,他们对当地菜肴的印象也无非就是浓油赤酱和甜这两种感受。

说起这家店,起初还是一个朋友的介绍,而这是十多年后再一次听到“海派菜”这个说法。而出于一个吃货的好奇心,对自己未知的味道总是有一种冲动,也正是因为这种冲动,驱使着自己去吃两次,虽然没吃几道菜,但是对于海派菜的初体验很是惊艳,也因为如此,逐渐的喜欢上了这家店。

但是这家店之前实在太小了,老板兼大厨又是那种很古板的优秀厨师,每道菜都想让自己和客人都满意,所以只能提前预定。之前还是一天,后来是三天,再之后经历了一段很久的关门和换址,导致我虽然有时间了,但是想吃这口儿却没处找了。

也许是巧合,马上临近自己的生日了,新店竟然开张试营业了。于是压抑了许久的欲望迸发,早早的预定,准备自己给自己过一个舌尖上的生日。

来的时候已经赶上了国庆黄金周的前叶,来过南锣鼓巷的人也许都有体会,每逢周末都是摩肩接踵,黄金周大假期更是难以想象,更何况屋里厢在沙井胡同口,几乎是整个南锣的正中间,过来真是费了好大的劲。

沙井胡同3号,试营业阶段还没招牌,但是能看到一家卖鳗鱼饭的,旁边小院进去,左手边就是。而一进门就是这样的怀旧景象,台灯、收音机,好像回到了民国一样。

吧台的电话看着也是老物件的感觉,整体的风格还是很一致的。

收音机么?不止,多功能,比较喜欢的是留声机的功能,有点电视剧里旧上海的感觉。

不着急吃,先看看新店的环境,现在有二层了,看着好像一张谈判桌一样,只不过这层有最低消费,8-10人桌,2000最低。

穿过来就是露天茶座,这里是聊天休息的地方,貌似不能用餐,夏天过来约个小酒还是很惬意的。

地方不大,还是回到一层吧,饭厅中间摆着这样一个物件,我最初以为是老相机呢,结果一看只是个模型。

青花瓷的餐具,统一协调的怀旧风格,比老店的环境好了太多。而当晚就我一人一桌,那种包场的感觉太舒适了。

上菜吧,火腿扁尖老鸡汤。

料很足,汤口浓而不腻,但是由于主材是扁尖笋,还有胡萝卜点缀,因此回味有一种清新的感觉,只不过饭前喝汤这个习惯我还是没有养成,感觉并不是很大,也许饭后上来更让我喜欢。

正餐第一道:油爆虾。

造型摆盘够精致,单从照片来看,以为只是简简单单的油焖大虾那种感觉。不过外皮是完全的酥脆的,咬上一口,马上迸发出甜汁。我至今在想,没有开背,保持外皮酥脆,虾肉鲜嫩,甜汁是怎么进入里面的呢?看来老板的手艺有我太多没想到的。

正餐第二道:蟹黄豆腐。

说是蟹黄,其实不止,因为他家的蟹黄豆腐是按只卖,也就是说,里面除了蟹黄,还有蟹肉,整整两只哟。豆腐真是入口即化的感觉,配上蟹黄的浓郁,美哉美哉。值得称道的是里面姜的处理。因为我从小随妈,不吃葱姜蒜,长大慢慢的接受了葱和蒜,但是姜一直还是难以承受那种刺激的味道。这道菜里姜,仿佛是姜蓉一样,咬到之后只是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再想咬第二口的时候完全找不到了,实在佩服老板的手艺。

但是这道菜也有一个缺点,就是蟹黄带有淡淡的腥味,而老板也意识到了这点,最后还主动询问起来,目前也正在想用什么方法来改变,希望下次吃到的时候是个完美的版本。

正餐第三道:元宝红烧肉。

坦率的讲,这道菜上来的时候,第一感受不是这道菜本身如何,而是这个容器实在让我觉得很诧异。因为很明显,用这个碗,显然没有用盘显得那么高大上。不过这只是小节,味道还是最主要的衡量标准。

这道菜可以说是上海风味的代表,浓油赤酱,甜口,大部分人对上海味道的印象都在这道菜里。其实真的吃上一口,甜口只是前味,浓油赤酱也只是让味道更加浓厚,肉香但是要突出的重点。肉味道厚而不重,口感嫩而不散,而从照片里可以看出来,虽然也是用的五花肉,但是显然跟平常家里用的不一样,皮下那层肥肉很薄,不知道哪里有卖这样的五花肉,有知道的高手请不吝赐教。

而这道菜里,除了肉,卤蛋是我第一次喜欢上这家店的原因,具体的感觉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也是甜口,但是不是那种香料味道很重的卤味,更多还是想红烧肉的肉汤浸出的感觉一样,特别的好吃,在老店的时候我就曾经一次买过好几个当早餐,不知道现在还单做卤蛋么?

正餐最后一道:酒香草头。

吃完大荤的红烧肉,来点清淡的吧,这道菜闻起来有淡淡的酒香,但是吃的时候完全吃不到。不过我还是个肉食者,对素菜了解不多,也不想过多评论我不太懂的菜,不然说错了实在有些难堪。

最后一道主食:开洋葱油拌面。

筋道的面条,清香的葱油,再点缀上油发的虾干,吃下去仿佛就是家一样的感觉。

葱油面之于上海,就像炸酱面之于北京,是老百姓的家常,朴实无华,平平淡淡才是真实,而这碗面中的虾干和炸酱面中的肉丁一样,像是平淡生活中偶有的惊喜一样,不需过多,点缀即可。

一个安静的夜晚,一餐愉悦的美味,一个孤独的生日,一种空灵的心境,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了,只有味蕾与美食的碰撞,迸发出美妙的乐章。而这正是我希望的那种意境。

曾经也跟我的同事提起过这家店,同事总是说,看我吃过那么多家,没见我夸我那家特别好,唯独这一家,说起来就眉飞色舞。仔细想来也真是如此,因为这家确实是一家用心去做美食,给美食赋予灵魂的餐厅。混迹美食圈子也有几年,我对真正的美食的定义就是有灵魂的吃食,是当你吃到第一口时,能感受到厨师想通过菜肴向你传达的一种想法和意境,而在北京,这样的餐厅真的太少了。

趁着现在还在试营业,大家真的可以去品尝一下,相信绝对不会让你失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