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了18个小时的火车,就为了吃上家里的年夜饭!

原标题:我坐了18个小时的火车,就为了吃上家里的年夜饭!

▲ 每到过年的时候,母亲就要从市场扛回家一只火腿。

年夜饭啥都好吃

可千万别吃野味哦

年夜饭,大约是我们一年之中最为期盼的一顿饭。游子归乡,久别重逢,一年的漂泊与风霜,都可在年夜饭的烟火里一并消融。

▲ 在多数中国人的年夜饭餐桌上,必定有饺子的身影。

在这一年里最重要的一餐中,鸡鸭鱼肉、瓜果零食无间断登场,像是共赴一场没有终点的宴席。这场所有中国人都奔赴的晚餐,你家会选择怎样的食物,来迎接旧岁新年的岁月轮替?

年夜饭,无肉不欢

过年吃顿好的,是中国人几千年来的共识。大约是旧时候物质的匮乏,人们对于肉的渴望,向来是直接而不掩饰的。于是在中国各地的年夜饭餐桌上,肉从来都是主角。

▲ 过年,就是要吃肉啊。

猪肉丨年夜饭“一霸”

“杀年猪”是很多地方过年的保留节目。“小孩小孩你别哭,到了腊月就杀猪。”从这句流行于北方的俗语里,足以看出人们对于过年杀猪吃肉的兴奋。

在东北农村,每年腊月宰杀“笨猪”,是整个村子的大事。被选中的年猪,多为农村自家饲养的土猪肥壮健硕,需得好多个人将其团团围住。也有的猪体型矫健,总能躲过重重包围,要经过一番斗智斗勇,才能将其“制服”。

▲ 杀年猪。

放血,是杀猪的第一个步骤。随着猪血越放越多,空气中开始氤氲出微弱的甜腥味,接猪血的大盆里冒出咕嘟咕嘟的小气泡。被收集起来的猪血,在东北人眼中大有可为。将它灌入猪大肠内,制成颇具东北特色的血肠,稍后和猪肉、酸菜、粉条等食材一同炖煮为杀猪菜暗红色的血肠,是这道东北年夜饭里最鲜艳的一抹色彩。

▲ 东北杀猪菜。

在山西,杀年猪同样是一项极具仪式感的行为,最新鲜的猪肉,往往会被山西人做成米粉肉。事实上,早在4000多年前,山西人就已经开始蒸肉而食。《周语》记载,晋襄公曾以“肴蒸”款待晋国大夫士会,之后晋地百姓也承袭了这一“宴礼”。

制作米粉肉,并不是个简单的过程,往往需要好几个人一同协作。首先要将鲜嫩的五花肉,切至一指厚,而后加入白酒、八角、酱油、花椒面等调料腌制备用,之后便是关于江米的料理。

▲ 山西米粉肉,又被叫做“粉蒸肉”。

山西人家,最不可或缺的,就是擀面杖。将淘净的江米放置在案板上,擀面杖用力碾过,留下的便是晶莹的颗粒状米碎。和着八角,将米碎倒入锅中,片刻间米碎“膨胀”成米花,清甜的稻香,直勾得屋内打闹的小孩跑来厨房,不住拉扯家长的衣角,大有一种不吃一把米花,誓不罢休的气势。

炒好的江米,严严实实地包裹在腌肉上,码好后放入蒸锅蒸制即可。待得肉香混着稻米的气息,自蒸锅边沿缓缓溢出,便是米粉肉出锅的时刻。在山西阳泉,米粉肉的上桌,总能轻易将餐桌气氛推至高潮。清香的稻米,将软糯的五花肉合抱怀中,香甜中略带雅致,入口便是山西人最极致的温柔。

▲ 叮~出锅!

兰州糟肉,是兰州人对于年的情怀。“年夜菜里它味鲜,豆腐乳里肉糟烂。”兰州人的年夜饭,必定会有糟肉的身影。即便是身在外地,对于兰州人而言,若能在年夜饭上吃上一口糟肉,那他在心理上也从未离开兰州。

所谓兰州糟肉,其实是豆腐乳蒸肉。五花肉切成薄片,均匀地涂抹上碾成泥状的红色豆腐乳,而后将涂抹好的肉片整齐码好,放入蒸笼蒸制即可。蒸好的糟肉,有着喜人的绯红色,一片肉,配一杯酒,或者夹在荷叶馍里,就是老兰州口中的年味。

▲ 兰州糟肉。

中国人的年夜饭,腊肉也占据了半壁江山。在四川,一进入腊月,主妇们便开始将新鲜的猪肉用辣椒、花椒、八角、白酒等调料腌制后,用一根根绳子将其串起,挂在自家的阳台、房檐或是院子里,经由阳光微风的酝酿,裹挟上时间的味道

待到腊月三十儿的当天下午,腊肉或腊肠被取下,或蒸、或煮、或炒,便是最地道的川味年夜饭。历经家乡四时的腊肉,咸甜麻辣,温润油香,入口的瞬间,宛若时光倒流一般,补全了你曾缺席的时光。

▲ 四川南充普通人家的腌腊年货。

鸡鸭丨左右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什么是年,在中国的不少地区,“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就是标准答案。

擅长玩味谐音梗的中国人,始终认为鸡,等同于“吉”,所以“无鸡不成宴”绝不单单是盛行于广东地区的一句口则。在豫北一带,年夜饭的餐桌上,必定有个位置是留给道口烧鸡的。

▲ 道口烧鸡。

临近年关,在豫北,几乎街上的每个烧鸡店门口,都人头攒动。每个人都伸长了手臂,手里挥舞着钱,不住地往老板的方向递,口中喊着:“六只烧鸡,再来兜卤水!”

与这一热闹气氛相呼应的,是门口沸腾的大铁锅,锅下红色的柴火发出噼剥的声响,不时荡出几粒火星。锅内的卤水翻出拳头般大小的气泡,一只只红褐色的烧鸡在老汤里上下浮沉,宛若命运中的我们。不多久之后,这些烧鸡将被土黄色的牛皮纸包裹,端上千家万户的年夜饭餐桌。

▲ 抢着吃的鸡腿最香~

烧鸡被端上桌后,最兴奋的往往是小孩子。眼睛紧盯着母亲揭开烧鸡外包装的双手,生怕一不小心鸡腿都被哥哥或妹妹给抢了去,直到分得一只鸡腿,才肯放松警惕,心满意足地模仿着济公的吃法,三两下就啃得满脸油光

对于苏州人、上海人而言,年夜饭不吃八宝鸭,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在江南一带,取意吉祥圆满的八宝鸭,往往是年夜饭的压轴菜。去骨开背的鸭子,塞入糯米、板栗、腊肠等八样食材,凑足“八宝”之意。

▲ 八宝鸭。

刚出锅的八宝鸭,带着温润的烟火气,油亮的光泽下,满是薄酱细盐的讲究。结结实实地舀下一勺,鸭子的卤汁浸入糯米,夹杂其间的冬笋脆生鲜甜,细嗅仿佛还有熏制腊肠的果木香。各种味道合而为一,有种余味悠远的缱绻。年少时最熟悉的味道,往往决定了一个人对食物的审美。在江南细点的熏陶下,也难怪江浙人对于美食总能别具匠心。

鱼丨年年有余

过年时,中国人讲究“年年有余”,因此年夜饭的餐桌上,少不了鱼的身影。

▲ 吃鱼,才能年年有余~

提及吃鱼,难免会遇到这一尴尬的场景——鱼刺卡喉。在千湖之省的江汉平原,这一问题早已有解决方案。作为荆楚地区的百搭之王,鱼糕可煎、可炸、可蒸、可煮、可炒、可炖,可以和任何食材组合成你想要的模样。

由鱼肉糜蒸制的鱼糕,是年夜饭上的一股“清流”,在一众浓油赤酱的菜肴中很是醒目。夹上一块,紧实而不失韧性的鱼糕,在筷子间轻盈地弹跳摆动,宛若为新年跳舞助兴。

▲ 湖北鱼糕,吃鱼不见鱼。

论及吃鱼,广东人从来都不遑多让。在吃喝上,广东人有着自成一派的哲学。对于器重彩头的广东人而言,简单易熟的清蒸鱼,几乎是每户人家年夜饭的座上宾。刚出锅的清蒸鱼,汤清味醇,吃起来鲜香味美,不经意间就抢占了年夜饭桌上的C位。当然了,再好吃的鱼,也绝对不能全部吃完,务必要剩下一点点,这样才能“年年有鱼”。

▲ 清蒸鱼。

广东年夜饭里的鱼,绝不止清蒸鱼一种。在年夜饭这样重要的场合,广东人往往会全家齐上阵,以超出不少人对于中华料理的想象力,烹饪出盆菜这一“锦鲤菜肴”。

鱼、虾、鲍、鸡、鸭等食材味道共振后,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在盆菜里拼写出一个大写的团圆。在广东人眼里,其乐融融,盆满钵满,才应该是过年必备。

▲ 广东盆菜,鱼是主角之一。

过年,就是要有吃不尽的零食糕点

总有人感叹,年味越来越淡,但对于小孩子而言,只要出门放鞭炮时兜里揣满瓜子糖球,玩累了跑回家能看到小山一般的糕点,年味儿就不曾走远

▲ 过年就是一边逛街一边吃“糖画”。

糕点丨步步“糕”升

吃罢年夜饭,就是糕点就着的春晚时间。

但凡名字里带个“年”字的食物,总会多些春节的味道,年糕就是佐证之一。在浙江宁波,打年糕是件极具仪式感的事情。

▲ 打年糕咯~

古早时,每逢过年,宁波人一早便把家里的石臼木锤拿出来洗净。而后将蒸好的糯米粉放入石臼,略加些糖,在木锤上蘸些冷水,便可抡起木锤猛砸糕粉。抡砸十几下,糯米粉愈发粘糯,在木锤的拉扯下,甚至能拉出细细的丝线

在宁波,做好的年糕,可以切成薄片,放入爆米花机里,按照爆米花的步骤,爆成耳朵片的形状。年三十儿的晚上,看着春晚,就着年糕耳朵片,再来一杯可乐,简直不能更快乐。

▲ 桂花糯米年糕。

在我国的水稻产区,由大米制作的年糕,是年夜饭后糕点的大宗。但在黄河中游地带的晋南,对于小麦粉做成的花馍,有着不可言喻的迷恋

蒸花馍,是晋南人的庆祝仪式,大小事情都要蒸。这一年中最重要的一餐,晋南人自然不会怠慢。临近年关,几家相邻的主妇,便围坐一堂,和面的和面,捏花样的捏花样,口中唠着家常,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受影响。不多会,神气的小老虎、精致的“茶果”、或是红涂绿抹的几层高“混沌”“枣山”,便铺满了案板。

▲ 山西花馍,这简直是艺术品啊。

蒸好的花馍,不仅自己吃,更是祭祖献神的最佳贡品。在晋南,正月里亲戚间走动,花馍也是最正式的礼物。过年时,一家人团团围坐,分食一块花馍,是晋南人心中最朴实的温暖。

作为中国的美食高地,潮汕人的年夜饭糕点,要丰富不少。“潮州人,尚食粿,油粿甜粿石榴粿,面粿酵粿油炸粿,鲎粿软粿牛肉粿,菜头圆卡壳桃粿……”若要介绍潮汕的地道年味糕点“粿”,一连串的粿名,像是在说一段贯口相声。

▲ 中国红乌龟粿。

日常餐食,供奉祖先,祭祀神明,在潮汕,不可一日无粿。在形态各异、颜色丰富的粿品中,红壳桃粿是过年祭祀的主角之一。在全国的不少地方,吃贡品都是福气的象征。因此从贡台上取下后,红桃粿多半会分到小孩子的手里。

零食丨小朋友的天堂

“二十三,糖瓜粘。”在鲁西一带,只有吃了糖瓜,才叫过年。

▲ 制作糖瓜,也是力量的角逐。

每年的腊月二十三,家家户户都要用糖瓜供奉灶王爷。小南瓜一般的糖瓜,上面粘着一层芝麻,圆滚滚的,看上去就颇为喜人。早年间物资匮乏,由麦芽糖制成的糖瓜,是小孩子一年之中为数不多的吃糖机会。那种温暖肺腑的甜蜜,让人在成年后都想念不已

硕大的糖瓜,一个人决计是吃不完的,多数由全家分食。将糖瓜放到搪瓷茶盘上,用茶碗沿儿轻轻一敲,伴随着一声脆生的响声,中空的糖瓜碎成大小不一的糖块。拿到手里的糖瓜要尽快吃,不然等手温将糖瓜融化,淌出的糖汁很容易将手指头粘住,扒都扒不下来。

▲ 近距离看糖瓜,像极了一头头的大蒜。

花生、瓜子,是中国人的过年必备。过年期间,几乎每个人的口袋里,都能寻摸出来几粒花生瓜子。作为一种国民零食,相较于瓜子的高脂肪含量,被誉为“长生果”的花生,更受青睐

每每临近年关,河南开封的农村,总会支起一口大铁锅,锅内是烘干的沙土,里面掺和着饱满的带壳花生。几乎全村人都在铁锅前排队,一边嬉笑斗嘴,一边等候自家花生的炒制。

▲ 用沙土炒制的花生,香香酥酥的,剥开后用手指轻轻一捻,红色的花生皮便可脱落。

先行炒好的,把花生捞出倒入筛子,将沙土一遍遍筛去后,一人一把,先分给旁边的人品尝。即便是在回家的路上,不管遇见谁,也都会率先掏出一把花生,不由分说一把塞入对方手里

除却糕点零食,水果也是年夜饭的饭后茶点之一,而东北的过年水果,则被冻梨、冻柿子承包。往往在年夜饭开始之前,东北的主妇们便想着将冻梨、冻柿子泡在凉白开里“缓着”。待年夜饭结束了,冻梨也达到了最佳的“半化”状态

▲ 东北的限量版年味——冻梨冻柿子。

用筷子将冻梨戳开一个小口,便可嘬着喝掉里面的汁水,一个不小心,冻梨内的蜜汁便能糊了双手。剩下的果肉,用勺子舀着吃,酸酸甜甜的,略带冰碴,恰到好处地舒缓了口腔内的溽热。

对于中国人而言,年夜饭,吃的是希望,吃的更是团圆。丰盛的菜肴里,不仅有对未来的期盼,也是在弥补过去一年来对自己的亏欠

或许好吃的并非是年夜饭,最好吃的是年。

你家的年夜饭必备是什么?

留言区和大家聊聊吧~

- END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