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业福真有那么难扫?除夕开奖前,支付宝同学来揭秘

原标题:敬业福真有那么难扫?除夕开奖前,支付宝同学来揭秘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除夕过后就是鼠年,但有一件必须在猪年完成的任务,还萦绕在大家心头,那就是支付宝集五福。

如今,支付宝集五福的活动进入第五个年头。扫福、集福俨然成为新年俗。在五福诞生地,杭州西溪路556号,更是处处包围在福的氛围之中,福摊、福灯、福屋环游记······

在支付宝办公区4楼,有一个五福胡同,在这里忙进忙出的,就是五福背后的那群人。他们从各自岗位上抽出身,自国庆节接到任务,临时组建成了700号人的五福项目组,并于1月13日(腊月十九)上线五福。

支付宝办公区4楼五福胡同的项目室

除夕当天,仍有一批同学值班守夜,确保平稳地度过开奖,直至发放奖金及金额顺利并无误地进入用户的账户后,已是大年初一的凌晨。此时,他们才能陆续收拾行囊,踏上归途,吃上一顿新年的早餐,给家人一个迟到的拥抱。

新玩法是瓜子嗑出来的

试想,或许十年二十年后,评选最具年味的传统活动时,提及的会不会是这个每年5个亿的“小项目”,而最具仪式感的会不会是集五福。

图片来源:《华人新福年》

每每说到支付宝集五福,大家对敬业福可谓“爱恨交织”。其实,敬业福稀缺是有个小渊源。

2016年,支付宝吹响春晚红包前奏,“福卡”正式上线,“为了配合春晚红包,那时的敬业福发放确实略少,大家扫不到,于是就有了一个印象。”支付宝五福产品经理霁晴解释道,参与集五福的人坚持到最后一天,会有非常大的机会得到敬业福。

对支付宝团队来讲,用户是否对此还存有乐趣,是不是如最初那样还想得到敬业福,怎么让几个亿的用户每年都玩得爽,才是最大的挑战。

因此,既要坚守传统,又要推陈出新,这是支付宝五福团队每年的宗旨。

2020年支付宝集五福仍是“富强福”、“和谐福”、“友善福”、“爱国福”和“敬业福”,并保留大众熟悉的“AR扫福、森林浇水和庄园喂小鸡”的福卡主玩法,还新增了“全家福卡”即有机会抽取“帮还全家花呗”大奖,“福满全球”即随着扫福、收集福字的增多,逐步点亮全球的九大地标。

“这些创意怎么来的?我都不敢说瓜子占了多大功劳。” 支付宝五福产品经理霁晴透露,五福哥、五福姐们每天都在琢磨新玩法。去年10月份开始项目闭关,从方案脑暴到细化文案,再到打磨交互,前后迭代五个大版本,项目室除了敲键盘声就是噼里啪啦嗑瓜子声。

楼下小超市里的奶油味和山核桃味的瓜子架空了,一定是他们扫光了,不然就是别组人携瓜子来谈工作。据不完全统计,嗑瓜子的速度越快,讨论的场面就越激烈。

为了追求极致的用户体验,五福项目组每天都在“捉虫”,冒出很多值得优化的需求点。他们把输出需求的过程,叫“清空手牌”。项目前期,在群里吼一声“今天我清空两张牌”,就可以约评审开发。

到了后期,方案敲定后变更需求,要发邮件给项目经理,这就升级成了“在线发车”。“我要开车了,手头还有什么货装上来。”这些成了只有五福项目组同学才能听懂的黑话。

从1月13日0点上线五福到15日,两天累计3亿人参与扫福,超过去年总参与人数的三分之二。截至1月19日,已有1.2亿人集齐五福,杭州为了方便大家扫福,直接安排了辆贴满福字的公交车满大街跑。而在“福满全球”,截至1月20日19点,累计传递福卡超34亿次,全球六大地标已被点亮。

杭州贴满福字的公交车

虽然霁晴的担忧一天天减少,但眼睛里的红血丝依旧没少。如果要问她集五福项目最难的是哪一年,她回答:“永远是这一年以及下一年。因为,挑战是不断升级的。”

五福离不开支付宝技术

今年五福开奖的时间是除夕夜的22:18。

当你打开支付宝,点下金色圈里的“开”字,期待自己究竟能从五亿元中“薅”到多少钱时,支付宝五福技术团队们的心也一同揪起。

像浊世这样的技术专家,他们在那一刻看到的是几亿流量的瞬间涌入。此时,二三十人的技术团队要紧盯监控大盘和团队系统,往年是在走廊尽头的小黑屋里无声地进行。

其实,在真正开奖前,支付宝技术团队已经进行过四轮全链路的开奖演练,“在虚拟环境下,模拟大流量并进,持续7-8小时,每次收工都是凌晨3、4点钟了。”

支付宝技术专家浊世

尽管浊世并不是第一年接触这样的大单,人称手握几亿,发奖发到手软的男人。“我常开玩笑说,没过上亿的活动,不要找我们。”

不管以什么样方式集到的福卡,实际“暗藏玄机”,它们的背面都可以刮奖,今年共有300多个奖品类别,是整个阿里集团下各个业务线产品的一次大集合。

如何测试奖品呢?只有一条路,不停地刮开、确认、页面跳转,要截图,要录屏,4、5个人一天要搜刮两三百个奖品,“刮奖刮到吐,没有一分属于我们。”

支付宝集五福项目室

而如何让这些奖品顺利被领取,那就是浊世的另一个工作。“由于奖品类别过多,往年运营同学要花3-5天在系统上配对、校对。”今年12月22日,奖品汇总的第一天,从13点到18点,5个同学一刻不停地校对,才完成了四分之一。

当天晚上10点,浊世就开动脑筋,写了一段“巡检工作”的代码,半个小时就将剩下的任务完成了。“效率太高了,而更好的是这个‘巡检’还能用在别的业务上,一举好几得。”

老传统之项目室里过大年

距离蚂蚁金服Z空间10公里的海底捞(绍兴店)是陪伴留守团队过年的美味。“我们会在食堂一字摆开,像吃流水席一样。”霁晴记得去年,项目室内的同学们是分时间段下楼用火锅,因为一定要人值班。

而有的工程师们则选择除夕过后,项目结束,在年初一的凌晨1点多,约上几个小伙伴赶到海底捞门店享用。

除夕守在项目室,对很多同学来说,已经习以为常。对他们来说,年味,是和同事们一起吃的那顿海底捞,是五福开奖时的紧张和兴奋,也是五福项目结束后踏上的归途。

在五福项目,被称作“包工头”的冠华,他的左膀右臂就是子衿、霁晴两位妹子,这仨人共同走过五福的这五年。事实上,像他们这样多年未回家过年的同学大有人在,去年除夕的支付宝大楼里,就有500多名同学仍然坚守岗位。

其实,同样习以为常的还有这些支付宝同学们的家人。老家在北京的卡瓦同样陪伴五福五年,他爸妈的电话内容不再是最初的“啥时候回家”,而是“你是年初二回来还是年初一回来?”

平常的双休日,卡瓦就是双城奔波,每次都是6:45这班从杭州飞往北京的CA1701,9:05到首都机场,9点半到家,吃上家里人做的早餐。

支付宝数据工程师卡瓦

每年除夕夜,卡瓦都要忙到年初一的凌晨,回家收拾下行李就赶去机场。春节期间,最早的航班是7:10起飞,到家要比往常慢半小时,但他每次到家时的早餐都还冒着热气。这些数字,卡瓦记得清清楚楚,他的家人也记得清清楚楚。

事实上,这样的行程还得寄希望于五福项目顺利且不再有新任务的出现。去年,浊世就因为又接到一个三月份上线的活动,要在大年初一加班到初五。“没有办法回家,只能让爸妈从湖北老家赶来杭州,年三十吃了饭,大年初一我又跑来公司。”

除夕将至,距离五福开奖越来越近了,支付宝同学们在五福项目的工作也将进入尾声,距离他们踏上回家的旅途也近了。等过完年,他们也将回归日常工作,想要再并肩作战,就又要等到10月份五福项目的钉钉群信息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