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型肺炎 | 专访林江涛:武汉封城是必要之举 不能重蹈“非典”覆辙

原标题:武汉新型肺炎 | 专访林江涛:武汉封城是必要之举 不能重蹈“非典”覆辙

文 / 健康时报全媒体平台记者张赫

2020年1月22日,中国新年前夕的农历腊月28,晚上七点,中日医院呼吸与重症科主任林江涛给记者发来可采访的回复。

“你好,我先吃口盒饭,我可以边吃边说,大概5分钟时间。如果要问的内容要,就晚上10点等我下班后打电话过来。”

这是一位曾经跟随钟南山抗击非典的专家在本次疫情中的日常工作状态。林江涛反复强硬强调,封城是重中之重,只有隔离才能防止输出病例的二次传播。钟南山院士挂帅出征,就是全国人民的定心丸,但也意味着,此次疫情严重性不可忽视。

“非典”专家、中日医院呼吸与重症科主任林江涛

对于网络种种传言,林江涛表示,现在感染患者并非无药可治。对于还没划入定点医院的全国大部分三甲和专科医院,都已经做好医护人员安全培训,有紧急处理疫情的能力和准备,全国的医护人员都会义无反顾,把每一个国民的健康安全放在第一位。

尽快区域性隔离是“非典”教训

武汉封城代表国家决心

“武汉必须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必要的牺牲是保证国民安全的重要决策。”林江涛强调。1月23日凌晨,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1号通告称:公交车停运,各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作为曾经奋战在“抗击非典”一线的国家专家组成员,林江涛指出,17年前的非典之所以肆虐 ,一大原因就是“封 ”的太晚了,此次武汉封城是阻断传播更广的有效途径。

“本次疫情目前虽然没有非典严峻,但相较于非典 ,有两大难题 ,一是刚好赶上春运,全国人民大迁徙,疫情很难阻挡大部分国人的归乡心,巨大的人口流动加速了疫情传播;二是非典时期不是流感高峰,有症状很容易筛查,但此次疫情恰逢年末冬季,本来就是流感高峰期,全国医院发热门诊排查的基数和工作量巨大,让筛查工作更紧迫艰难。所以一旦有发热等症状一定要及时就诊。”

图文无关 湖北省中医院/图

林江涛表示,作为九省通衢的武汉市国家的交通命脉,封城的背后是国家坚决应对疫情的决心,此次疫情爆发后,国家各部门的高速反映和密切配合,是吸取了非典的经验教训,伴随17年来的医疗发展,如今的中国有能力应对难题。

疫苗研制已经在路上

染疫患者无药可治是危言耸听

2003年非典期间,当时还是中日医院呼吸内科主任的林江涛和北京近万名医务人员一样,坚守临床一线救治非典患者,经历生死考验。

“2004年3月中旬,我正在医院值班,突然接到非典疫苗研制单位的电话,对方希望我能够承担首次非典疫苗人体临床试验。“林江涛回忆,他当即答应下来。

试验的风险极大。略懂疫苗知识的人都知道,那次获国家批准进入人体试验的疫苗,是灭活SARS病毒制备的疫苗。万一疫苗中的病毒灭活不彻底,受试者及其家属,都可能感染SARS,危及生命。

“但如果没人试呢,结果还不是一样停滞不前?”林江涛不断用这样的反问激励自己和团队,最终迈出了中国非典疫苗研究的关键一步——招募受试者,开展I期临床试验。

林江涛告诉健康时报记者,当时很意外,招募消息一发布,报名者不断。最终,研究团队从300多位报名者中,选取36位身体、心理状况和年龄适宜的受试者。

2004年12月5日,林江涛对外正式宣布,36位受试者中,除去12位安慰剂注射者,其他24位接种疫苗的受试者全部产生了抗体,非典疫苗一期试验宣告成功。

对于此次疫情的疫苗研制,林江涛表示,疫苗可以防止第二波感染,如今病毒已经分离出来了,有了病毒株 ,就可以研制疫苗,如今我国的疫苗研发能力很强,作为非典和第一个禽流感疫苗的研制参与者,林江涛表示,最近还没有接到通知和任务,但是自己已经随时准备好临危受命。

对于网络上感染患者无药可治和各种偏方的传闻,林江涛表示,奥司他韦这类药品肯定是无用的,不必疯抢备存,而对于已经感染的患者治疗,林江涛表示,如今阿比多尔等病毒血凝素抑制剂抑制正在被使用,这类药物可以阻止病毒和细胞的粘附,但疗效要观察,基于非典和H7N9等多种重大肺炎传染的防止经验,如今感染新肺炎的患者无药可治是危言耸听

医护人员全面组织完备培训

中国医务工作者有能力应对此次危难

“戴口罩是为了防止病毒的直接吸入,洗手是怕接触到有病毒的东西,例如病人的分泌物,然后自己再去随手抠鼻、摸眼睛等,都可能导致粘膜接种传播。”林江涛表示,目前的疫情传播速度应该引起全国人民共同警示和注意。除此之外,作为整个疫情防治的最大防线,各地医务人员的自我保护也极其重要。

图文无关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图

“抗击‘非典’时的医护人员大多数已经退休或调离原来岗位,2003年,中日医院是北京市定点医院,接受诊治了不计其数的感染患者,但是全院整个呼吸内科没有一例医护人员感染,应对此种传染疫情,保护医护人员的安全,也是重中之重。”

对于如今已经有医护人员感染的严峻现实,林江涛透露,自从一周前,中日医院等很多医院就开始对医护人员进行专业培训,不仅要最快速度识别患者症状对症治疗,还要学会保护自己。在武汉之外的其他城市还没大面积铺开时,为了做好万全准备,各大医院都已经开始了应对疫情的预案,中国医务工作者有能力应对此次危难。

“抗击非典时,我们吃的的最大的亏就是封城晚了,没有封闭所有港口和站点,但如今政府决策非常有魄力和力度。”林江涛感慨道,“今年的不回家,是为了以后更好的团聚,为了全国的安全,武汉的付出是值得的。”

SARS结束后,上级领导想让林江涛担任更高的管理职务,他婉言谢绝。17年后,他坚定地告诉健康时报记者,他说:“我很怕,光鲜的头衔和耀眼的光环都可能跟医术和学术产生冲突。主要时间和精力,只能投入到我所热爱的医学和专业中去。而对于此次疫情,林江涛说,相信全国医务工作者都已经做好准备,随时待命维护全国人民的健康安全。

“我和钟南山院士差了一代人,他的身影,他的话,是可以让全国人民安心的。在这种危机时刻,相信科学和对国家有信任,是最好的抗疫底色。”林江涛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