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出现第四代病例 WHO暂认定疫情尚未构成国际卫生紧急事件

原标题:武汉出现第四代病例 WHO暂认定疫情尚未构成国际卫生紧急事件

(图片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世卫组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突发事件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于2020年1月23日在日内瓦举行。在会后,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表示,今天不宣布这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突发事件委员会就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存在意见分歧。 ”谭德塞称,这在中国确实是一起突发事件,但它尚未构成全球突发卫生事件。

谭德塞同时强调,“这不应被解读为世卫组织认为情况不严重,或我们没有认真对待。”他表示,WHO正努力防止人际传播;为各国提供了快速识别、管理和遏制此病毒的指导;同时正在协调全球专家网络,努力推进诊断工具、治疗办法和疫苗的开发工作。

据悉,委员会随时准备在大约10天内再次举行会议,如果总干事认为有必要,也可以提前举行。

病毒初步传播速率估计值为1.4-2.5

一天之前,世界卫生组织召开了突发事件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就是否对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采取“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定性,专家之间存在分歧。“这是仍在演变的复杂疫情。”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22日会议结束后的一场媒体吹风会上说,“对于决定是否宣布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极为慎重。只有在适当考虑所有证据的情况下,我才会作出决定。”

1月23日凌晨,武汉宣布了新的控制措施,随后,总干事要求突发事件委员会于1月23日再次举行会议,研究中国提供的关于疫情的最新演进情况和所采取的风险管理措施的信息。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通报的信息,中国有关部门提供了新的流行病学信息,显示受影响省份的病例数和疑似病例数有所增加,其时报告病例的死亡率为4%(557例中有17例)。中方报告了武汉的第四代病例和武汉以外的第二代病例,以及湖北省以外的一些聚集性病例,并表示已经采取了强有力的控制措施(关闭武汉市以及附近其它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

委员会的专家认为,人际传播正在发生,初步传播速率估计值为1.4-2.5。一家医疗机构出现了疫情扩散现象。在确诊病例中,据报告有25%为重症。起源仍然未知(最有可能源于动物宿主),人际传播程度也仍然不清楚。

一些委员认为,鉴于在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问题上必须二中择一,宣布其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时尚早。

评定“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标准是什么?

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是由世界卫生组织(WHO)下的紧急情况委员会依据国际卫生条例(IHR)2005年提出的一份正式声明,并已广泛为各个国家所采纳。

这一机制正是在经历了2002-2003年期间发生的SARS非典疫情之后,国际社会所采取的行动。

依据国际卫生条例,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定义是:不同寻常的事件;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他国家的公共卫生风险;以及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

该定义提示着此类事件是严重、不同寻常或者出乎意料,对受影响的国家边界以外的公共卫生也有影响,并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行动。

宣布一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决定权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手中。WHO的总干事需要先召集突发事件委员会开会,研讨当前情况。委员会中必须包含至少一位来自疫情发生所在国家的代表。

在“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背景下,委员会向世卫组织总干事提出技术性意见。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 某个事件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 有关正在经历国际关注的突发事件的国家或其它国家所应采取的临时建议;这些建议旨在预防或减少疾病的国际传播,同时避免对国际贸易和旅行产生不必要干扰的措施;

- 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否可以结束。

疫情并不一定必然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实际上,WHO对于认定一次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相对比较谨慎的。

2005年建立这项机制后,历史上,世界卫生组织一共宣布过5次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分别是: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2013年的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2014年小儿麻痹疫情、2015年的寨卡病毒疫情以及2019年7月宣布的刚果基伍埃博拉出血热。

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的召开,不一定就代表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必然启动。大部分的传染病并未获得国际关注,也并不构成PHEIC的标准。

比如2013年发生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病毒,世界卫生组织连续召开了9次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都认为情况尚不能满足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条件。

2018年就已经发生的刚果基伍埃博拉出血热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在第四次召开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后2019年7月才做出的决定。此前三次会议,WHO都做出尚不能满足PHEIC的认定。

巴西的寨卡病毒疫情则在第一次突发事件委员会后就认定“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一旦认定PHEIC事件,可能会有怎样的影响?

一旦认定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会有哪些具体的影响,这取决于世界卫生组织采取哪些委员会提交的具体的临时建议,以及其他的国家针对这些建议采取哪些措施。

比如,2014年8月召开的突发事件委员会就西非的埃博拉病毒病疫情建议:

对于已经存在埃博拉病毒传播的国家,国家应当在国际机场、海港和主要陆路口岸对所有人员进行出境检查,筛查与潜在的埃博拉感染症状相符的不明原因发热性疾病。任何人如果患有符合埃博拉病毒病症状的疾病,则不得被准许旅行,除非有特殊情况。

此外,委员会当时建议存在埃博拉病毒病传播的国家应当考虑推迟大型集会活动,直至阻断埃博拉病毒病的传播。

对于所有国家,PHEIC的临时建议包括:

不应普遍禁止国际旅行或贸易;应当实施这些建议中与埃博拉病毒病例和接触者旅行有关的限制规定。

此外,这些国家应当做好准备以发现、调查和管理埃博拉病例;这应包括保证提供合格的埃博拉病毒病诊断实验室以及适当时,有能力对来自埃博拉疫区,在抵达国际机场或主要陆路口岸时患有不明原因发热性疾病的旅行者进行管理。

世界卫生组织在宣布了PHEIC之后,会定期召开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在此后召开的一系列会议上,临时建议也可能做出调整。

不过,委员会会议多次强烈重申,航班取消和其它旅行限制继续使疫情国家受到孤立,对经济带来不利后果,妨碍了救助和应对工作,并会带来进一步出现国际传播的危险;除了在以往建议中就埃博拉病毒病病例和接触者旅行所阐明的限制情况外,“不应当全面禁止国际旅行或贸易”。

除了建议“不应当全面禁止国际旅行或贸易”,委员会也强调,“在出境筛查基础上加设入境筛查这一做法可能在减少国际传播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有限”。

对于正发生的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紧急情况委员会目前对中国的建议是:

  • 提供更多关于各级政府风险管理措施的信息,包括国家、省和市一级的危机管理制度,以及在国内采取的其他措施。
  • 加强合理的公共卫生措施,控制和缓解当前疫情。
  • 加强中国各地的监测和积极发现病例工作,尤其是在中国春节期间。
  • 与世卫组织和相关伙伴合作开展调查,以了解此次疫情的流行病学和演进情况,包括进行专门调查,以了解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特别是动物宿主和牵涉人畜共患病传播的动物,并了解其在人际传播中的全部潜力,以及发生传播的场所、与感染相关的临床特征以及降低发病率和死亡率所需的治疗。
  • 继续向世卫组织通报所有病例的完整数据,包括基因组序列和任何医务人员感染或聚集性病例的详细信息。
  • 在受影响省份的国际机场和港口进行出境筛查,及早发现有症状的旅客,以便进一步作出评估和治疗,同时尽量减少对国际交通的干扰。
  • 鼓励在国内机场、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进行必要的筛查。

对其它国家,委员会则建议:

  • 所有国家都应作好控制疫情的准备,包括主动监测、早期检出、隔离和病例管理、接触者追踪和防止2019-nCoV感染的进一步传播,并与世卫组织共享全部数据。
  • 各国还应遵循世卫组织的旅行建议。根据目前获得的关于这一事件的现有信息,世卫组织建议不要对中国实施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

采写:南都记者吴斌 卜羽勤 林方舟

编辑:吴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