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境下的“破坏性创新”,《囧妈》为何敢在全网免费播?

原标题:绝境下的“破坏性创新”,《囧妈》为何敢在全网免费播?

作者:于华东

什么?昨天刚宣布撤出春节档的《囧妈》又回来了?而且还是免费播!

1月24日,今日头条官方微信发布消息:“在和《囧妈》出品方欢喜传媒沟通后,我们争取到这部贺岁喜剧,在大年初一(1月25日)与大家如约见面,只不过见面地点,从院线换到了您的手机和智能电视上。1月25日0点起,只要在手机上打开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及欢喜首映中任意一款App,搜索“囧妈”,或者在智能电视上打开华数鲜时光,即可免费观看《囧妈》全片。”

这可是史无前例的春节档院线电影改成在线播出!

众所周知,昨日(1月23日),鉴于新型肺炎疫情的影响,为减少人群聚集,避免引发额外风险,包括《囧妈》在内的7部春节档大片,全都宣布撤档。当时还有网友说可以改网播,但几乎没人觉得会成真。

因为以目前各大视频网站的付费标准来看,要达到与院线电影相同的收入体量,网络付费观影用户的规模要达到院线观影用户数量的10倍。而院线电影,特别是春节档电影,都是高成本投入的头部电影,回本压力可想而知。

比如,林超贤导演的《紧急救援》投资据传超过7亿;成龙主演的《急先锋》成本在4亿左右;根据万达财报推测,《唐人街探案3》总成本超过13亿,而《囧妈》也承载着保底24亿票房的压力。(2019年11月,欢喜传媒公告,与横店影业达成《囧妈》的保底发行协议,保底总票房为24亿元。为此,横店影业需提前支付6亿元的保底费以及1.5亿宣发费。)

那么问题来了,有这么大的回收资金的压力,《囧妈》为何敢免费播?

24亿票房保底协议取消

但欢喜传媒得到的,比6亿保底费多得多

其实,是字节跳动系替横店影业买了单。

1月24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由于《囧妈》不能如保底发行协议约定于2020年大年初一首映,本集团决定按保底发行协议之条款终止保底发行协议。

同时,欢喜传媒发布另外一则公告称:与字节跳动订立合作协议,双方将于在线视频相关的多个领域展开合作,字节跳动将向欢喜传媒最少支付人民币6.3亿元作为授权内容的代价。

“至少6.3亿”,比横店影业保底《囧妈》所需要付出的6亿保底费还要多一些,这自然是一笔划算的买卖。不仅前期的宣发没有白费,而且还普惠了广大普通观众,在这个没有线下“春节档”的春节,也能一饱眼福,看一场春节档大片。

那么字节跳动为何要花这么大一笔钱为《囧妈》买单,而且还免费给用户看?字节跳动近年正在大力进军娱乐行业,比起盈利,字节跳动更加看重的是娱乐圈层活跃用户的价值。此次头条系产品设立多入口导流欢喜首映APP中的影视剧内容,也是其在长视频领域的一次重大发力和全新尝试。对于平台型公司而言,有了流量,盈利模式就随便挑了。

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此次的合作内容将分为以下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入口导流和收益分账

1、欢喜传媒授权字节跳动,欢喜传媒若干新电影及网剧在欢喜首映平台上线后,可于授权区域内与欢喜首映平台同时播放;字节跳动按本集团交付授权内容的进度向欢欢喜喜支付人民币6.3亿元作为使用授权内容的代价;被授权方平台获得的授权内容播出的相关收入总额在扣除被授权方平台管道成本及上述人民币6.3亿元的代价后,如有超额部分,欢欢喜喜可获若干比例的收益分成。

2、字节跳动将在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平台内,为欢喜首映APP设立独立入口进行导流,字节跳动将向欢喜传媒出品的影视项目提供全面的宣推支持;彼此对双方的项目享有优先投资权,双方都将协调核心资源共同制作更受观众喜爱的影视内容;

第二阶段:深度融合资源,合力共建长视频平台

基于前期的合作成果,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将进一步进行资源整合,共建全新的院线频道,合力打造“首映”品牌;共同出资购买影视内容的新媒体版权。

可见,基于双方合作,欢喜传媒不仅再次锁定了超过6亿的收入,而且其旗下APP欢喜首映还可以获得字节跳动系各大平台的导流,反哺欢喜传媒一直想要做大的网络院线。

史无前例的电影发行方式

网络院线的时代真的要来了吗

欢喜传媒一直以“神仙阵容”为大家熟知,不仅宁浩、徐峥是其重要股东和董事,张一白、张艺谋、陈可辛、王家卫、顾长卫、贾樟柯,几乎都与欢喜传媒通过股权有合作绑定。借此,欢喜传媒已成功打造出《疯狂的外星人》《我不是药神》《后来的我们》等多部叫好又叫座的爆款大片。

不过,欢喜传媒与各大导演签署的合作协议中,网剧才是重点。比如,欢喜传媒与张艺谋签订的合约里,主要以合作网剧项目为主,将独家投资张艺谋执导的三部网剧,只是对一部网剧的独家投资权可替换为对张艺谋执导电影的优先投资权。这不是欢喜传媒第一次与大导合作网剧了,从陈可辛、王家卫开始,欢喜传媒绑定大导的条约里就加上了网剧的合作。

其实,欢喜传媒除了投资、参与制作,在2016年底,就已经搭建了自己的视频用户平台,以网络视频为核心介入社交网络人群。欢喜传媒和电讯盈科签订了三年合作协议,电讯盈科将为欢喜即将建立的在线视频平台提供设计及开发服务。与此同时,欢喜传媒还取得了英国MUBI网站的技术授权,上线了“欢喜首映”测试版,首页推荐的影片多为几位合作大导的电影。

从2019年的中期业绩来看,欢喜传媒借助《疯狂外星人》实现了扭亏为盈,报告期内,净利润达到3.22亿港元,票房分账和版权分发是欢喜传媒的两大收入来源。

从最初在院线上映,到视频平台分发,《疯狂的外星人》最终的独播权回到了欢喜传媒旗下的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的手中。

欢喜首映的平台定位是全会员制。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中期报的报告期末,欢喜首映的付费用户群体已经超过了100万户。付费群体不断扩大,欢喜传媒认为主要得益于猫眼微影流量入口的宣传推广。

2019年3月猫眼宣布投入3.9亿港元,以每股1.65港元的价格认购欢喜传媒2.36亿股股份,占欢喜传媒已发行总股本的8.11%。双方达成战略合作之后,猫眼将平台的头部专栏等资源投放给欢喜首映,为其导流。

如今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的合作,自然也是看中了字节跳动系的导流价值。

尽管目前来看,欢喜首映对欢喜传媒的业绩贡献并不明显,但这也是多元内容付费模式的一个发展方向。尤其是在欢喜传媒的发展模式之下,平台通过聚合头部创作人才,抬高内容壁垒,有望在未来对用户形成持续的付费吸引力。

特别是在《囧妈》变网播的当下,更让我们看到,网络院线的时代终究会来,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重大消息利好下,今天(1月24日),欢喜传媒的股价已经直线大涨43%!较昨日市值增幅近18亿港元!而就在1月19日-1月23日肺炎疫情发酵期间,欢喜传媒的股价累计跌去了13.29%。因此,战略合作带动资本市场对公司未来前景的看好,远比一部电影票房带来的收益更加可观。

行业需要循序渐进

也需要“破坏性创新”

不过,需要提醒广大股民的是,买股票还是要谨慎的,今天欢喜传媒大涨,不排除这波热潮过去,股票还是有跌的可能。

由某个战略合作决定买股票或者“看片买股”都是有风险的。不管是《战狼2》《我不是药神》火爆后北京文化股价的上涨又下跌,还是《哪吒之魔童降世》“逆天改命”之后光线股价上涨的克制,都说明了单部影片的成绩不足以长线支撑影视公司在资本市场的价值。

同样,欢喜传媒以及欢喜首映的未来,还是要看是否有持续优质内容的供给。坐拥宁浩、徐峥、张一白、张艺谋、陈可辛、王家卫、顾长卫、贾樟柯各位名导的前提下,欢喜传媒与今日头条的合作的确很有前瞻性,也有Netflix模式作为参考。但是此次双方的合作,毕竟还是在肺炎疫情导致春节档撤档的背景下而“急中生智”的被动决定。

不过,正如前文所说,由院线改为网播,欢喜传媒放弃了横店影业的保底收入、院线的票房分成,但是还是从字节跳动这里收获了“至少6.3亿”的内容授权费,而字节跳动系本身就处在娱乐生态的构建阶段,双方依然是个“共赢”的合作。但是,这种合作会成为业界的常态吗?如果春节档其他电影都选择网播的话,是否还会有平台与片方达成这种新型的“保底”合作呢?这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如果进入常规的会员制,或点播付费的模式,依然如前文所说,要达到与院线电影相同的收入体量,网络付费观影用户的规模要达到院线观影用户数量的10倍。很显然,目前的行业成熟度还没有那么高。

网络院线体系的成熟,还需要循序渐进,但的确是大势所趋。

在今年春节疫情的特殊时期,《囧妈》史无前例地成为第一部在网端首发的“S级”院线电影,虽然对实体院线来讲不是一个好消息,甚至是一种颠覆性的“破坏式创新 ,但此举无疑开拓了电影发行的新思路。

有时候行业的进步,的确需要借助某些外力的推动,跳出舒适区,或许有一片更广阔的天空在等着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