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宝玉悬崖撒手之后的故事

原标题:红楼梦:贾宝玉悬崖撒手之后的故事

我们知道,宝玉是最终出走了的。因为脂砚斋曾曝过料,原话是这样的,“宝玉有此世人莫忍为之毒,故后文有‘悬崖撒手’一回。若他人得宝钗之妻、麝月之婢,岂能弃而为僧哉?此宝玉一生偏僻处”。

所谓悬崖撒手当理解为他最终离开了贾家,放弃了一切的责任,走到了红尘之外。不过听脂砚斋的语气,像是十分惋惜,他觉得能娶到宝钗,又有麝月,这是人生的大幸福啊,宝玉做事出人意料啊。

但脂砚斋不是宝玉,家族已经衰败破落,世界已经不再清洁,宝姐姐虽善解人意却是一个女人,对他的种种脆弱敏感不能感同身受,而懂他的林妹妹已经逝去,平日看似总是宝玉呵护着林妹妹,但其实林妹妹是宝玉的力量源泉,对宝玉来说,他的人生已经到了一种满目荒凉、极其无味的地步,他为什么还要假装愿意待在那个叫做家的地方?

这没什么好讨论的。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假使受宠的宝玉出走了,换句话说,贾府财力还没有出现问题,林妹妹还没有逝去,而他本人正处在最风光之时——所有资源都优先给他,振兴家族的希望也寄予在他身上,会发生什么?

有人一定会哈哈大笑,宝玉是神经病吗?既然是最风光的时刻,这么好的条件,换成我赶着都不会走,豪宅住着,宝马开着,成群的仆人伺候着,还有什么不满足?

但是,不要忘了,人一风光之后就容易膨胀,又因为没有吃过什么苦,就觉得所有的好都该自己得。不然,你回头想一想,有没有某个时刻,我们其实矫情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可就是意识不到,一定要到泡沫散去,我们才会触摸到一点点生命本来的东西。

宝玉不如意的最大部分,是他在安乐窝里养成了洁癖的习惯,现实却要他努力适应污浊。甄府的婆子牵他的手,他忍一下再忍一下,告诉自己这个过程总会过去;他可以要了妙玉的茶盅让刘姥姥度日,但绝不愿刘姥姥睡他的床——太腌臜了。

精神上也如此,接待一下俗气客人贾雨村便抱怨天抱怨地;香菱会写诗了,他比谁都开心,因为香菱终于成了一个雅致女孩。他最爱在女孩队里混,但前提是这些女孩必须和他同一阵营,一旦女孩走到他的对面去了,比如宝钗湘云等劝他要读书,这话再正常不过了吧,可他觉得这侮辱了他的品格,直接抬脚走人。

但是随着女孩们的长大,这些声音越来越多,更不要提父兄们对他的强烈期望。有一次他和柳湘莲激愤地说,家里虽然有钱,又不由我使,行动就有人知道,不是这个拦就是那个劝的,能说不得行。

作为一个少年,他总有冲出牢笼的冲动,“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他的诗和远方是过二丫头那样干净纯洁的生活,“恨不得跟了二丫头去”。他在紫檀堡和蒋玉菡的那段逍遥时光,一定程度上养肥了他的胆子,他又承诺将来要把怡红院的丫头都放出去,这可以看作是他对自由的一种更大的迫切的变相需求。

如果有一天他在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忽然登一份声明出来,告诉世人,他将退出贾府高级成员圈子,另置宅子,在经济上独立自由,同时,隐晦的表示,贾府怡红公子的头衔不想丢掉,以备写写诗歌爆个料什么的时候吸引人气之需,更重要的是,份内零花钱照样可以领。这并不让人意外。

当然,他没有带着林妹妹,肉眼可见,林妹妹也不会跟他走。一是林妹妹没有大肆花贾府的钱,她的置装费也没有惹起下人们的口舌,虽然有不得志的小红等腹诽她性格上不饶人,但没有传到她的耳朵里,她本人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个情况,她的内心也不会刮起风暴。

二是林妹妹也不是来自异国的十八线演员,个性自由放任,也没有一个糟糕的原生家庭,让她耳濡目染,学会怎样在夹缝中找到最大便宜。林妹妹实实在在是一个贵族小姐,她虽然有时写诗,“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向往着外面的世界,但事实上,她都不允许自己的诗作被传出去。她虽然不曾劝宝玉走仕途之路,但她也从未鼓励他背叛家族众望去写一则声明。

得知宝玉出走,林妹妹大约会哭得两个眼睛像桃子那么大吧。她更会担心,担心他变坏了,虽然,有宝玉的那句,你放心,就是为了这些人死了,我也心甘,但是外面的世界那么广阔,万一又换了一群人呢;担心他没有体贴的人照顾,袭人奔丧时,林妹妹就曾问过,袭人什么时候回来,这说明,在林妹妹心中,还是非常认可袭人的品牌服务的;她会觉得在这个世上更孤独了,还可能写出更多哀怨的诗。

宝姐姐会笑说,大家别伤心,宝兄弟不爱读书,不懂仕途经济,出去走走或许对他是个锻炼,吃个亏才会长大嘛,实在不放心,找个妥当人陪在他身边,不就好了。这实在是因为她哥哥有一年被柳湘莲摁在泥水塘里打,她并没有心急火燎和她妈一个样,一叠声嚷着找人揍回去;薛蟠要出去经商,她也是力劝母亲答应,又找年高有德的张德辉作陪。

史湘云再来贾府的动力或许会减少一半,她会恨恨地说,怎么宝哥哥就丢下我们一个人独自乐去了。探春大约会说,走得好,换做是我,早走了,这才是我的宝哥哥。迎春是个木头,不会有啥意见。惜春还小,但她读出了宝玉对现状的不满,由此更加悟到不做狠心人,难得自了汉的佛门真理。凤姐会说,他不是这里面的货,怎么闹独立了?李纨真心开心,这魔王走了,该我们家兰儿出头了。

丫头们里最伤心的应该是袭人,袭人以贤出名。但我听我奶奶说,天下最贤惠的女人都是虚情假意,因为我们从来不晓得她们心里究竟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们表面看起来天真烂漫地与你谈些贴心的话儿,实际上,步步留心,时时在意地提防你,她们毫不费力的就能满脸热诚地堆笑,经常为的是哄人。

可是现在,袭人再也没有人可哄了,所有的努力都成了泡影,她该怎样面对这人生的惨败?晴雯也伤心,毕竟他没带她走,她会说,我早知道他会走的,他那鬼鬼祟祟的主意我早知道了。秋纹等丫头一定一片哀嚎,没了宝玉,怡红院成了空房子,丫头们要重新分配主人了,可是到哪儿,都不如怡红院来得自在轻省吧。

她们之前有多优越,现在就有多沮丧。当然,小红不必如此,她会庆幸自己早早跳槽到了凤姐那里,又因为积极工作,或者还有父母原因,她的排序仅在平儿和丰儿之后,她还获得了贾芸的爱情,这个时候,唯有她可以笑看风云了。

王夫人暗地里肯定抱怨林妹妹,把一切罪责都归到她头上。她会觉得我家儿子之前虽然是个混世魔王,但,他并没离家的念头,都是这小妖精来之后,把他带坏了,一天比一天不听话,他俩吵架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这回竟把我儿子逼走了,还不是婆婆惯得她,才这么嚣张跋扈。

贾母则会把抱怨的帽子送给贾政,抱怨他管严了她的宝贝孙子。贾政归之于天意。贾赦、邢夫人暗地里盘算老母亲的心头肉出走了,老母亲还能撑多少天。赵姨娘最高兴,这活龙自己走了,好了,天下太平,该我家环儿登台了。

可是,尽管大家各有抱怨,表面文章还是要做。贾母会紧急召开讨论会,商量如何向世人表明态度。因为你不表明自己的态度,世人就会各种猜测,冷子兴之流就会寻找种种蛛丝马迹,在外面散布各种对贾府不利传闻,说什么作风淫乱啊,后继无人啊,甚至唱衰整个家族。而贾府怕的就是这个。

贾家向来注重在公众心目中的印象,就连对下人都是宽厚有加。袭人母亲要赎回袭人,仗着的就是贾家这一份需求。因为靠祖宗吃饭的富贵人家,或许谈不上真诚,但一定要顾全体面。民众风评不好,意味着你这个家族已经脱离了大众的三观轨道,就会给家族对手以可乘之机。

宝玉和蒋玉菡一起跨马游街,百姓议论纷纷,忠顺王府很快就找上了门。这不仅因为蒋玉菡是忠顺王府的人,还关系到你有没有低调地处世,你的家族有没有很好的教养你的品德,如果没有,则完全可以弹劾你的家族德不配位,更不必说无中生有、混淆视听,把件小事弄成惊天风雨。经过百年锤炼的贾家,尤其是贾母和贾政,怎会不知这一生存常识?

可面对的是自家的一个很傻很任性的孩子啊,能怎么办呢?尊重年轻人的生活吧。贾府的这个态度既顺应了年轻人的需求,稳住了年轻人反叛的心,又显示了家族的大度与包容,至少会赢取一部分世人的好感。

至于宝玉要利用贾府这个老字号赚钱、交际,捞取种种好处,那也拦不住,或许还是好事,毕竟这位年轻人,之前那么固执,不肯做一点正经事儿,家人看着丫头似的,外人看着废物似的。

再说,靠着贾府这个招牌儿吃饭的也不只宝玉一个,赖嬷嬷、刘姥姥等,都在这儿拿过好处,与其让别人占尽便宜,不如让自家孩子也分一杯羹。至于会不会毁了贾府以后再说,我们老贾家又没做什么恶事,老天总不会那么残忍吧。

以上种种虽是假设,但毕竟也有哈里王子的现实版演绎。只能说,生命的真谛在于折腾。其实,宝玉也曾短暂“出走”过,就在凤姐生日的那一天。我们都知道,他要找个安静地方祭奠一下死了一周年的金钏。

这意味着,金钏的死一直压在他心上,看着他每日欢天喜地,风风光光的,但一个少年的心,有时是浸泡了苦涩的。没有出走时的宝玉,其实算得上是个乖孩子。这个乖孩子虽然时时有出走的冲动,但他终归留在了富贵乡。

他生下来就拥有无数人羡慕的东西,正因为拥有这些东西,使他缺失了在社会最底层奋斗的时间和经历,傻傻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幻想干净地生活一辈子,最终把生活过成了一团糟。

到这时,除了“悬崖撒手”,竟毫无别的办法拯救自己的灵魂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宁愿我的假设是真的,风光的宝玉真的走向广阔天地了,尽管可能走得不够坚决、不够彻底,可是必经迈出了朝向新生活的脚步。这就让人开心。

作者:樵髯,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