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辆自动驾驶的时候司机能有多无聊,问问这些农民伯伯就知道了

原标题:车辆自动驾驶的时候司机能有多无聊,问问这些农民伯伯就知道了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说到自动驾驶技术,有人会想到Alphabet公司(Google母公司)旗下的Waymo,也有人会想到特斯拉。

可事实上,无论哪家公司的自动驾驶技术,目前都无法让我们信心十足地交出手中的方向盘来,一边坐着全自动驾驶汽车,一边做着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恐怕短时间内无法实现。

而在农业领域,播种、施肥或收割的拖拉机其实早就实现了自动驾驶。拥有183年历史的农机制造商John Deere,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销售自动驾驶拖拉机,那时连Google和特斯拉都还没创立。

你想知道车辆自动驾驶的时候人有多无聊,问问那些John Deere拖拉机上的农民伯伯就知道了。

自动驾驶农机让农民很无聊

在美国中西部农场,播种季的工作从拂晓持续到深夜,Aaron Newell每天要在拖拉机上待18个小时,他完全不觉得累,美中不足是过于无聊乏味。

于是,他把拖拉机打造成了豪华家庭影院。长宽各1.5米的隔音驾驶室内,配备了立体声音响系统和符合人体工程学设计的座椅。

Aaron Newell在拖拉机上刷剧

前年秋天,Newell就是在拖拉机驾驶室里,用iPad看完了6季《纸牌屋》,他还时不时读一读《华尔街日报》,或者看一看《星球大战》系列电影,借此打发漫长的时间。

除了立体音响,很多农民都在他们的“移动办公室”里配备了小空调、内置冰箱,甚至还有拖拉机专用的按摩座椅。一些农民想过配备微波炉以便加热午餐,还有的想把咖啡机搬进去。

早在2012年,一位油管博主就发了一段时长4分钟的视频,讲述他坐在自动驾驶的拖拉机驾驶室里有多么无聊,看报、拍照、打电话、玩数独,直到最后熟睡。

“在田地里开车和在公路上不一样,发生意外的概率很小。”52岁的Paul Butle会在作业的时候与其他农场主视频聊天,甚至有时候还会参加视频会议,“一心多用,在农业里已经非常普遍了。”

纽维尔的自动驾驶座驾来自John Deere,一家成立于1837年的全球农机巨头。

得益于农场单调的环境,农业领域的自动驾驶技术要比路面简单,John Deere信息解决方案主管Lane Arthur解释说:“事实上,我们用GPS信号来引导车辆,客户可以设置A-B的路线,来决定车辆的行驶路径。”

设置路线来决定车辆的行驶路径

早在十几年前,马里兰州哈福德郡的农场主Greg Rose就用上了John Deere的自动驾驶农机。Rose家拥有一个8000英亩(约合4.86万亩)的农场,种植着玉米、大豆、小麦、大麦、向日葵和高粱。

每天,Rose“指挥”着不同的自动驾驶农机在田野中工作,通过GPS定位系统,他很清楚每台机器的工作区域。

John Deere原本以为,向农民推销自动驾驶这样的高科技会很困难,毕竟,基于农民的共同刻板印象,他们可算不上处于技术前沿的潮人。

可事实并非如此,美国农民是一群热衷科技的人,一旦用到新技术就会“上瘾”。Rose与一些辛勤耕种了50多年的农民交谈得知,除非农机上配有自动驾驶功能或者其他高科技,否则他们不再愿意上车干活。

自动化大幅降低农业成本

现代农业的巨变是惊人的。

当农民坐在配备GPS导向系统的自动转向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上,不需要过于关注驾驶,也不必再劳神盯着收割率,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闲暇时间。

John Deere的卫星导航系统

自动驾驶拖拉机之所以能在田间精准地行驶,除了GPS,还依靠更高精度的卫星导航系统,甚至一些拖拉机使用的卫星导航系统不输给美军战斗机。

John Deere的卫星导航系统,就是和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 (NASA’s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 合作开发,可将自动驾驶拖拉机的导航误差缩小到10厘米以内。这样的精度,是为了避免拖拉机在某些位置重复施肥或播种,至少能将成本降低20%。

2017年,John Deere花费3.05亿美元,收购了一家名为Blue River Technology的创业公司,致力于利用AI技术自动识别杂草,并对其精准地喷洒除草剂。

识别谷物是否健康(左侧表示谷壳过多,右侧表示更优质)

由计算机视觉技术支持的智能摄像头扫过农田,一眼就能区分健康和不健康的农作物,并针对每株植物的情况,精准投放除草剂,从而节省80%除草剂的用量。

“这可是农民口袋里实实在在的钱。”John Deere的高级副总裁John Stone提到,而且农作物施加的除草剂更少,人类吃到的粮食也会更健康。

同时,每台农机都配有不少传感器,用来绘制农田地图、收集农田实时数据,这些数据会被上传到服务器。

Rose家的播种机传感器数据

例如,通过联合收割机上的传感器,Rose可实时查看每一块地的产量,并根据不同区域的收割数据,用不同颜色标识。当联合收割机驶入田地,机器就会根据之前的数据,分析哪些地方要播种,哪些地方要施肥。

高度智能化的背后,是一个围绕计算机视觉技术构建的人工智能系统。安装在联合收割机上的摄像头,通过视频图像监视谷物的状况,而深度神经网络可以借此分析谷物的质量,并在谷物受损时即时调整机器的运行参数。

收割数据用不同颜色标识

那么自动驾驶农机的成本是否很高昂呢?Rose表示,大部分农机都可以在第一年收回成本,这也是他们引进新技术和机器的动力。

中国的土地上也有自动驾驶农机

中国的农民也在使用高科技管理他们的农场。

早在1978年,John Deere的农机就在黑龙江佳木斯有“天下第一场”之称的友谊农场里投入使用。

1997年,约翰迪尔(佳木斯)农业机械有限公司成立,这是约翰迪尔在中国的第一家工厂,至今已有六家工厂。

而约翰迪尔的自动驾驶拖拉机真正派上用场的是在2012年。

这一年,友谊农场遭遇了几十年不遇的干旱,部分地块土壤水分含量只有12%,比标准量低了6%,种子无法发芽。若要获得高产,就必须赶在5月5日前完成旱田播种,5月25日前完成水田插秧。

约翰迪尔自动驾驶拖拉机进行播种作业

John Deere的拖拉机与播种机加紧“作业”,与天争与地斗。以前需要人工操作的播种机实现了“脱把”生产,农民只要设定好自动驾驶程序,拖拉机和播种机便可实现自动对行,自行精准作业。

同时,播种机在干旱时还能保证播种的深度和匀度,并通过先进的卫星导航系统实现24小时连续抢播。

广西的甘蔗田用上约翰迪尔拖拉机

2015年3月26日,三台装有ATU自动导航系统的约翰迪尔1204拖拉机,落地于广西武鸣县府城镇福良村的的甘蔗地上。

当时,甘蔗种植的人工成本持续上涨,2014、2015年榨季的人工收割成本已达到120-150元每吨,蔗农种植意愿明显减弱,种植面积大幅下滑。

“每到农忙季节,工作量特别大,对于操作不熟练的新手来说,很耽误时间。对于播种这种要求又稳又直的操作,特别考验技术。”一位种植大户试驾后说,约翰迪尔ATU自动导航系统,设定好路线之后,拖拉机自动走直线,都不用扶方向盘,省心省力,每天可以多干很多活。

约翰迪尔显示器的数值

由于RTK(实时动态系统)信号精度可以达到2.5厘米,提供最精确的卫星校正信号系统,所以自动驾驶拖拉机可以胜任精准的播种、起垄、喷药、收获等作业,帮助农民实现增产增收的目标。

因为自动驾驶技术在农业上的安全风险较小,所以已经实现了广泛商用。因此,当你下次再看到,农民坐在高大的拖拉机上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开车,就不要大惊小怪了,毕竟这项技术已经落地十多年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