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留在武汉生孩子”:分娩时打算强行开车闯到医院

原标题:“我留在武汉生孩子”:分娩时打算强行开车闯到医院

“都憋疯了!”1月27日晚,32岁的武汉留守孕妇张霖(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当晚8点左右,张霖参与了武汉“小区开窗唱国歌”活动。但随即有专家出来“叫停”:这种行为太危险了,唱歌时人会深呼吸,楼上楼下的飞沫会飞散,隔壁楼的飞沫也可能被风吹过来,被居民吸入,极度危险。

这一天,原本是张霖的预产期,但唱完歌后9点多,她还稳坐家中。“稳得很,不捉急。”张霖说,自己的心态非常好,但日常生活就太憋闷了:“客厅、厕所、餐厅、厨房、阳台……反正每天除了吃就是睡。

疫情发展至今,留守武汉的这群孕妇,无意中成了一群特殊的人。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张霖这么乐观。在一个名为“武汉留守孕妈群”的微信群里,223名仍在武汉的孕妇,每天交流胎动、心情等各种信息——好不容易拿到了产检报告,大家也会在群里交流、讨论,彼此安慰、鼓励。

1月24日,据央视网报道,一名女婴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诞生,这是湖北省首例高度疑似感染新型肺炎的产妇成功分娩。由于孕妇“高度疑似感染”,医护人员格外谨慎:接生的医生穿2件手术服、2件隔离服、戴4层手套、加上护目镜,深怕接生时发生感染。所幸,新生儿经初步检查并无异常。

对所有留守武汉的孕妇来说,这都是最鼓舞人心的消息:连高度疑似孕妇都能成功分娩、孩子一切正常,还有啥关过不去?

如果产妇确诊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那会不会传染给新生儿?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马科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目前还没有发现有直接证据证实有母婴直接传播的可能,“现在看只有呼吸道、接触传播两种途径。分娩后立刻隔离应该不会传染。这也意味着,确诊或高度疑似的妈妈,分娩后不能进行母乳喂养。”

1

孕妇群提供“专业支持”

1月21日做完最后一次产检后,张霖没再出过门。

1月23日上午10点,依照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发出公告要求,武汉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指挥部建议:武汉市民应尽量不要外出,自觉待在家中。

张霖每天花在微信群的时间很多,她是“武汉留守孕妇群”的新成员。

孕妇群聊天记录

1月26日下午三点左右,“武汉留守孕妇群”成立,两天时间,群内人数已达223人。

群公告显示,“本群的目标是为大家提供医疗信息参考、临床车辆信息支持以及心理支持”。

微信群拥有一个工作组,成员共5人,代号分别为:海豚、绿豆、凤凰、米小水、懿哥。5人职业、分工各有不同:海豚和凤凰是教育和心理工作者、绿豆是心理与艺术工作者、米小水是全职妈妈、懿哥是负责车队协调,五人来自北京、大连、武汉等地。

据时代周报记者观察,该群气氛比较活跃,一天的讨论信息条数可达500+:除了孕妇之间讨论的妊娠纹、胎动等信息,还有“专业支持”。

1月27日晚九点多,一名孕妇在群里发了一张医院的检查单并求助:“我两周前在同济做的ABO溶血检查,还没来得及给医生看结果,这个检查正常吗?”随后,“海豚”表示,已将求助信息“转发给医护”。五分钟后,“海豚”在群里回复:“周文医生回复你:有一个结果比参考值稍高点(参考值1:64),不需要药物干预”。

1月27日晚,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到该群管理员之一、代号“凤凰”的。面对采访要求,对方称要与工作组的伙伴商量再决定是否接受采访。次日,该负责人表示拒绝接受采访,“简简单单做事就好”。

2

“一谈医院就炸毛”

张霖的心算大的。目前,她和自己的先生、两岁半的儿子住在一起。每天的生活虽然觉得“无聊”,但并非难题。疫情发展至今,最困扰她的问题是:究竟到哪个医院生孩子?

“不能谈医院,一谈医院我就要炸毛。”张霖说,本来,武汉市第四医院古田院区是她最初的选择。“离家近,每次去产检,骑电动车五六分钟就到了,非常方便。但是!这家医院后来成了接收发热病人的定点医院。所以,我后面通过熟人,又找了武汉市第四医院武胜路院区,但是这家医院也被感染了……最后还是通过介绍,才确定了最终要去的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

实际上,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发现,武汉市第一医院也是接受发热病人的定点门诊医院。为何不选择去非定点医院的武汉市妇幼保健院?张霖有自己的考虑。

“第一医院的产科人少,跟妇幼保健院相比,要少很多啊!”在张霖看来,人少时最重要的,这就代表感染的几率减少了。

医院定好后,下一个面临的问题是:生产时如何到医院去。

“原本从家开车到武汉市第一医院,二十分钟左右”,张霖说。但按照指挥部要求,1月26日0时后,除经许可的保供运输车、免费交通车、公务用车外,中心城区区域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

1月26日,武汉城市道路

怎么办?这是所有武汉孕妇面临的难题。

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在微博上看到有孕妇为此问题颇为担忧,也显得束手无策。

微博网友@韩勤勤amy 称自己是一名35周多的孕晚期高龄孕妇,“老公回老家探亲后无法返汉,家中目前只有我年迈的父母照顾我,他们均已60多岁,家中唯一的私家车被老公开回老家。”其担忧孕晚期一周一次的产检做不了,并表示,“37周足月后,随时可能发作。

在该条微博微博的评论区,有多名孕妇也表示,“不知道怎么办。”更有一名孕妇称,“跟你一样的情况,我已经39周了。”

还有孕妇在微博表示,不知道去哪产检。“我住汉阳,附近的医院都被征用了,我去医院开药也开不了。

武汉的孕妇们表示:太难了

“120的车子不太敢坐”,上述“武汉留守孕妈群”里,网名为“啊咿呀”的孕妈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没事,我们准备自己开车去,”张霖心态超好,“没有办法,现在情况特殊,交警到时候应该会让通行的吧?我就说我要生孩子了!

至于月子中心和月嫂问题,张霖说自己早就想好了,生完就回家里坐月子,也不会请月嫂:“就担心被感染!

3

物资是否紧缺?

武汉妇幼形容:“现在只剩一袋米”

因为疫情,一座城市可以按下“暂停键”,但孕妇肚子里的孩子不会。

1月25日凌晨,武汉市妇幼保健院宣传科主任王琛在她的朋友圈记录了目前产科的现状:“13个宝宝出生于非常时期。病毒肆虐,阿姨们守护你们,这是防护级别最高的接生,多让人难忘啊!”在这条朋友圈动态里,王琛配发了9张医护人员的照片:医生们不仅穿着手术服,还戴上了防护眼罩,有些还穿上了防护服。

1月28日,王琛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医院的接诊量总体上来说会有一些增加,主要因为有些医院成了定点医院,所以会有更多的产妇会到我们这里来,但是整个城市的产妇总量是没有太大变化的。

“产妇到医院后,妇产科医生会询问病史,如果有类似症状,医护人员会很警觉,把她当做疑似病例来对待,并做相应的防护措施。”王琛如此谈及目前的产科接诊流程。

来生孩子的产妇多了,病人和医护的感染几率会不会随之增大?

“所有医院都在正常运行的,包括产科,不影响大家任何的就诊。”王琛说,“所有的产妇,你要生产,到医院去就行了。至于医护人员怎么防护、产妇怎么防护,根据医院的管理,都有一套的工作要求和指导。

王琛很有底气。“一些专业的问题就交给专业的人来解决。中国的医疗体系,不是只运行了一年两年,大众要对我们这个系统有一点起码的信任和尊重。体系内部的人会很快适应新的变化,找到新的办法。”王琛说。

1月23日,武汉市妇幼保健院曾对外发布“急需抗击新型肺炎防护物资”的求助名单,名单上紧缺的物资包括:N95口罩、一次性医用防护服、防护眼罩眼罩护目镜、医用一次性乳胶手套、长筒胶鞋防水、防污染鞋套、医用外科口罩、防污染靴套、一次性圆帽。

1月28日,被问及目前防护服等医疗用具是否够用时,王琛委婉表达了“仍然缺少”的现状:“这些东西的消耗量很大,现在的情况如果一直延续,那它的消耗量就会持续很大。就像你家里有十个人吃饭,现在只剩一袋米,你会不会慌?会不会想有两袋、三袋?现在武汉包括湖北,医疗机构缺物资不仅仅是几家医院的问题,只要是有病人会去的地方,都是需要物资的。”

1月28日,时代周报记者再次联系张霖时,没有得到回音。也许,她已经顺利躺在了产房里。

更多资讯请关注公众号:时代周报(Timeweekly)

编辑 / 猫叔 吴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