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市疾控中心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实验室

原标题:走近市疾控中心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实验室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各个环节中,市疾控中心是离病毒很近的地方,检测人员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忙着和新型冠状病毒“打交道”。那么,新型冠状病毒是如何被检测出来的?1月31日,记者走进市疾控中心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实验室进行了探访。

市疾控中心

抽调14名骨干组成检测队伍,分成三组

1月22日晚9时许,市疾控中心接收到了全市首个疑似病例的样本,立即组织人员连夜检测,直到1月23日凌晨3时许,检测工作顺利完成。1月23日下午3时,又接收到了第2例。

为应对检测任务,疫情发生后,市疾控中心立即成立了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实验室应急检测组,抽调骨干组建起了14人的检测队伍。14个人中有“70后”“80后”,也有“90后”,在疫情面前,他们舍小家为大家。为提高工作效率,他们分成了三组,每个组四人,轮流上,市疾控中心微生物检验科科长刘德辉担任调度,聂清博士任指导,也会进实验室检测。

记者注意到,聂清博士的黑眼圈非常明显,她已经连续一周多没睡个安稳觉了。从1月22日开始,他们天天都在加班,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还不是囫囵觉,在岗位上随时待命,一有样本送来,就要立即检测。

1月23日,聂清原本在老家照顾患病的父亲,得知疫情后,连夜赶回潍坊,和同事们迅速展开工作。在此后七八天里,她只回过潍坊的家两次,而且时间非常短。

“大家累了就在办公室睡一会儿,疫情当前,再苦再累也要坚持。”聂清告诉记者,在团队里,有好几位是年轻妈妈,有孩子需要照顾,但她们基本上是全天靠在工作上,“我们团队中的张晓,孩子还很小,但她说‘随叫随到’。还有‘90后’的康凯,要求坚守一线。

检测流程

县市区采集样本后,送到这里进行检测

1月31日,记者来到市疾控中心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实验室探访,里面一片寂静,工作人员和专家异常忙碌,全神贯注操作着设备,进行检测工作。

实验室是外人的“禁区”,来自全市各地的新型冠状病毒可疑样本就是在这里进行检测。那么,工作人员们是如何进行检测的呢?

在检测新型冠状病毒前,首先需要采集样本。采样就是利用采样拭子从人体口咽部及鼻腔采集分泌物,还有深部咳痰及血样本等,所有样本都要严格按照生物安全要求层层包装。

之后就是送检,各县市区疾控部门将样本送到潍坊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会将包装好的样本放入专用的生物安全转运箱。专车专人转送,第一时间送到市疾控中心。因为现在情况特殊,送检的时间可能是白天,可能是深夜,我们这里的检测专家随时做着准备。”刘德辉说。

最后就是对样本的检测。“我们现在开辟了专门的送检通道,与工作人员进入实验室的通道进行分离,这主要是为了保证我们的环境不被污染,保证人员生物安全。”刘德辉告诉记者,完成样本运输后,工作人员也会对运送车辆进行消毒和通风,确保大家的工作环境安全。

记者看到,生物安全转运箱经过传递窗送入工作区,里面的工作人员会将转运箱里的样本取出来进行核酸提取,这个过程最为复杂,要历经3-4个小时。

检测人员

需要经过层层“武装”,穿脱很复杂

在进入实验室前,检测人员都要在外面先穿上隔离服,用“里三层外三层”形容毫不为过。

进入实验室后,需要进行三级个人保护。最里面穿上分体式一次性隔离衣,戴上一次性脚套、帽子,然后戴上第一层手套,手套一定要压住隔离衣袖口,与隔离衣的交界处要用胶带封住,还要戴上N95口罩、护目镜。第二层,穿上连体防护服,再穿上第二层脚套和戴上第二层手套。最外面,检测人员需要穿上一层隔离衣。

每名检测人员光“武装”自己,就得花费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做好这些准备后,检测人员向同事挥挥手,将实验室的门关上,专注地投入工作中。

相比穿衣来说,脱隔离服更复杂,而且要严格按照要求和规范,一层层往下脱。聂清介绍,首先是外层手套消毒后脱去,再把内层手套消毒,更换新的外层手套。然后将反穿一次性隔离服脱去,外层裹在里面,连同外层手套一起脱去,用消毒剂充分给外层手套消毒,脱去,再消毒内层手套,等干燥后,再戴上新外层手套。脱下来的隔离衣和手套,用高压灭菌袋装起来,进行高压灭菌。

“除此之外,摘手套等防护物品时,都要按照要求进行。”聂清说,经过规范的脱隔离服和消毒后,检测人员便从污染区进入半污染区、洁净区,最后才可以走出实验室。

进入实验室十几分钟后,全身就湿透了

在这个实验室里,检测人员一待就是四五个小时,每一次检测都是对他们严峻的考验。实验室里保持着25℃的恒温,然而穿上三层隔离服后,里面的温度可想而知。由于密不透气,身体的热量散发不出去,进入实验室十几分钟后,他们很快就会感到闷热,内衣也会被汗水湿透。

“因为全身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很快会湿透,头发也湿了,汗珠顺着脸部往下淌,流到眼睛或耳朵里,非常难受。即使这样,我们也要忍着,不能因为闷热而分散精力。”聂清告诉记者,他们走出实验室后,整个人都会大变样,因为口罩裹得紧、戴得时间长,脸部会出现深深的压痕。头部全是汗水,就像是刚洗了头发一样,用力拧拧内衣,都能拧出汗水。双手双脚更不用说了,就像是在水里长时间浸泡过一样。

在检测过程中,检测人员是不能走出实验室的。为了少上厕所,他们往往会少喝水。“喝水少,再加上隔离衣内闷热,身体会十分不好受。此外,因为呼吸不畅,在里面憋得难受,当脱下隔离服走出实验室那一瞬间,我们会大口呼吸,舒服多了。”聂清说,因为不断哈气,护目镜上会沾上水汽,再加上本来就戴着眼镜,他们会眯着眼,努力集中精力。

“在对病毒检测的同时,还要保证实验操作的每一步严格遵守生物安全规定,绝不允许实验人员自身被感染的情况出现,在‘排毒’的时候也要保护好自己,这很考验体力与耐力。”聂清说。

核酸提取最危险

聂清告诉记者,最关键和最危险的环节是核酸提取,因为在这一过程中,检测人员与病毒靠得最近,而且次数最多。“检测时,一个样本需要分成15份,如果一次来了5个样本,就需要分成75份,检测人员工作强度非常大。”聂清说,在打开样本时会震荡,形成气溶胶。

气溶胶这个名词,很多市民都有所耳闻。那么什么是气溶胶,存在哪些危险性?检测过程中,样本和试剂液滴在空气中的悬浮颗粒,形成气溶胶。如果样本包含病毒,这些气溶胶可能包含病毒颗粒,直接通过呼吸道吸入而感染人,或附着在衣物、皮肤上,最终进入呼吸道。如果防控措施不到位,检测中可能会扩大污染范围。操作不规范的话,气溶胶也可能污染别的样本甚至实验室,导致假阳性结果的产生。“为防止气溶胶里的病毒扩散,检测人员进入和离开实验室,必须严格按要求进行。”聂清说。

在特殊环境里,连续四五个小时的工作,对检测人员的体力有着很大考验。“检测人员连轴转、随时待命,因此,工作中难免会疲劳,抵抗力下降。”聂清说,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检测人员没有一个人抱怨。检测样本中,时刻有危险,他们也要认真再认真、仔细再仔细,容不得有一丁点马虎。因为一点失误,就会导致检测结果偏差,最终影响患者的诊治。

时间紧张,工作人员吃泡面凑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