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疫”中人丨陈薇:从SARS、埃博拉到新冠病毒,29年坚持玩“毒”的女将军

原标题:最美“疫”中人丨陈薇:从SARS、埃博拉到新冠病毒,29年坚持玩“毒”的女将军

编者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一个最明显的改变是,占据微博热搜排行榜的人物,从明星变成了深入疫情一线的医务人员和科研工作者。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中,他们用自己的完美“逆行”、专业技能和大无畏精神,实践着另一重意义上的保家卫国。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在这个全民齐心协力抗击疫情的当下,搜狐时尚特推出【最美“疫”中人】专题,用文字记录疫情时期的英雄们!

——————

武侠小说中,最引人入胜的一群人就是那些用毒高手们(脑补《庆余年》中范闲的师傅费介),他们熟知各种毒性,善解各种剧毒,与毒共“舞”的同时,还能救人于危难之中。

So姐今天写的这位【最美“疫”中人】便是现实版的玩毒高手。从SARS到埃博拉再到新冠病毒……她已持续“玩毒”29年,救人无数,既守护了咱们中国人,也走出国门守护了外国人。她叫陈薇,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2015年7月晋升为少将,去年11月增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月3日,随着一条微博热搜,#陈薇#这个名字进入到更多人视线。

作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的 “逆行者”之一,早在1月26日农历大年初二,陈薇就已带领团队进驻武汉。到达武汉后,他们开始紧急搭建帐篷式移动检测实验室。1月30日上午,移动检测实验室开始运行后,陈薇和她的同事们应用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配合核酸全自动提取技术,实现了新型冠状病毒快速检测,加快了确诊速度,有力推进了疫情防控工作。这是军事医学科学院专家组深入疫区进行科研攻关取得的一项重要应用成果。

翻看陈薇的简历会发现,这不是她第一次应对病毒疫情,作为“生物危害防控”国家创新团队学术领头人,她在阻击非典、抗击埃博拉等多场硬仗中都做出过重要贡献,在埃博拉病毒、炭疽杆菌等多种病毒的治疗上都取得了卓越成就。

人的一生,总是在做各种各样的选择,关键几步如何选往往决定一生的走向。而陈薇无疑在至关重要的分叉口上,都做出了正确选择。

1966年2月,陈薇出生在浙江省中西部的兰溪市。

初中毕业时,陈薇面临着去师范学校读中专还是继续留在兰溪一中读高中的选择。她的第一选择是读师范,这样就可以早早就业,当位光荣的人民教师。就在她做出选择的节骨眼上,初中物理老师劝她说:“你学习成绩好,我相信你读了高中后,一定能够考上一所好的大学。”就是这句话,让陈薇改变了读中专的计划。

不负老师期望,1984年高考时,陈薇如愿考上了著名的浙江大学,读的是化工系化学工程专业。

1988年本科毕业时,老师们看中了陈薇的勤奋用功,便把唯一保送去清华大学生物化工专业读研的机会给了她。

别看现在的陈薇一头干练短发,说话办事雷厉风行,其实学生时代的她是个喜欢文学和舞蹈的文艺女孩。用现在流行的语说,长发飘飘、一脸清纯的她长了一张典型的 “初恋脸”。

在清华大学读研时,陈薇编过刊物,还经常发表一些小美文。她还是清华大学学生咖啡厅的首批女服务员,并在清华搞过舞会,清华女生少,她就跑到别的学校去拉人。

正因此,同学们都很惊讶,她这个最不适合做科研的后来竟然进了研究所!这就不得不说第二个对陈薇的人生方向起到至关重要的选择。

1991年从清华大学硕士毕业之际,陈薇收到了深圳一家公司的邀请,如果去那里工作,她将拿到非常诱人的高薪。

就在这时,陈薇受清华大学导师之命,去军事医学科学院取一份抗体。正是这次经历,让她知道了有这么一家特殊的单位,那里的实验条件比清华大学还要好,并且还是从事生化武器防御方面的研究。出于对科研的爱好,陈薇主动找到军事医学科学院要求从军。同年4月,陈薇特招入伍。

第三个重要选择,则是未来的研究方向。

炭疽、鼠疫、埃博拉……这些致病微生物,在战争时期可能会成为敌人手中的武器,和平时期则可能是导致大规模疫情发生的罪魁祸首。 “病毒是公共健康的最大杀手” ——凭着职业敏感和军人的使命,陈薇将抗病毒药物作为主攻方向,并于1998年顺利从军事医学科学院博士毕业。

与“毒”共舞这29年来,陈薇和一批军队医学科研工作者一起,冒着生命危险,与各种足以致命的病原体短兵相接。

2003年非典疫情肆虐时,陈薇带头进入一次最多只能待5个小时、待久了就会因缺氧严重头痛的负压实验室研究预防非典的药物。为了和疫情抢时间,每次进实验室前她都会少吃少喝,装备成人尿布,一直待到八九个小时撑不住为止。最终,她在国内外首先证实他们所研究的干扰素能有效抑制SARS病毒的复制,14000名预防性使用“重组人干扰素ω”喷鼻剂的医护人员无一例感染。

因为每天都要和高浓度非典病毒近距离接触,当时,陈薇与团队被单独隔离起来,100多天时间里,丈夫和4岁半的儿子只能从电视节目中看到她。这是非典时期,陈薇接受电视采访,儿子在电视机前亲吻电视里的妈妈的动人一幕。陈薇后来看到这张照片时,立刻被击中了泪点。

早在2006年,在大多数国人还不知“埃博拉”为何物时,陈薇就针对这一烈性病原体展开研究,她敏锐觉察出“埃博拉离我们也就是一个航班的距离”。2014年西非大规模爆发埃博拉疫情后,一时间全世界谈“埃”色变,这时,陈薇做了一个大胆决定——到非洲一线去。

在塞拉利昂工作间隙,陈薇访问了当地一家孤儿院,那里有48个孩子,全部都是因为埃博拉夺去了亲人生命的孤儿。这次探访让陈薇有了奋斗目标——“想把我们的疫苗用在全世界人身上。”

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陈薇团队经过夜以继日的科技攻关,研发了全球首个进入临床的2014基因型埃博拉疫苗,小小一支疫苗,意味着帮助非洲人民防控埃博拉疫情的胜算大增,为疫区的无数生命打开了希望之门。并且,这也是我国完全自主研发的疫苗第一次走出国门,在境外进行临床试验。

2008年5月13日,陈薇所在的军事医学科学院迅速组建30个人的队伍,于14日赶赴四川灾区。就在同一天,陈薇组织军科院卫生防疫方面的专家连夜编写了《灾区卫生防疫知识手册》。5月15日一大早就用飞机运往灾区,陆续发放到受灾群众手中。汶川地震期间,陈薇曾担任国家卫生防疫组长,并赴灾区一线。

北京奥运会期间,陈薇参与“军队奥运安保指挥小组”专家组,带队负责各场馆的核、生、化反恐任务。

没有疫情的日子里,实验室就是陈薇最常待的“家”。她曾在大年三十回家看了公婆后又继续回到实验室工作。临产前两天,她仍坚持在实验室,孩子刚满月,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虽然工作总是排第一,但陈薇并没有忽视家庭的重要性。她曾在母校兰溪一中的一次演讲中告诉台下的小师妹们:“女人一定要做到事业与家庭兼顾,成功的女性,首先要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而她本人正是嫁给爱情的典型。

1989年4月28日,在一列由北京开往济南的火车上,陈薇和未来的丈夫麻一铭偶遇了。那时,陈薇23岁,正在清华大学读研,受同学之邀去爬泰山;麻一铭35岁,是青岛一家葡萄酒厂的技术员,到北京出完差后返程青岛。

火车很挤,麻一铭的座位靠近两节车厢的连接处,车快开的时候陈薇才上来。见她挤在车门附近,一手扶着车壁,一手捧着书在看,麻一铭担心她的手指被车厢接缝夹住。三个人的座位,他使劲往里挤了挤,在身边让出了一个十几厘米的空位给了陈薇。之后,他们聊了一路……

下车前,麻一铭问陈薇,能不能要一个电话号码?在此以前,陈薇宿舍刚刚装了一部电话,她随口就告诉了麻一铭。麻一铭说,我过一个星期还要去北京,可不可以去找你?陈薇说,可以。一个星期后,麻一铭果然去了北京。

这段恋情曾遭到过方方面面的反对。三十年过去,事实证明陈薇的选择是正确的,当她风风火火地冲杀在前时,麻一铭承担了大多数的家务,做了她的坚强后盾。一次采访中,当谈到身为女性科学家的体会时,陈薇打趣地说:“女性从事科研工作有很大优势,获得成绩可以很快往前走,遭遇挫折了还能回家。”

陈薇的成长过程中,父母几乎没有给过她什么压力,这让她一直在宽松自由的气氛中长大。当了母亲后,在对待儿子的教育问题上,陈薇有着与其他父母相比少有的宽松。她没有像很多家长那样强迫孩子学这学那,她说,最重要的是他快乐。谈到对儿子的期望,她也没有将做科学家的任务强加给儿子,而是希望儿子“能娶他爱的人,能从事他喜欢的工作。”

打得了危险又狡猾的病毒,也能经营细腻又敏感的爱情,向这样智慧而坚韧的女英雄致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