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入耳的脏话,在人类语言的发展过程中有什么意义?

原标题:不堪入耳的脏话,在人类语言的发展过程中有什么意义?

果壳网友 来园的桃子:

骂脏话的学名叫“骂詈行为”,骂脏话这个行为的产生跟 语言崇拜有关系,语言崇拜起源起源于语言巫术,也就是咒语。 在老祖宗眼里,语言是个很神秘的东西,说出来的话,写下来的字是会成真的,是可以改变现实的。

很多民族都有语言创世的神话,比如《旧约》的第三句是“And God said,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re was light(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叭叭嘴皮子就可以改变物理世界。

图丨 924jeremiah.wordpress.com

中国有仓颉造字的传说,《淮南子》里说:“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 鬼夜哭。”古代中国又有一个传统,写了字的废纸不能乱扔,要放在标有“敬惜字纸”的容器里烧掉。现在还可以看到有的人家墙上贴了“百无禁忌”的红纸条。总之,语言文字可以通人神,是有神力的。

借着这一点儿神力,语言崇拜中演变出了赌咒发誓。狠一点儿的“若违此誓,天打雷劈”,随便一点儿的“骗你是小狗。”再到后来就是脏话了。

骂脏话的人知道自己骂的成不了真,还是要骂。比如“操你妈”这句经典国骂,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实现不了的。换一个角度看, 正是因为实现不了,才越骂越离奇,越骂越难听。或曰,过过嘴瘾。

比如这句过气的“有句MMP……”

有人研究脏话的内容,可谓包罗万象,主要有9种:(参考了北京语言大学校友周荣的硕士学位论文)

  • 跟禽兽及行为有关的。最简单的例子是“滚”
  • 跟鬼神妖精有关的。比如-狐狸精、扫把星之类。
  • 什物。比如-饭桶
  • 种族血统。比如-丫的!
  • 性。这方面的词汇也是喜好骂人者用的最多的。
  • 排泄物。比如-你放屁!
  • 死亡。比如-杀千刀的。
  • 职业身份歧视。比如-臭婊子!
  • 丑恶。比如-瞎眼啦!

邝医生:嗯,一个严重左侧半球(语言中枢侧)脑梗塞患者,恢复语言的第一句话是母语脏话。康复后语言功能有障碍,不能流利交谈,但脏话依然流利。估计说脏话可能不需要经过高级中枢。

——果壳精选

果壳网友 幸存的渡渡:

先感叹一句:“意义很大!”

然后在这里,给讨论的主题“脏话”做个语境定义:广义指“所有不得体的话”;狭义指的是与性相关的不得体的话——请千万别问我什么是“不得体”,这东西讨论起来没完没了,老古董和新新人类对“得体”的看法绝对不一样。大家意会就行了。

尽管针对狭义的探讨可能会更加“众望所归”,还是先陈述几句脏话广义意义的语言意义。

语言作为人际间交流的媒介和工具,早有众多学者把其作为研究对象。这里为了应题,简述一下Thomas和Wareing(*)总结出的语言的四项功能:作者认为,我们在一天的对话过程中会根据具体情境,来选择相对应的语言功能,包括:指示功能 (referential);情感功能 (affective);美学功能 (aesthetical) 和社交功能 (phatical)。最后一种是起到“社会润滑”作用的语言。例如,我对别人说“你今天好漂亮!”对方回答说:“谢谢”。这当中并没有什么有意义的信息交换, 双方只是为了展现出想要说话的意愿而已

就是客套一下(其实多数情况下对方都没变瘦)丨 lailion.pixnet.net

自问,我什么时候会冒出脏话来呢?可能有这样几种情况:

1. 事情发展不符合预期——无论好坏。例如,“TMD,太好了!”“真TMD糟糕!”“脑残啊!”

2. 男性好友之间的问候——例如“卧槽,好久不见!最近忙什么呢”——女性之间这样问候的情况,我见的比较少。

3. 个人极限、权益被挑战——例如,你来我往的不入流的吵架……

可以看出,脏话的指示功能是有的(最常见的“滚!”);情感功能是有的(不平衡的宣泄);社会润滑功能是有的;美学功能,也是有的——自古就有大才写诗作对骂人,我是不成的,所以上面只有三个例子。

* Thomas, L., & Wareing, S., (1999). Language, society and power: an introduction. London: Routledge.

关于性脏话,可以用以下两个社会学理论来解释。

1

社会学习理论

(这一理论虽然说明人们说性脏话是从他人那里学来的,但无法解释其源头。)

Sutherland 于1947 年提出的差异接触理论(Differential Association Theory *),认为偏差行为是经由社会互动过程中,从重要他人学习而来,像父母、兄弟姐妹、同伴等;此外,在偏差学习过程中,个人不单学习偏差行为的技巧及方式,还需要学习合理化解释该行为,培养认同该偏差行为的态度。

社会学习理论假设人类的行为是从社会互动过程学习而来,偏差行为亦是从不良的社会化过程中习得。青少年透过具有偏差行为的家庭、同伴团体、学校及其他种种社会机构的交互作用中,学习到偏差行为。

2

社会紧张理论

(紧张理论(Strain Theory),又称文化失范理论(Anomie Theory)**,(这一理论虽然给出了人们主观喜欢说脏话的缘由,但还是无法解释与性的相关性。)

社会紧张理论以“迷乱”和“社会脱序”的概念作为探讨偏差行为的基础,当人无法以正当手段获得合法的社会地位或成就,内心产生紧张压力,加上社会组织脱序,社会阶层资源分配不公,使其对社会规范的行为标准产生怀疑,偏差行为便容易发生。

当社会阶层流动低,社会资源分配失衡, 大众只好逞口舌之快,用语言来控诉社会的不公平,这样的观点可以说明在社会制约下,偏差行为往往被认为与低层文化有高度关联。脏话充斥于社会中下阶层或边缘族群的生活之中,以其理论来解释,是内在的紧张压力和外在环境的失序,社会的规范价值不能使人信服, 生活艰困者,言语可能出现更多脏话

青少年团体,部分女权主义者以说脏话做为身分认同等等,说明了脏话的使用也不能完全以偏差行为来看待。此种交谈的一种主要功能是加强团体身分认同,而这身分认同的一部份是由反抗权威(成人的道德观——小孩子不能说脏话,或男权主义的道德观——女士不能说脏话)来建立。

(*)Edwin H Sutherland (1947) Principles of Criminology (4th ed.). Philadelphia: Lippincott.

(**)Robert K Merton (1957)Social Theory and Social Structure, New York: Free Press.

作者:来园的桃子 幸存的渡渡

编辑:忘江湖

一个AI

不光你们人类自己说,给你们个“教AI说话”或是“和AI对话”的机会,就死命教脏话......你们无聊不无聊......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