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繁杂的事情太多,偶尔也需要强烈的孤独

原标题:生活中繁杂的事情太多,偶尔也需要强烈的孤独

2019年8月15日,民政部发布《2018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报告显示,目前中国有超过2亿单身成年人,其中包括超过7700万独居成年人。所谓独居,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生活,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看电影等,这种状态尤其是在北上广深等众多大城市的上班族居多,他们也被称为“空巢青年”。

在传统的观念里,家人要整整齐齐地住在一起才会热闹和幸福,一个生活是一种很凄惨的状态。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高质量的独居远比低质量的同居生活来的让人舒服,知乎上曾有个高赞回答形容独居:独居的妙处,两个字来概括,清净。不必没话找话,不必强颜欢笑,在这个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对自己苛刻,对自己宽容,对自己生硬或温柔,都是我的自由。

有人会觉得,同居带来的孤独是一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情绪。更有甚至制作了“孤独等级表”,将孤独分为了10级,“一个人逛超市”“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搬家”等等成了判定孤独的选项,其中“一个人做手术”成了孤独的最高等级。

但是,为什么一个人做这些事情一定会比两个人或者多人做要不幸福呢?英文中有两个词都可以用来表示孤独,一个是“alone”,一个是“lonely”。“alone”是指身体的孤独,一个人待着;而“lonely”则是指心理上的孤独,即使身处人群中,也可能会“lonely”。“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看海”只能说是“alone”,但并不一定是“lonely”,一个人或许比一群人吃饭、看电影、看海更加开心与幸福。

然而,还是有很多人畏于外界的看法,害怕“孤独”。也许别人看不出来,但你自己清楚,你是否——对现有工作不满却没有勇气做出改变,一有空就到处看别人的朋友圈疯狂点赞,头发越来越少、小腹越来越凸、心事越来越重,一个人在家夜不能寐,担心有一天就这样“孤独死”。每天都过得忙忙碌碌,感觉那样活着才是成功的人生,直到意识到“人是无可奈何的孤独的存在”。

[韩]金珽运《偶尔也需要强烈的孤独》 佟晓莉译 中信出版集团 2020年1月版

韩国知名文化心理学家金珽运,在50岁时辞去大学教授的工作,孤身一人前往日本学习绘画。到了日本他发现,孤独死是这个国家的一种流行现象,很多人脱离家人和朋友,一个人生活,一个人老去,一个人寂寞地迎接死亡,死后很长时间才被发现。这些人究竟是如何一步步失去人际关系的?又是如何一点点丧失了社会交往的欲望?

近些年,独居生活在日本甚为流行。据BBC的相关报道,日本的独居户已超过三分之一,这是什么概念?就等于你走进10家日本户型,就有3户人家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而这样独居户的数量还在持续增长,预计在2040年将达到40%。随着越来越多人享受单身、选择单身,单身经济也随着而来,单身公寓、一人食餐厅等为独居生活的人提供了便利。

金珽运也在《偶尔也需要强烈的孤独》书中描写了他在日本的独居生活,“在日本,孤独其实是常态。比如我,一个年过50为了学绘画而远赴日本的老龄留学生,租住在单间公寓,一个人做饭吃,平日里独来独往都不会觉得别扭,就连一个人去饭馆吃饭也不会觉得尴尬。因为日本是一个‘孤独友好型社会’,处处都能感受到人们对于‘孤独’自然地接纳。大部分提前进入老龄化的西方国家也是如此。在长寿的国家,孤独是正常的。”

同时他也曾在初到日本之际,深刻体会到了孤独,异国他乡,形单影只,“电视上说,70%的日本女性认为自己临终时可能会孤身一人,还奉劝大家要提前准备‘如何优雅地离世’。这个话题对当时的我来说实在是太应景了。在那短暂的瞬间,我非常担心自己在日本京都某个单身公寓冰冷的厨房角落里,因为撞到橱柜门角而孤独地死去。那要是真的可怎么办啊?”

但他也逐渐发现彻底孤独带来的好处:拿到艺术学位,出版了4本书,在报纸上写专栏,画插画,翻译日文书。他开始用艺术思维来辩证看待孤独这件事,也派生出一系列的感悟,涉及夫妻关系、父子关系、中年危机、退休后的精神空虚、终身学习、自我省察等多个方面。将他4年孤独的结晶写入《偶尔也需要强烈的孤独》书中 ,提出“只有享受孤独才能不孤独”,金珽运认为,一切问题都是从我们为了逃避孤独而强迫自己进行社交开始的,人只有学会忍耐孤独才能成为自己生活的主人。

《偶尔也需要强烈的孤独》是中年大叔的真情告白,也是文化心理学家的人生智慧。以绘画思维的角度开始的日常观察,渗透个人生活及社会现象,反观东亚及欧洲社会文化,以风趣质朴的语言解锁日常生活的哲学,让自己成为人生主人的文化心理学。

如果你还在犹豫自己到底需不需要“孤独”,不妨来这本书中找寻一下答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