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门书香记忆:泰康商场古旧书店

原标题:津门书香记忆:泰康商场古旧书店

爱竹山房(冯嘉兰) 秦明生 刻

与劝业场、天祥市场相对的泰康商场颇为“短命”,大约从上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中期,仅维持了二十余年。旧时的泰康,三层楼,出租店铺,商家所营不外珠宝、首饰、呢绒绸缎、进口日用百货、花鸟鱼虫等,且有酒楼、茶楼、游艺场、镶牙馆、票房之类,后来也都不太景气。但商场内有几家书店却很值得书上一笔。

曾在泰康商场内经营古旧书的店家有东莱阁、宏雅堂及主营新书、报刊的昆记书报社等。东莱阁乃北京东莱阁的分店。经理刘仪国于1937年11月来泰康商场二楼设业。刘在古旧书行业中为少壮派中的实干家,但因当时古旧书业多萧条不振,不得不撤店回京。宏雅堂的老板叫张树森。他于1939年将培远书庄由东门里大街迁至泰康商场后,更换店名为宏雅堂。此人精通版本学,业务经验丰富,故收售善本最多,获利颇丰。他曾伙同北京保萃斋的韩凤台在北京文奎堂以2000元购得宋版《礼记集说》一部,32册,经东莱银行少东刘子山介绍,定价4000元售予天津范某。他还购得明嘉靖刊本《方氏墨谱》一部,两函,白绵纸,善价售予王某。王某回家后,查点书页,发现书中缺八俊图墨一页,第二天带着书找张树森谈及缺页之事,张答应予以抄补。于是他从北京同业那里借来一页,嘱其帮伙吕清柱勾画补装。吕整缮后,张交王一看,王某复查两次竟未能认出此页,后经张树森指出,王某又细细审视始知其页为补。

泰康商场凋敝后,商场的书肆迁至他处,唯有商场楼下有一店面还在经营图书,书店在和平路劝业场对过,房子还属于泰康商场,只是门开在一个小胡同内,名为“古旧书收购部”,实际上是既收购又销售。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隔三差五便来这里,找自己想要的书。我钟情于津沽文献,尤爱搜罗天津人的诗文集。一次我突然发现一部线装《孟筱藩先生清发草堂诗钞》,孟筱藩是孟广慧的父亲。此书刊刻于1936年,收孟筱藩诗作数十首。我还在这店购得一部《杨岐山诗集》,此书刊于1945年,线装一册,六卷。作者杨岐山,天津人,多年生活在大连,本是医师,深习西方医术,然“好为小诗,工七绝,多绮语,沉博绝丽,戛戛独造,非尘下之士劳劳于楮墨间也”。

这家书店在书架的顶部多陈放一些成套的书刊,一捆一捆,书页上往往夹一纸条,上面写书刊的名称。那天我特意往架顶上寻觅,见到一摞《近代史资料》,取下细看,方知这是由当年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第三所编辑的一套系列丛书,从1954年创刊至60年代初共计三十册。其中也有几篇有关天津的史料,如刘清扬写的《天津国民捐和同盟会活动的回忆》、陈铁卿写的《天津反抗法帝强占老西开资料》等。我凑足了钱,毫不犹豫地将其买下。

店里还摞有几捆民国时影印的一部分《古今图书集成》。《古今图书集成》为清朝康熙雍正年间组织文人学士编纂、集先秦至康熙前古今图书之大成的一部大型类书,共32典。当时这里只有《祥刑典》《岁功典》《坤舆典》《学行典》《食货典》《博物典》《考工典》,是1934年中华书局据铜活字本影印的,线装,每典20余册。我当时急需《考工典》《食货典》和《博物典》,但手头拮据,凑不足钱,便找书店的上级商量,可否用我的一副寿石工先生书写的对联交换,没想到这事居然成了。两年后,我见到了古籍书店的老职工刘熙刚,先生告诉我,书店新近进来了台湾鼎文书局影印的《古今图书集成》,全套精装245册。这可是全部啊!我咬咬牙,硬是将其买下,了却我多年的心愿。那么多的书,我一个人运不走,还是书店的老职工、我的老朋友郑先生用自行车帮我驮到家的。但我先前换来的那三部典又归于何处呢?思来想去,作为收藏品珍藏起来吧。

来源:今晚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