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帆荐读】忆雪堂:新《诗词医案拾例》(五)

原标题:【云帆荐读】忆雪堂:新《诗词医案拾例》(五)

新《诗词医案拾例》(五)

1

醉酒吟

余生不信命漂浮,恩怨尘情去不留。

酒醉江山皆属我,甘当酒醒再烦忧。

【评】声律没问题,情绪太偏激。以醉酒的方式来消减人生的烦忧,殊不可取。以太白之超迈,尚且“举杯消愁愁更愁”,何况我辈凡夫俗子耶?世间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人只有去适应社会,才能活得自在;要社会来适应自己,便会终日戚戚。酒可继续饮,愁须慢慢消。缓和一下情绪,调整一下心态,从一个不太自我的角度去重新认识眼前的世界,会收获意想不到的快乐。题目可省略“酒”字。

醉吟

天地轮番住,时光去不留。

各人租一段,莫替庙堂忧。

2

咏苞心菜

叠叠云衣绿,幽芬惹蝶狂。

兰心诚可贵,素彩里中藏。

【评】未成形象,未出精神。诗家咏物,第一是要有个性,即要求写此是此,写彼是彼,揭示出所咏对象最本质、最具代表性的特征来。其次是要有形象,应尽力勾勒出所咏对象的大致模样,让人闭目可见,闻声可知。个性不彰,形象不显,纵写得八面玲珑,头头是道,也无人知你笔下所写为何物。第三是要注入情感,有所寄托,避免写成谜语式的空壳。有情则诗生,无情则诗死,往古来今,概莫能外。根据上述原则,此诗可作如下修改。

叠裹层层绿,幽生淡淡香。

本心无表里,元不用包藏。

3

咏菠萝

浑身披铠甲,剑阵四周围。

静待佳时至,心随受主归。

【评】后半水土流失。诗不怕起得平,就怕结得弱;起得平只是虚晃一枪,结得弱便成水土流失。此作写菠萝(又名凤梨),开头两句形象描摹,颇见本色。后二句目标一偏,球入九霄了。“静待佳时” 、“心随受主”云云,乍看还以为是刘皇叔“三顾茅庐”来了。幸亏有前两句的形象比喻,不至全军尽墨,重新组织、发挥一下,可以成诗。

气息香囊鼓,周边剑阵围。

舒张留一尾,得伴凤凰飞。

4

立秋

不觉光阴常暗转,始惊天气已生凉。

何言岁月催人老,直看秋风落叶黄。

【评】格律无差,意脉不畅。首句“不觉光阴暗转”,语意已全,无端夹插一个“常”字,增字损义,多馀。次句“生凉”乃秋日常态,不值得一“惊”。第三句“岁月催人老”是自然规律,用“何言”来否认,理论上站不住。末句“直看秋风落叶黄”,与上句的发问不搭界。留下 “风”、“惊”、“黄”、“叶”、“落”五个字,补充一些道具,丰富一点意思,可以变出一首有感慨的“立秋”诗来。“西风鲈脍”之思,“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之叹,重组后都有了。

西风渐起故园愁,收拾心情酒一瓯。

莫向雨中灯下坐,白头黄叶两惊秋。

5

咏木棉花

至爱是红棉,时艰照旧燃。

树前高一截,英气頼天全。

【评】意蕴不深,形象未显。与其主观上表态说自己如何如何爱木棉花,不如客观上用笔去描绘出木棉花的如何如何可爱。无论写人还是写物,凡涉及影象形神,都要多用客观描述,少用主观评述。故首句的“至爱”不必道出,藏在心里让读者去体会才好。次句“燃”字有活力,可以补充,使其成为形象。后二句借景寓情,方向对,力度弱,加强一下,可以振起。

杆立如枪挺,花开似火燃。

居高非自傲,英气得于天。

责任编辑:知止堂

作者简介

熊东遨,别署忆雪堂。湖南宁乡人。湖南省文史馆馆员;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评审委员;中国楹联学会、新华诗社、诗刊子曰诗社、云帆诗友会顾问;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湖南诗词协会副会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曾在湖南电视台开辟“诗词曲联”系列讲座,将传统诗词教学搬上屏幕。已出版《诗词曲联入门》《古今名联选评》《诗词医案拾例》等专著三十馀种。2015年获“诗词中国·最具影响力诗人”称号;2017年获《诗刊》“陈子昂年度诗词奖”。

【云帆荐读】

忆雪堂:新《诗词医案拾例》(五)

《步入诗词殿堂之门径——忆雪堂讲诗录》 熊东遨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