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过后,你最想做什么?

原标题:疫情过后,你最想做什么?

谨以此文,给所有心怀期待的“家里蹲”们一些念想。

仍然记得2020年的大年三十那晚,长辈们在客厅里磕着瓜子聊着天,电视机里传来热情洋溢的歌声:“我们的2020,爱你爱你……

我往窗外看了一眼,对面的大超市冷冷清清亮着灯,街上的路人很少。

一开始,我们都以为,新型肺炎只是短暂可控的一种流感,没想到被迫“禁足”的时间却越来越长。

“真的好想一切恢复正常啊。”在各式各样的网络心声中,我几乎都能听到这样的无声诉求。

好想出去啊!

这个年里,我的微信步数长期停留在两三位数,每天坐在家里,除了玩手机,竟然想不出别的娱乐方式。

窗外就是惯常的不能被称作景色的景色:相同的楼道布局,同样紧闭的门窗,以及不远处的大马路上,寥寥无几的戴着口罩的路人。

孩子的年纪越小,情绪好像就更外露一点。当我还在兴致勃勃地刷手机时,小表弟已经在对着窗外尖叫了。他抓起笔就在白板上疯狂写字,我一看就乐了,嘿,写的还是:“我想逃出去!

我说:“我也,好想好想出去啊!”说完这话,就被家里的大人埋汰:“出去干嘛?出去送死吗?”一句话堵得我有话也说不出口。

恰逢那一天,必须出门采购物资,我将口罩蒙住口鼻,呼吸总觉得有些困难。

那时已然是晚上七点,天色渐暗了。我坐在车里,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竟一瞬觉得像个空城

我突然间想起了封城之后的武汉。

它经历了物价飞涨地域恐慌,再到现在的官方介入、力挽狂澜,谁也不能真的体会到武汉人的心路历程。

他们比我们更迫切地想要一切恢复正常。

如果闭门不出能对抗疾病从而换回健康,他们愿意禁足到事件平息。

其实仔细想想,这是全中国人民共同面对的难题,没有一个人是孤独的。

我们拥有的无聊、苦闷、无事可做,却是那些身在病房里的人们最想拥有的,是那些奋战在前线的人们奋不顾身之后才能拥有的。

而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也许节制欲望,顾好自己,就已经是力所能及的贡献了。

最新研究

最新新冠病毒的研究,迄今最大规模样本分析,钟南山团队出品。

这篇刚刚预印发布的论文中,钟南山及其研究团队分析了1099病例后,得出最新感染新冠病毒患者的临床表现:

只有43.8%在早期表现出了发热症状,但住院后出现发热症状的占87.9%。

他们还在论文中指出,检测新冠感染患者病例,不能过分侧重于是否发烧。

钟南山团队还在论文中披露如下研究结论:

  • 一些感染患者中却存在正常的放射学表现,仅靠CT确诊新冠病毒感染准确率为76.4%;
  • 疾病潜伏期中位数只有3天,最长达到了24天,不能排除“超级传播者”的存在;
  • 通过胃肠道分泌物的传播可能在病毒的快速传播中起了作用,这也意味着粪口传播也是有可能的…

而且,他们也在论文中断开了新冠病毒与肺炎的联系,而是把这一病症称之为2019-nCoV ARD,新冠病毒急性呼吸道疾病。

因为他们得出结论,肺炎与否,不必纳入临床症状…

这些结论基本上刷新了当前对新冠病毒的认知,对抗击新冠病毒带来了新的参考,也是钟南山团队在新冠病毒疫情以来首次以论文形式发表研究成果。

所以这究竟是一篇怎样的论文?通过哪些样本案例?如何得出上述结论?

迄今最大规模的临床样本分析

2月9日,钟南山团队在论文预印本网站“medrxiv”发布最新论文,披露了这些研究成果。

题为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na

没有精致的排版, 只有密密麻麻的文字,对2019-nCoV ARD的临床特征 (实验室确诊病例)进行了回顾性研究。

实验数据

在实验数据方面,是迄今为止最大的样本

包括截至1月29日,来自31个省级行政区的552家医院,共计1099例患者样本。

潜伏期定义为:从接触传播源到出现症状的时间。

流行病学特征(包括近期接触史)、临床症状和体征,以及实验室检查结果,都是从电子病历中提取。

放射学评估,则包括胸部X光或计算机断层扫描。

实验室评估,包括全血细胞计数、血液化学、凝血测试、肝肾功能、电解质、C反应蛋白、降钙素、乳酸脱氢酶和肌酸激酶。

2019-nCoV ARD的严重程度,即是否重症,根据国际社区获得性肺炎指南来确定。

主要的复合终点是进入重症监护病房(ICU),机械通气或死亡。次要终点包括死亡率,从症状发作到复合终点的时间及其每个组成部分。

他们也在论文中指出,由于临床观察仍在进行中,因此未将固定时间范围(即28天内)应用于这些终点。

统计方法

论文中,根据美国胸科协会入院指南,将患者分为严重和非严重的2019-nCoV ARD。

其中,连续变量以均值和标准差,或中位数和四分位距(IQR)表示。分类变量被总结为每个类别中的计数和百分比。

检验方面,连续变量采用Wilcoxon秩和检验,分类变量适当采用卡方检验和Fisher精确检验。

对于住院病例中复合终点的风险和潜在风险因素的分析,采用的是Fine-Gray竞争风险模型,其中恢复是竞争风险。

灵敏度分析,则是采用Cox比例风险模型。

潜在的危险因素包括接触史、年龄、异常的放射学和实验室检查结果,以及并发症的发展。

此外,他们还将具有统计学意义的危险因素,例如性别和吸烟状况纳入了最终模型。

重新审视新冠病毒感染患者

人口及临床特征

在论文分析样本的截止时间1月29日,所有1324名患者中,222人(16.8%)有疑似诊断,因此被排除在外。

由于原报告的不完整性,缺少3例患者的核心数据集(包括临床结果和症状),因此报告从31个省(市)的552家医院中筛选出了1099例2019-nCoV ARD患者,如下图所示。

人口统计学和临床特征如下表所示。

2.09%是医疗工作者;1.18%的患者有接触野生动物史;31.30%有近期到过武汉;71.80%有接触过武汉人。

武汉市本地居民483例(43.95%)。武汉以外地区26.0%的患者最近没有去过武汉或与武汉人接触。

中位潜伏期为3.0天(范围为0至24.0)——要比此前研究发现的更短。

在本次研究中,联合全国多中心确诊1099例例患者数据来看,潜伏期最短为0天,最长可达到24天,中位数据为3天。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最长“24天”的潜伏期,也引发一定争议。

2019-nCoV ARD的诊断跨越整个年龄谱。中位年龄47.0岁(IQR, 35.0 ~ 58.0岁),女性占比41.9%,年龄在15岁以下的患者占0.9%。

发烧(87.9%)和咳嗽(67.7%)是最常见的症状,而腹泻(3.7%)和呕吐(5.0%)很少见。25.2%的患者至少有一种潜在的疾病(即高血压、慢性阻塞性肺病)。

但他们发现,在患者感染新冠病毒的早期,只有43.8%表现出了发热症状,因此也得出结论:检测新冠感染患者病例,不能过分侧重于是否发烧。

今天是什么日子?

如果我问你,“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会回答什么呢?

答案可能是生日、元宵节、情人节甚至孕产日,但是在这个特殊时期,这些日子往往有了特定的前缀。

譬如没有聚会也没有蛋糕的生日,难以买到元宵的元宵节,无处可去的情人节,甚至,母子都更容易陷入危险的孕产日。

就在不久前,一位感染了新型肺炎的孕妇顺利产下婴儿。但时隔一天,这位在人世上呆了30小时的孩子,就被确诊感染了新型肺炎。

在此之前我总是调侃自己,活了十几年误打误撞碰上一个在家过的生日,却真真切切不知该怎么过——在这条新闻报道出来之后,我却是哑了声。

也许在想要满足更高的精神追求的时候,我们总是忘了去看看那些还在挣扎着的人们。

我们总是只能看到眼前的世界,而受制于各种各样的规则和条件,没有去关心远方的哭声。

我想,2019年末,2020年年初的这个冬天,总是过得格外艰辛一点。

艰辛到我们几乎都快忘了,2020年2月4日,是立春

我们刚刚与春天打了个照面。

在日渐回暖的日子里,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现在想见的人,记得在疫情结束后,欢呼雀跃地奔向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