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海归!他们是生物领域的佳话 网友:国之栋梁、可敬可佩

原标题:同是海归!他们是生物领域的佳话 网友:国之栋梁、可敬可佩

众所周知,在管仲需要帮助的时候,鲍牙叔毫不留情的拉他一把,在别人误解管仲的时候,愿意帮他解释清楚,在举荐宰相的时候鲍牙叔毫无保留的举荐管仲。他们之间的友情没有掺杂一点私心,他们之间的友情被称为“管仲之交”。其实古有“管仲之交”的友谊佳话,今也有清华施一公和北大饶毅的相知相惜的友谊佳话。

施一公,出生于1967年5月5日,结构生物学家,曾任清华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美国人文与科学院外籍双重院士。如今他任西湖大学校长、清华大学讲席教授、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院长。饶毅,出生于1962年,中国著名分子神经生物学家,现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学术副所长、北京大学讲席教授。施一公和饶毅同是生物领域的学术大咖,一个是结构生物,一个是神经生物,对我国的生物领域推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被誉为我国生物领域的领军人物,同时也是生物界的莫逆之交。

不过俩人同在美国的时候,施一公对饶毅是有成见的。施一公曾经为花了一年多的时间为饶毅写了一篇博文,展现他眼中的饶毅。在这篇博文当中就有提及到他对饶毅有过成见。施一公在1998年,刚刚听说和认识饶毅的时候对他印象欠佳。施一公称,他刚在普林斯顿大学做助理教授时,天天忙得焦头烂额,觉得天天时间都不够用,每天忙于做实验、指导学生的研究课题、讲课、参加学术会议、写论文和基金申请等等。而当时的饶毅却经常写一些与他实验室研究课题无关的杂文,所以饶毅给施一公的第一印象是:有点不务正业、喜欢多管闲事。

施一公和饶毅志同道合,成为理念和事业上的盟友。俩人很像,他们共同特点是,有想法、有主见、有反抗精神,更有责任感,他俩在做科研的同时,利用自己的地位做一些有益的事情,比如在美国推动华人地位,推动改革中国科研制度!

2005年,施一公才把饶毅当作自己的朋友,因为施一公意识到在许许多多的原则问题上他俩的看法非常相似,其中包括对中国国内科技和教育发展的看法、对中国科研文化和学术界的看法、甚至包括一些政治观点。于是在他全职回国前,俩人已经开始联合做事。例如,有关亚裔在美国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一方面学术成绩出色、经济状况良好,另一方面在职场面临难以升迁的困境。而美国的一些学术团体、一大批教授专家也因为他俩意识到亚裔所面临的尴尬处境,从而让很多在美工作的华裔学者受益。

直到2008年,施一公全职回国任职于清华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而那时饶毅已经回国一年任职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从那时起,施一公和饶毅真正在一起做事、施一公比较深入地理解饶毅的想法并成为莫逆之交。施一公称在2007到2010年的三年中,他俩成为理念和事业上的盟友,对于一些原则性的问题和观点几乎没有任何分歧。针对中国现行的科研基金分配不合理,要申请科研资金和重大科研项目,靠的不是学术水平的高低,而是看走关系而非学术水平的高低,他们认为这样纯粹是纯“浪费资源、腐蚀精神、阻碍创新”,并就此俩人共同撰写了了一篇文章《中国的科研文化》,这篇文章并于2010年9月3日刊登在美国《Science》杂志上。俩人还密切配合、尽力加强清华与北大之间的合作和发展。

施一公称饶毅为“兄长饶毅”,他俩如兄弟般彼此关心,给予彼此的温暖。在刚回国的三年,是施一公和饶毅感觉最艰难的三年,面对工作和生活的不如意,他俩会如兄弟般彼此鼓励和安慰。

施一公常常向饶毅诉说自己的苦闷。因为施一公刚回国时,面临很多质疑和不解,公共媒体层屡次把施一公推到风口浪尖,而那时,饶毅总是像兄长一样替施一公解释、回应恶意攻击。尽管当时有人劝饶毅不要“妇人之仁”,不要帮施一公,免得施一公将来咸鱼翻身成为对手。而有时施一公在工作上遇到困难时就发短信向饶毅诉苦,而饶毅都会立马回短信,“千万不要轻易撤,困难肯定很多,本来就是要克服才来的”。“如果要撤军,提前告诉,也许一道;当然最好不要,单枪匹马太难了”。

而饶毅刚回国的时候,在生活上也遇到很大的挑战。饶毅和夫人吴瑛育有一女一子,在他2007年回国时,上高中的老大跟夫人留在芝加哥;而饶毅带着上四年级、九岁半的老二回到北京,对于九岁半的孩子而言,要重新适应一个新的环境无论是生活、学习,还是交往上都是极其困难的,有一次饶毅兴奋地给施一公发信息“语文64分,及格了!”回国两年多之后,老二还没能适应环境,老二在一次学校的命题作文“假如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中,写道,“那我就立即飞回芝加哥。”饶毅会向施一公诉说生活上的这些苦恼,而施一公也会不耐其烦地安慰他!

志同道合,亦兄亦友!这便生物领域的“管仲之交”:施一公和饶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