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云蹦迪”:直播促成云娱乐,DJ 5小时赚上百万

原标题:解锁“云蹦迪”:直播促成云娱乐,DJ 5小时赚上百万

文|边蹦迪边写稿の静静

857!857!857!苏喂苏喂苏喂!宅家的N天想蹦迪!想蹦迪!想蹦迪!

谁能想到?2020第一次蹦迪,竟然是在手机上。

从朋友圈到趴间再到直播间,“云蹦迪”就像一把的神奇钥匙,打开了2020年“宅娱乐”殿堂的魔幻行为大门...

疫情当前,云娱乐出现——————鞭牛士——————

自从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祖国的“夜经济”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解放前,酒吧、夜宵、大排档等场所纷纷停业,许多活动被取消,大家也都各自在家“自我隔离”。

每天足不出户,还有吃有喝有wifi,这就是社畜们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但伴随着假期生活的不断延长,没有派对,不见朋友,也不能shopping、聚餐,躺到“长蘑菇”的生活逐渐变得无聊无趣。

既然不能出门,那么,宅在家里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好奇驱使,大家也一定想知道别人都是如何度过漫长且无聊的生活吧?

这段时间,透过线上平台,你会发现这届“宅友”脑洞是真大,可以说无所不能:钻研美食、撸猫逗狗、室内广场舞、家庭版套圈、小区演唱会……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

当然,如果你实在感到焦躁烦闷的心情无处安放,还可以享用“云吸猫”、“云撸狗”等方式进行解压。

不过最让人感到兴奋的,还是这几天在抖音、快手、B站上横空出世的“云蹦迪”、“云打碟”。无论是Qdance、Transmission线上音乐节还是OT、PH、Taxx的线上直播,外放再加上投屏、灯光,卧室客厅也能瞬间变成舞池。

“云蹦迪”到底是什么操作?效果如何?——————鞭牛士——————

这股风潮真正刮起来是在2月8日元宵佳节,当晚一家名叫“TAXX SHANGHAI”的酒吧,在抖音开设了一场主题为“线上云蹦迪”的直播。

企查查信息显示,影视演员、小猎豹郑凯曾是这家Club创始股东之一,2017年投资50万占股10%,于2018年退出股东行列。不过据有关工作人员透露,郑凯目前仍是其老板之一。前任国民老公王思聪也常在Taxx出没,网易大boss丁磊还在这里客串过一回DJ。

当晚,这场直播获得了爆炸性的关注,直播总时长4小时,持续霸占“小时榜”榜首,直播间巅峰在线人数达7.1万,打赏总收入728.5万音浪,折合人民币大概70多万。

同一时间,另一家国内著名的娱乐连锁厂牌One Third(以下简称OT),也来了个北京、杭州双城联动直播。不同的是,OT选择在网易云音乐look直播平台上首秀试水。

据OT公众号介绍,OT一直以“尊重音乐”为理念,选择了网易云音乐的平台进行直播,看中的正是网易云音乐多样的曲库。OT此前一直在网易云音乐上分享推荐曲单。

OT这场5个小时的直播收入超过6万元,“火爆指数”峰值时间达到21万,各种刷礼物送玫瑰、送音符等粉丝打赏全程不间断。

在尝到甜头之后,2月9日,OT以及一些Club、地下音乐厂牌、DJ主播纷纷入驻抖音,开始了新的较量。连续几天,抖音直播“小时榜”前几名都被其霸榜。9日晚上,榜单前三名分别是Taxx、OT和Elements。其中,OT当晚直播 5 小时收获近2000万音浪,折合人民币大概200万元,创下业内新高。

场均收入上百万,让“云蹦迪”一战成名,迅速引起了全行业和媒体关注。随后,Taxx、OT团队宣布将直播首秀收入全数捐助给武汉抗击疫情。

据了解,OT、Elements与Sir Teen都属于同一个老板娘,圈内人称十三姨。OT所在地原名Liv,号称“亚洲第一派对空间”,但是因两家夜店客群重叠,十三姨关闭了经营四年多的Liv,经过一系列整改,将新店客群定位为更年轻的95后乃至00后,并以他们的品味为主做Future Bass等潮流音乐。

笔者曾在OT感受过涂鸦秀、魅影音乐剧、日本舞剧等主题趴,Tiësto、Hardwell等百大DJ也经常被邀请来Club做巡演。

要知道,对于喜欢电音、先锋音乐的人来说,夜店和地下livehouse就是天堂。一名电音爱好者告诉笔者:蹦迪是一种态度,它将热爱电子音乐的人们联系在一起,无关乎舞姿和动作,享受氛围和节奏才是重点。

所以云蹦迪的出现,对被封印的“蹦迪运动员”来说意味着压力释放,意味着新鲜刺激的体验。有迪友表示,要是能邀请到著名DJ、制作人来直播就更嗨了。

云蹦迪对平台和用户来说,意味着什么?——————鞭牛士——————

蹦迪的突然火爆,对短视频平台释放出了一个信号:拓展直播业务的机会来了。

一直以来,做直播的都惦记着短视频的流量,做短视频的都想带上直播的变现。从变现角度来看,直播的打赏模式带来巨大经济收益;从内容角度来看,直播无疑能够丰富平台生态内容,增强互动。

以抖音、快手为主的短视频巨头积攒了数亿流量,就相当于具备了超越直播平台的优势。现阶段,短视频平台鼓励线下场所转型线上、提供高额流量扶持,如果能借机笼络住这些公会和主播资源,那么无论是内容质量还是打赏收益上,都会给直播行业带来巨大冲击。

此外,无论电子音乐还是蹦迪,发展至今,依然属于偏小众化的娱乐追求。并且对于普通人来说,蹦迪花费偏贵,Club酒水价格比普通卖场贵3-5倍,且订卡多数都有最低消费。

据笔者了解,工体热门Club日常散台底消在1500元左右,卡座2800元左右,包间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在Sir Teen一场百大DJ巡演中,卡座最高票价卖到了20万元。而类似王校长一场土豪级私人聚会,能为Club贡献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营业额,奢侈程度到令人咂舌。

近两年,年轻人之间更盛行起了“养生”文化,比如什么蹦迪带护膝、啤酒泡枸杞等等,刻板印象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年轻人走进这些Club、livehouse。

由于疫情巧合下,打碟、电音、Club文化渗入直播,降低了大家去线下店消费的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

这同时是在告诉年轻人们,参加音乐节、蹦迪不再是只属于少数人偶尔的一次狂欢,未来大家可以像“K歌”一样简单方便、随时随地开启一场狂欢盛宴。

另外,直播增加了年轻人解锁新鲜事物的新方式,为小众文化向大众化迈进提供了直接高效的渠道,为企业品牌影响力的进一步扩大奠定了基础。

云蹦迪给中小企业带来哪些启示?——————鞭牛士——————

其实DJ打碟之类的内容不算什么新鲜事,但能受到如此高的关注程度,产生巨大声量的,这还是第一次。笔者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两方面:

一是知名网红Club线上直播首次出现,用户受新鲜感刺激。

可以发现,这些大型Club有一定品牌影响力,并有一批消费能力较高的核心用户,因此即使到了直播间也会进行付费。最近圈内流行着这么一句话:

感觉不刷点礼物

自己像个蹭卡的

二是客群年轻化。

夜店、餐饮是典型的夜经济娱乐产业,以北京工体、三里屯为例,围绕其周边众多的各色Club拉动了这一带商圈夜间经济的繁荣,并打造了其以年轻人为主的潮文化标签。这与蹦迪、电子音乐甚至潮牌的受众都高度重合。

而这些年轻人正是OT、Taxx们在线上直播获得大量关注的关键。陌陌发布的《2019主播职业报告》显示,33.6% 的95后每天看直播超2小时,其中近8成用户会为直播付费,且年纪越轻,在直播中付费习惯越成熟,付费金额也越高。

另外,如此魔幻的全员蹦迪局,显然是“有预谋”的。

观察发现,这几家头部Club开播时间、方式基本一致,大有朝着常规化直播的趋势发展。

原因或许是,疫情之下,餐饮娱乐等实体产业受到强烈冲击,众多俱乐部、KTV、酒吧等娱乐场所无法正常营业。不久前,北京“K歌之王”KTV旗舰店被曝将于2月9日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

Taxx老板娘Elvin.W在朋友圈诉苦,称特殊时期,选择线上直播并不是想搏眼球,更多的只是想给大家制造点蹲家里的娱乐感,也让企业活下去。目前阶段,作为企业的最高层,如何生存是她必须考虑的。尤其是小型企业,更需要努力寻找各种方式,在这场战役里活下来。

而某种意义上,“云娱乐”模式背后潜藏着巨大的商机。

这样理解有一定道理:除了可以通过直播打赏获得收入,补贴线下亏损之外,还可以入驻平台积攒人气,将其作为营销渠道,为日后恢复营业奠定基础。

那么,这种新商业模式能否被复制?是否适用于所有线下娱乐场所?

笔者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正如上文所提及的,并非所有企业都具有自身的品牌影响力和核心客群,收益难以稳定。

另外,云蹦迪只是给无聊的小伙伴们在枯燥无味的疫情期间增添点色彩。以我为例,作为一名热爱这项事业的“国家二级蹦迪运动员”,除了享受音乐本身之外,我更享受现场的氛围,灯光、音乐、舞池融为一体,尽情释放荷尔蒙、疲惫和压力。现在,选择云蹦迪是无奈之举。

尽管这种新商业模式暂时无法被复制,但值得肯定的是,“云蹦迪”的尝试为线下娱乐产业掌舵者拓宽了商业思路和视野。

更深入的思考下来,疫情期间,不仅是云娱乐,在线教育、智慧医疗、远程办公等各类“云”上技术需求激增,这给中小企业在疫情期间,以及疫情之后的发展带来新机会。

它们受益于云上技术,同时又在某些领域孕育着行业领导者、独角兽公司,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相互增益,以此加速着以云技术为代表的云经济时代到来。

未来或许会是一个万物皆可“云”的时代,而此次新型肺炎疫情则是一支催化剂。所以,倒不如趁现在,大家在远程工作之余,抓住机会来一场“云蹦迪”狂欢可好?

最后,附送一组云蹦迪专属“氛围图”,祝大家蹦迪愉快。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