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天96家房企破产,有小房企明示员工可另谋发展

原标题:41天96家房企破产,有小房企明示员工可另谋发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史上最严调控”加上猝不及防的疫情,给了房地产行业一记重拳,有人在奋力挣扎,但也有人已经不堪重负。

近日,一张“安徽文德控股规劝员工另觅新东家”的截图在网上流传,理由是该公司受疫情影响已经面临巨大危机,销售不乐观,财务资金周转困难。

图片来源:网络

时代财经在2月11日致电安徽文德控股了解情况,该公司一位内部员工承认了李金军为安徽文德控股人力资源总,但其表示,不了解截图中的内容。他还强调,公司2月10日已经复工,各部门总率先回到了办公室,还有一部分员工在家办公。

合肥一位地产业内人士则向时代财经表示,该截图在合肥地产圈内已经流传了几天,其也曾向文德控股那边求证,但一直没有回复,“文德控股至今也没有人出来辟谣,应该是真的”。

安徽文德控股的遭遇,无疑只是目前地产行业的一个缩影,而有些不幸者已经倒下了。来自人民法院公告网的最新数据显示,从2020年1月1日至2月10日,41天时间内,全国新增96家破产房企,平均每天2家以上,绝大部分为中小型房企。

都是激进扩张惹的祸

官方资料显示,安徽文德控股创办于2002年,总部位于合肥,是一家集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金融投资、生物科技、文化教育等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多元化企业集团,掌舵人为杨秀梅,是地产行业内又一位娘子军。

尽管地产开发目前已经成为安徽文德控股的第一产业,但该公司其实在2011年才开始进军房地产,至今仅九年时间。由于“文德”与合肥地产一哥“文一”极为相似,安徽文德控股还一度被误认为是“文一地产”的兄弟公司。

虽然两者不是兄弟公司,但却颇有渊源。据时代财经了解,安徽文德控股开发的第一个地产项目——翰林水岸,就是与文一地产合作开发的,而且两者的合作关系持续了多年,此后联手开发了庐阳区名门华府、滨湖豪门金地等项目。

傍着“一哥”文一地产,安徽文德控股算是入了门,并逐渐开始独立操盘,并于2016年打造了“文德·艺墅”与“文德·公园里”两个项目,这也是“文德”品牌被首次应用。

不过,因为作品不多,加上合肥市场大鳄云集,安徽文德控股在合肥市场的存在感并不高。上述合肥业内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在合肥市场,安徽文德控股只算一个小开发商,知名度并不高。

据了解,目前安徽文德控股在合肥在售项目只剩两个,包括位于长丰县的文德凯旋门、肥东区的文德公园里,其中前者销售过半,后者是尾盘。“安徽文德控股的布局更多在合肥周边的市县,合肥地价高,这种小房企已经很难拿到地了。”该合肥业内人士表示。

与众多小房企一样,安徽文德控股也有一颗做大做强的心。“以合肥为基础,开疆拓土,力争三年内成为安徽知名品牌房企。”这是安徽文德控股副总裁陈志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布的发展策略,当时正是行业高速增长的2017年。

正是在那一年,安徽文德控股开始走出合肥,在亳州的利辛县一举斩获地王,之后又入舒城县、桐城市、五河县等地进行扩张。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累计开发项目18个,开发面积近388万平方米。

2019年,尽管调控加码,行业增速放缓,但安徽文德控股反而更加激进。这年,该公司把发展战略调整为“深耕安徽、布局全国,力争三年内完成300亿目标”,同时成立华中、华南、华北、西南、西北五大区域公司。据官方介绍,当年该公司锁定了包括南充、自贡、长治、晋中等14个安徽省外城市的意向地块,总货值达100多亿。

显然,安徽文德控股想要实现弯道超车。可惜的是,现实也给它上了沉重的一课。

“安徽文德控股是合肥本土一家小房企,前几年运行还不错,但这两年扩张太快,很可能资金出现问题。”在安徽清源房地产研究院院长郭红兵看来,安徽文德控股此次因资金危机劝退员工,跟疫情关系其实并不大,更多是扩张过快导致的。

“其实截图的文字表述也很有问题,说是管理费支撑不了几个月的工资,但现在疫情持续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如果能支撑几个月,那疫情估计也过去了,若疫情结束后,通过促销等方式迅速实现销售回款就可以渡过难关,没必要现在就说资金困难劝退员工。”郭红兵进一步指出。

上述合肥业内人士认为,安徽文德控股布局的大多是三四线城市,去年成交并不好,加上疫情影响返乡置业,进一步影响回款,导致没法周转了。

在地产行业中,想实现弯道超车最终翻车的例子并不少,从上述截图表述来看,安徽文德控股虽未至于翻车,但已经陷入困境。

“黑天鹅”加速小房企破产

安徽文德控股的遭遇,无疑只是目前地产行业的一个缩影,而有些不幸者已经倒下了。

人民法院公告网数据显示,过去2019年,全国有528家房企发布破产公告,平均1-2家。最新数据显示,从2020年1月1日至2月10日,41天时间内,全国新增96家破产房企,平均每天有2家以上破产,且多是中小房企。

而新冠肺炎“黑天鹅”的出现或加快房企破产的速度。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国仕英认为,一定程度上,疫情的发生加快了中小房企的破产。受疫情影响房企无法正常复工,春节返乡置业也几乎无成交,致使回款不畅,双重影响下加大房企现金流压力,部分小房企经受不住。

疫情的影响确实无可避免,在过去的1月份,不仅仅是小房企,不少大型房企的销售都出现了下滑。而2月份,在线下售楼部关闭、项目停工的情况下,每一家房企的成交都很有限。

不过,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疫情会成为中小房企破产的原因之一,但不会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仍在于企业经营不善,是行业周期问题,是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的宏观调控,以及中小房企融资渠道狭窄,负债过高无法偿还。

“一家房企从经营不善到破产,要经历一段很长的时间,目前来说,疫情影响肯定有,但不会很大,毕竟疫情影响了销售、影响了资金回笼。”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

易居企业集团CEO丁祖昱也认为,这些破产的中小房企受疫情影响不大,相对于10几万家房企的总数,破产96家的比例其实算正常。另外1、2月份也是销售淡季,现金回笼本来也较少。

事实上,作为行业中的“弱势群体”,中小房企的腾挪空间往往比不上大型房企。比如,在最为关键的融资上,上市房企、大型房企无疑占据更大优势,而不具有规模基础的房企,融资渠道往往受限。

另一方面,在疫情影响期间,恒大、万科、碧桂园、融创等众多房企都开通了线上售楼部,他们或自己有线上展示平台,或与房天下等互联网平台合作,部分甚至推出了无理由退房的政策。但在线上售房这波热潮中,中小型房企参与度并不高。

疫情是一个重大考验,但即便没有疫情,那些岌岌可危的中小房企在行业下行的大环境下或也难以为继。丁祖昱表示,中小房企慢慢退出房地产市场一直是常态,未来大房企的市场份额肯定会越来越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