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儿子讲述曾被伪性侵:男孩同样需要保护,家长千万别忽视

原标题:郭德纲儿子讲述曾被伪性侵:男孩同样需要保护,家长千万别忽视

前不久,一桩性侵案的宣判,又触痛了无数父母的心。

罪犯手段极为凶残:性侵女大学生并导致其坠楼身亡之后,又为了伪造交通事故现场,对尸体进行碾压。

这样令人发指的罪行,让人不寒而栗。

为人父母以后,每当看到这样的新闻,总是忍不住愤怒和害怕。

然而近年来,各种骇人听闻的性侵案件时有出现。每一次,都刺激着我们敏感的神经。

2019年7月,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因猥亵9岁女童被逮捕;

2019年5月,福建一小学校长3年内猥亵了16名未成年女生,被判10年;

2019年4月,河南一幼儿园园长被指性侵4岁女童;

2019年3月,16岁女生被黑车司机囚禁在自家地洞性侵24天……

从一桩桩案件来看,犯罪者的手段并不高明,有的甚至非常拙劣,可是为什么能够屡屡得手?

那些孩子,原本可以不必遭此厄运,但为什么这么轻而易举地被推向深渊?

身为父母,我们不能在悲剧发生后才追悔莫及。

而是要尽最大的努力,来避免悲剧的发生。

1、性侵比你想象的更普遍

也许有家长觉得,我只要管好自己孩子就行了,性侵那些种事情离我的孩子很远。

其实这是低估了性侵的普遍性。

据最高人民法院公布:2017年至2019年6月,全国法院共审结猥亵儿童犯罪案件8332件。

这意味着,平均每天就会有15起性侵儿童的案件在审理。

而专家表示,针对中小学生的性侵害,隐藏比例是1:7。也就是说1起性侵事件曝光,背后也许就有7件已经发生了。

上面说的这些,还只是到了立案程度的、比较严重的性侵犯。那些诸如亲亲摸摸之类的边缘骚扰行为,就更数不清了。

知乎上有个问题:中国到底有多少个女孩遭遇过性骚扰或性侵?

其中有一个回答令人不寒而栗:她们整个宿舍的女生都觉得,性骚扰这种事谁还没遇到过呢?

性骚扰到性侵,其实距离并不长。

很多性侵,一开始就是以骚扰的面目呈现的。

从言语骚扰开始,接着便是抚摸、亲吻,如果这时候没有能够及时拒绝,那么就可能朝着更严重方向发展。

2、性侵者长着一张熟悉的脸

很多家长都会教育孩子: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不能够让陌生人触摸自己的隐私部位,但恰恰却忽视了身边的熟人。

根据人民日报发布的2018年儿童性侵案统计:熟人作案比例近7成。其中,师生占比33.8%,邻里占比14.76%,亲属占比11.9%。

这些数字令人难以置信,却真实无疑。

曾听过一扎心的话:“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而说这句话的台湾才女林奕含,就是因为年少时被辅导老师性侵而自杀的。

打破对性侵者的刻板印象,是我们预防性侵的第一步。

他们不一定是陌生人,也不一定长着穷凶极恶的样子。

相反,他们很有可能就在我们的身边,扮演者亲朋好友的角色,西装革履、彬彬有礼,让人防不胜防。

3、男孩也会被性侵

说起性侵,一般女孩的家长会战战兢兢,而大多数男孩的父母则会暗暗庆幸“还好生的是儿子”,觉得事不关己。

其实不然。

郭德纲的儿子郭麒麟,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曾讲述自己童年遭到某大叔性侵的事件,并呼吁大家重视对男孩的保护。

事实上,男孩遭受性侵的比例并不低。

《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显示:大约有5%-10%的男性曾在童年遭受过性暴力。

纪录片《男性性侵·打破沉默》提到:性侵案中,男性受害者占比约为1/6。每个小时约有8名男性遭遇性侵。

美国知名乐队林肯公园的主唱查斯特·贝宁顿,就是因为童年时期遭到一名成年男子的持续性侵而最终自缢身亡。

所以,男孩的家长们,坏人已经坏到突破了我们的想象力,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4、家庭性教育必不可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18年发起过一个“全面性教育:生命与爱的基石”的活动,就是因为性教育在建立孩子健康人格和防止性侵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家庭性教育,是性教育系统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孩子一出生就可以开始进行了。

从帮助孩子认识到男女之别,到青春期的引导;从告诉孩子你从哪里来,到教会孩子建立身体界限。

家庭性教育应该是渗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依赖于朋友圈那种“3分钟防性侵”的小视频。

父母要清醒地意识到:从来没有什么教育可以速成,可以容易到三五分钟就能解决问题。

荷兰性教育专家桑德琳·范·德·多芙在TED上做过一期关于《儿童与性:保护还是教育》的演讲。

她认为:父母要尽早对孩子进行性教育,并认真、耐心地回答孩子提出的相关问题。

否则,孩子们无法在他们感觉不适,甚至面临性侵的情况下拒绝别人。

他们无法拒绝,因为他们没有学习过拒绝,甚至不知道这是可以拒绝的。

在给孩子进行性教育的过程中,我们需要通过互动来建立彼此的信任关系,并告诉孩子们:如果发生了让你感觉不好的事情,请记得一定告诉父母,因为父母永远是你的依靠。

5、不做粗心的家长

有时候,孩子遭遇了侵害,却不会告诉家长。

可能因为羞耻或者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而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可能是被威胁或者诱骗。

这就需要父母能够敏锐地发现孩子的变化,读懂孩子的求助信号。

导演安德丽·贝斯孔根据自己的经历改编了电影《不能说的游戏》。

主人公奥黛特父母的朋友基尔伯特是个伪君子,对8岁的奥黛特实施了性侵。

当时奥黛特并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但开始对基尔伯特充满了抵触和反感的情绪。她拒绝跟基尔伯特一起出去,但是她的父母却认为她是任性,并表示你越不想去,我偏要送你去。

就这样,孩子被父母一次次地推向恶魔手中。

如此粗心的父母,说轻了是失职,说重了,那就是帮凶。

性教育老师胡佳威曾讲过一个案例:

有个女孩被校长猥亵,一开始,校长对她只是身体的触摸。

但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告诉她校长的行为到底是什么,她只是觉得不对,但也说不清楚哪里不对。有一天,她和外婆说,还没等到她说完,就被指责说:“女孩子不能说这么不要脸的话!”

这个女孩自然就不敢再跟她的家里人说起这件事,导致后来持续性地受到了校长的性侵。

家长如果能够多想一层,多问一句:“孩子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那么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6、被性侵不是孩子的错

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频道的专题片《呵护明天》中有一集,讲的是一名13岁花季少女遭陌生网友性侵致怀孕,而她的妈妈却说:“羞都羞死了……”

当孩子遭遇这样的不幸时,家长该做些什么?

责骂和羞辱只会让孩子受到二次或多次伤害。

龙迪教授在《综合防治儿童性侵犯专业指南》中提醒我们:不要被“贞洁”观念,“家丑不可外扬”、“长大不好找对象”等面子观念所影响,去“责备受害者”。

被性侵,真的不是孩子的错。

不是因为他学习不好,不是因为他不小心,不是因为他不听话……只是坏人太坏,防不胜防。

性侵带来的伤害,一方面是生理上的,而比生理更为严重的伤害,是在心理。

有的孩子,生理伤痛很快复原,可是心里的阴影却跟随了一辈子。

我们只有尽可能地给予孩子抚慰,才能把伤害降到最低。

当然,对于性侵,我们更希望做的是120%的预防,而不是在灾难已经发生之后再去亡羊补牢。

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唯愿他们远离伤害,一生安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凯叔讲故事原创出品,侵权必究。
作者:张书愿,爱码字的心理咨询师。人生是一场用心的体会,愿你我都能甘之如饴。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