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日本人给我们上的“风月同天”这堂课千万别生搬硬套啊

原标题:同学们,日本人给我们上的“风月同天”这堂课千万别生搬硬套啊

最近情况特殊,每天都有刷屏的东西,比如昨天的扫帚直立,前天的被网课逼疯,今天刷屏的是“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这段话,是日本汉语水平考试事务所捐赠给湖北口罩和红外体温计时,箱子上贴的

我自己把这个翻译成白话,大概是:

虽然你我属于不同国度,不拥有同一片山川,我们却拥有同一片天空,共享清风明月。

这个代表的含义,和我们古诗里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差不多。

据《东征传》记载:日本长屋亲王赠送给大唐一千件袈裟,上面绣了四句话“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后来,鉴真大师被此偈打动,下决心东渡弘法,传下中日友好交流的佳话。

联系到日本人捐献给我们的物资上的其他措辞: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诗经·秦风·无衣》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唐代王昌龄的《送柴侍御》

“辽河雪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

此为原创,“同气连枝”四字出自南朝梁·周兴嗣《千字文》:“孔怀兄弟,同气连枝。

有人说这是日本人给中国人开的诗词大会,有人说这是日本给中国人上的一堂文化课。

这我是赞同的。

日本人不见得个个都懂中国诗词,但是这方面体现了 他们在文化和关爱上的细腻和用心。

相比较,我们的“对疑似和确诊病例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确保一个都不放过。”中的“一个都不放过”措辞就很有问题了。

其实只要改一个字:确保一个都不放弃,就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但是光凭这点,就能判定中国人文化水平不及日本人吗?

文化可能是一个方面, 语言反映的是一个人的内心,是否具有人文关怀精神和对个体的尊重。

所以,日本人给我们上这节课,表面上是文化课,诗词课,本质上却是一次人文关怀课。

我们上了这一堂课挺好的,但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

千万不要生搬硬套。

语言是为了沟通,沟通要达到目的,是一定要看场合看对象的,切忌不分场合和人群地“掉书袋”。

我在GE医疗战友群的一个同事就说:

这和场合有关,日本人捐赠物资,是为了拉近感情,物资是次要的,表明感情是首要的。而国人当下目的是为了救人,所以给了医院就救急了,谁都理解,如果写了诗词,想了很久,反而也许让人觉得啰嗦多余。

他说的是比较客气的。大年初一,我们这个群在群主的带领下,成立了赈灾工作组,群里老战友一天不到就捐了20余万,当时情况紧急,工作组为筹备捐赠物资和运输事宜搞得心急如焚、焦头烂额,如果当时有人慢悠悠地说,“来,我们好好想一首诗贴在箱子上。”估计当时就被踢出群了……

还有沟通对象问题:

中国人口里大学生占10%,日本却占50%,一方面说明了受高等教育人群中国人的确没有日本多,另一方面也提醒我们, 在做宣传和沟通工作时,要尽可能地去适应大多数人的理解能力。

比如我们小区吧,老年人偏多,门口有个工作站,大喇叭里天天喊“少出门,不聚集,戴口罩,讲卫生。”嗯,老爷爷老奶奶都能听得懂。

想一想,如果换成“鹤笼开处见君子,自静其心延寿命” (白居易《不出门》),就够呛。

还有农村,在路边或墙上挂一溜血红横幅,上面刷着土味标语,触目惊心,尽管不文雅甚至有点粗俗,但必须承认,对农村居民的确有效果。

想一想,如果这时你用宣纸挂一对横幅,用颜体写上“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司马光《西江月》),我估摸着,这个农村防疫形势就悬了。

体察国情,尽量说大家都能听得懂的话,其实这个道理,中国历史上很多才华横溢的文学家都懂,下面是花生准备小升初时出现的一道六小强语文真题:

答案是——

白居易。

白居易的诗,因为年代的差距,放在今天可能对一些人难了写,如果放在当时可以说是妇孺皆知。这道题的由来就是,白居易写完诗,经常会读给老婆婆听,老婆婆能听懂的,就要;听不大懂的,就改;改后也听不懂的,就扔掉不用了。

做到这一点的,在现在也有很多教授或大师,比如说我在北大时给我们上过课的厉以宁老师。他非常博学多才,也懂一些高深的经济理论,但是他给我们讲课时,总是用一些非常通俗易懂的语言,举的例子也特别贴近生活。他写书,也是如此,所以,他是我们学院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

因为有这些榜样,我自己在引导花生和弟弟妹妹沟通、以及辅导他作文时,也会特别注意这一点,我会这么和他说:

和弟弟妹妹说话,你不要显得自己有文化、比他们高明或优越,而是先要少说,多倾听多了解他们,再尽量用他们能听得懂的方式和他们说话。

在写作文时,可以引用一些诗句或古文,但一定要适可而止,最后点题用上一两句就可以。不要总是拽一些看上去高深的东西,尽量说人话,做到真诚、准确和简要,这才是最重要的。

严复曾经提出翻译作品的原则是“信达雅”,其实写作文也一样, 我们先要做好信——真实准确诚实,达——通俗流畅自然,之后如果有能力,才能谈到雅,而不是为了高雅而高雅,否则就容易变得矫揉造作。

日本人给我们上的这堂文化课,的确值得我们反思和学习,但用这个来打压“武汉加油”就稍有点偏激,其实,“武汉加油”也有很多合适的应用场景。

只是,在我们的语言里,不能只有”武汉加油”,否则就真的太贫瘠了。

我们要学会,根据不同场合和对象,既能拔高到云端,也能接地气,既会用““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也会用“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如今我们这些中国妈妈,对孩子教育如此重视,相信我们的孩子,一定能做到这点,而且会做得更好。

面对疫情困境,我为什么一定要孩子背这三首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