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闹婚,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一场婚礼,我拉黑了多年好闺蜜

原标题:“不就是闹婚,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一场婚礼,我拉黑了多年好闺蜜

点击右上方“关注”,你的故事,你说,我听

文/书生半凡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

01

“我和她住一个村子,小学我们是同桌,初中我们依然还是同桌,等读高中的时候,我们去了不同的私立学校,但每逢节假日的时候,我们还是会约定好一起回家。

读完高中后,我们去了不同的城市读大学,刚读大学那会,我们会去各自的大学看看,可随着时间的变化,我们习惯了没有对方的生活,身边也有了新朋友的加入。

“哪怕我们很长时间都没有联系,但只要联系后我们的关系还是会跟往常那般好!”这句话我说过,她也说过。

前年我回到老家县城工作,恰巧工作的地方跟她的公司就隔一个街道的距离,平日里她会来我住的出租房里玩,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

因为在我的心里,她是我最好的闺蜜,所以没有半点顾虑的我就把屋子的钥匙给了她一把,方便她过来玩。

去年夏天她搬家,新房子的首付里有我的十万元,我原想着去她的新房子里庆祝一下,哪知她却回我有时间在庆祝,前些日子我又跟她提了一次,她的回答依然是等下一次。

我知道还会有下一次,我也知道现在的我们关系再也没有过去那般要好,只不过现在想起我跟她都坚信了那句“哪怕我们很长时间都没有联系,但只要联系后我们的关系还是会跟往常那般好”时,心里就觉得难受。”

这是一位读者朋友跟我分享她与她的要好闺蜜的故事,其实,生活中的我有些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感悟:结婚有了孩子后,曾经关系特别要好的朋友都在逐渐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关系特别要好的两个人逐渐没了话题,当初的两个人可以睡在一张床上,聊着各自的梦想,心里暗恋的人,可现在仅仅只是躺在各自的好友列表里,大半年都没想起给对方发一句话。

02

“一场婚礼过后,我拉黑了多年的闺蜜!”沈惠说这话时,言语里掺杂着都是恨意,话里的闺蜜是她曾经的大学室友,那个可以诉说掏心话的人。

两人关系的开始源于开学报到后沈惠在寝室里的一句话:我发现我们两个人的老家相隔就几条街道,以后我们可以做个伴一起回家。沈惠现在想起这句话时,嘴角都会微微上扬。那个时候的她们,怎么都想不到会成为彼此大学生活里最好的朋友。

一个学期相处下来后,沈惠发现两个人有太多的共同话题:两个人都喜欢吃甜的东西,甜的糖果,甜的雪糕,甜的奶酪,吃不了太辣的东西,就连辣条这种零食也只能偶尔吃吃,两个人都是五月天的粉丝,都爱看周星驰的电影,两个人都喜欢出去旅行。

随着夹杂在两个人关系中的共同话题的增加,两个人的感情也在逐渐增厚,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两个人会在考试月的时候相互打气,相互帮衬,会在私底下讨论班级里哪个男孩子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也会约好一起出去兼职,看电影,旅游,还有一起看一场五月天的演唱会。

“惠,等以后我们有了工作,我们就去租一间特别大的房子,养几只猫,一起买菜做饭,一起逛街,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

那时候的她们对未来充满了期待,那时候的她们也没想过两个人的感情有一天会淡,会散。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毕业后,两个人去了不同的单位上班,没有跟当初说的那样,住在同一间房子里,而是各自生活在自己工作的城市里。

刚工作那会,两个人还是会每天在微信里聊到很晚,约定好什么时间去对方的城市看一看,跟对方分享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心情。

可随着闺蜜有了男朋友后,两个人的聊天次数逐渐变少,再也没有了当初为了去谁的城市看看而争得面红耳赤,就这样,曾以为两个人的感情坚不可摧,却还是在时间的浪潮里关系慢慢疏远。

03

可能沈惠自己都不会知道两个人的再一次联系竟然是因为她的婚礼,闺蜜想要她当她的婚礼伴娘。多年的感情,哪怕是许久不联系,但只要提起还是会“热泪盈眶”,沈惠自然不会拒绝。

沈惠的工作是一名销售员,一个月只有三天的假期,为了能参加闺蜜的婚礼,沈惠调休了两个月的假期,她希望能多点时间跟她唠唠嗑,而不是匆匆见一面。

不赶巧的是在闺蜜结婚那一周里,沈惠患上了病毒性重感冒,整个人的精神都不太好,闺蜜男朋友的老家又在偏僻的山村里,转了四次的车才到的。

舟车劳顿后的她整个人跟蔫了一样,浑身没有力气,也懒得跟别人说话,只想休息一会,于是就在电话里询问闺蜜自己住哪里。

哪知道闺蜜回了句住的地方自己解决,等婚礼结束后找她报销,沈惠也没多想,毕竟结婚要忙的事情多,大家都是好朋友,应该多些理解与包容(事后才知道其他人都安排了宾馆,只有她没有)。

休息一晚后,沈惠人稍微有了些状态,等赶到闺蜜家后,其余几个伴娘都已经化好妆了,伴娘服也都穿上了,见沈惠来了后,闺蜜给了她一个拥抱,两个人简单寒暄了几句。

妆化好了,沈惠原想着可以趁着等新郎官接亲这段时间跟闺蜜唠唠嗑,分享彼此最近的生活,可哪知道闺蜜一直在跟其他几位伴娘聊天,包括大学时住在一起的其他几位室友,直接把她冷落在一边。

闺蜜的做法,沈惠心里想说但还是把话憋在了心里,毕竟今天是她结婚的大喜日子,可能那些人在她大学毕业后就没在说过话了。

不一会儿,新郎官带着他的伴郎团过来接亲,一切都按照婚礼程序进行着,所有人都沉浸在结婚的喜悦里。

临近傍晚,宾客散去后,伴郎伴娘还有新郎新娘双方的亲友团开始闹洞房,原本是个开心的环节,却因为沈惠的一个发火举动惹了伴郎团人的不开心。

原来是新娘在游戏中输了,需要找一个人替她接受伴郎团的惩罚,作为新娘的闺蜜自然是想都没想就让沈惠替她接受惩罚,可沈惠无法接受异性占她的便宜便发了火。

“不就是一个简单的闹婚游戏吗?你至于发这么大的火气吗?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闺蜜了!”

闺蜜的这句话让沈惠心寒了半截,她实在想不清这种情况下,闺蜜难道不应该是替她拒绝,而不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让她去接受男人找她的便宜。

沈惠没有回答闺蜜的问题,只是回了个笑脸,呆在一旁看着他们继续玩着游戏,等闹洞房结束后,沈惠跟闺蜜寒暄几句后就离开了。

隔天沈惠就离开了闺蜜男友的老家,她也没打算给闺蜜报销自己的宾馆费用,一场婚礼后,让她彻底看清了闺蜜这个人,也明白了这场感情。

04

我一直都认为好朋友之间的相处真的能处成亲人那般坦诚,两个人分享着各自的悲欢离合,彼此诉说着掏心窝子的话,一起笑,一起哭,眼里有梦想也有对方。

可任何一段关系都有其保质期,保质期到了,关系也就散了,曾经互说掏心窝子话的两个人,感情也会经不起时间与现实的折腾,距离与各自的交集让两人的关系逐渐疏远。

想起一句话:“世间有多少好友,年龄相仿,志趣相投,本以为可以成为一辈子莫逆之交,哪怕曾经共同面对风雨,但是经历过一些事之后,两个人也就天涯路远,在彼此心中的分量也就没那么重了。”

其实,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都需要熬过一个人的日子,没有谁会陪着你走完人生这一趟旅程,你得习惯身边朋友的不辞而别,当你习以为常了,你也就释然了。

不过我希望每一段关系中的你都能真心对待,不算计对方,不辜负对方的好意,在一起时好好相处,哪怕最后这段感情散了,你也可以无愧于心。

最后我想引用金庸老先生说过的一句话:天上的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异地恋或是异地夫妻的感情都会因距离与生活交集而变淡,何况朋友之间,习惯就好,不过多期待,也不过度高估!

-END-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动动手指,分享给更多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