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深的翅膀,已经太辽阔

原标题:周深的翅膀,已经太辽阔

耳帝说,周深不应该用《大鱼》开场,因为这是一首有分量的歌。高晓松替周深回复,煎熬了这么多天,在歌声里获得一点点慰藉。用《大鱼》开场的原因,主要是对后面的作品充满了信心。

记者问周深来《歌手》是什么心情,他说,“不知该怎么办”,然后高晓松又开麦了,“谁能够代替你”。

高晓松有多爱周深。2005年,电影《孔雀》上映,里面有一幕是张静初骑着自行车撑起降落伞的画面。高晓松看过之后有感而发,写了一首《蓝色降落伞》,但一直没放出来,直到听到了周深。

周深的声音确实很契合这首歌,虚实相见,错落有致,忧郁,孤单,但是又轻盈剔透。

高晓松是一个对声音有执念的人,当年唱片公司要签他作品的时候,他不要求钱,不要求名,只要求必须给老狼唱。而现在,他又遇到了周深,给了一首,又写一首,后来干脆直接自掏腰包帮他做专辑。

不能说高晓松是他的伯乐,但确实是他的贵人,在高晓松的关系下,周深又结识了尹约和钱雷。

2016年,《大鱼海棠》策划电影宣传曲。刘同和导演开会,想了一堆歌手,都挺好的,但就是少了点特别。于是刘同大胆向导演推荐周深,“有一个人不红,但我觉得特别好,你知道一个人叫周深吗”。

虽然导演听过《欢颜》,但总觉得给周深唱心里不踏实。

《大鱼》原本是给王菲唱的,但因为资金的关系没有合作。周深表示理解,“大家心里想的都是电影的前景”,后来在词曲作者尹约和钱雷的推荐下,寄去了周深唱得小样,对方一听,“惊为天人”。

让我惊为天人的是,这样惊为天人的声音居然是在被窝里唱的。

这首歌曲子尾后的哼唱是原曲没有的,是尹约突发灵感在录音的时候让周深加的。真声和美声的穿插,灵魂深处的自说自话,不仅是声音直探云霄,而且隽永细腻的设计,像是鱼一甩尾,荡起层层涟漪。

有人说这首歌,“我用十块钱的耳机听出了十万块的效果”。

现在说周深的声音,都是老天爷赏饭吃,但在之前,男不男女不女的评论不绝于耳。《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导演就去敲了周深,“我看到私信,以为是骗子,没当回事”,结果第二季又去找了他。

他不是不想去,而是不敢去,因为他觉得他唱歌肯定会被骂,肯定会听到不好的话。

周深其实很有唱歌的天赋。小学的时候,音乐老师就发现他和别的同学不一样,周深在唱不同声部的时候是不会跑调的。就觉得他有一点音乐细胞,把他招进合唱团,不仅是合唱,他还成了领唱。

周深自豪地说,“每次合唱比赛,有我领唱的歌曲都是第一名”。

他的声音薄,亮,像水晶一样,小朋友发出这样的声音会觉得乖,但是初中如果是这样的声音,就噫了。十三四岁,周围的男生都开始长喉结,声音变得粗哑低沉的时候,周深却没有变化。

那随之而来的就是讥讽和嘲笑。

记者问周深,同学说过什么话伤害过你,周深说不想说,记者又追问,周深说,“他们说,人妖”。语言的杀伤力确实太大,周深在很长一段时间就陷在自卑里,初中三年没唱过一次歌,去KTV也不敢开口。

又着急,在家用力咳嗽,捏嗓子,说话故意要压低声音,“我已经不知道放松嗓子是什么样子了”。

后来高中,想唱歌的周深在网络上开了一个号,叫“卡布叻”,现在他微博也保留了这个名字,这是一个动漫人物,代表着正义的甲壳虫机器。网络让他有了安全感,敢和陌生人互动,想唱什么就唱什么。

最厉害的一次是他用九种语言翻唱了《let it go》。

为什么周深会九国语言,是因为他曾经在乌克兰留学,留学之前他学习了英语,去了乌克兰又学了乌克兰语,乌克兰也说俄语,所以俄语也会,然后波兰语又像俄语,又因为他唱美声,意大利语也得学。

周深去乌克兰的初衷其实是学牙医。

高考失利之后,他拒绝复读,“考了重庆大学的艺术特长生,没去”,而是去了乌克兰学医。一是父母觉得医生稳定,二是学费便宜,周深虽然很想走艺术的路,但毕竟成功率太低了,他最终遵照了父母的决定。

但真的就是磨人,上课两小时,回去翻译课本就是五小时,不止是乌克兰语,还有拉丁语。

班上只有他一个中国人,老师本来是英文讲课,说着说着就变成了乌克兰语,忘记了他的存在,他就头疼。每节课15页的进度,回去好不容易翻译完毕,又要接着看显微镜的玻片,差不多睡的时候就凌晨四点了。

他是努力,但努力之后还是很吃力,最后换来的结果就是挂科。

可能老师也放弃了他,他那么小的个子,安排他去做苦力,拿器官,背干尸。周深说,“不知道什么原因,班上有高大的同学,不让他们去,让我去,一个干尸都有一米八”,一米六的周深感到很痛苦。

大概坚持了一年,他就毅然决然地转到了音乐学院,“我也觉得我对人类的医学事业确实无法做任何贡献”。

(周深在乌克兰的音乐老师)

这个消息让远在贵州的父母很生气,和他冷战,不给生活费,后来周深就自己去打工,教中文,30块一个小时。暑假回到贵州之后,也争取去驻唱,但人一看他又小又憨憨的,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也是这个时候,周深答应去《中国好声音》,心想至少多一点人认识,他方便去打工。

周深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瘦瘦的,见谁都鞠躬,录节目的时候,工作人员一度以为他是实习生。但一上台,一张口,就像一个小人物逆袭一样,腾空而起,汪峰说他,“你的声音让人觉得世界上无论多少苦难都能变得美好”。

但他乌克兰的老师不是很满意,打电话给他,“深,我听了,但你这是唱的什么啊”。

周深在乌克兰学的是美声,但周深却决定向流行发展,他的老师不解,弹着钢琴停下来问他,“深,你真的要唱流行吗”,周深说,“唱歌都一样”,老师说,“不一样,流行音乐不是艺术”。

周深其实也很为难,不是美声不好,而是他觉得自己硬件不行,矮小,又没有气势,灯光都找不到他。

这样的不自信一直到了《声入人心》,他们推选周深去唱《大鱼》,但是周深非常拒绝,他觉得不适合这个舞台,然后郑云龙就跟他说了一句话很打动他,“你是特别的,并且你要接纳自己是特别的”。

如果《中国好声音》是让他重新正视自己的声音,那《声入人心》就是他和自己和解。

他在这里交朋友,熬夜想怎么编曲,思考存在的价值。第一次上台就唱了《time to say goodbye》,他说,“我想把流行和古典做一个小小的结合”,廖昌永赞不绝口。虽然他依然有点小胆怯,但是他不再躲,“压力大到很大的时候,其实就放开了”。

后来上《蒙面唱将》更疯,直接穿着裙子和高跟鞋上场,结果走两步就踩裙子。

周深说,太好笑了,我正常唱歌说我像女生,穿上女装又说我像男生,这有什么奇怪,我本来就是男生。虽然他自己无所谓了,但还是不敢告诉父母,上妆的时候让化妆师帮他遮住他脖子上的痣,“我怕我妈会哭”。

周深之所以这样大胆,不是找噱头,而是想让大家闭着眼睛,只听他的声音,给他的声音一次机会。

他很明白自己的声音,“很吸引人,但也很难得到肯定”,所以要走入人心,消除误解,唯一的办法就是唱下去。记者问他想对十年后的自己说什么,他说,“你一定要红啊,不然怎么继续唱歌”。

虽然现在的他没有成长为甲壳虫机器,但他也不再只是忧郁的降落伞,而是渐渐有了颜色。

我从来都不觉得周深的声音被喜欢是因为现在环境变得包容,相反是因为周深的坚持,坚韧,才迎来了当打之年。高晓松在《歌手》说周深,“这样的歌手,必须一尘不染,他正在盛开的时候,并且会盛开很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