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合陂之战:强大的后燕为何会败给国小力弱的北魏?

原标题:参合陂之战:强大的后燕为何会败给国小力弱的北魏?

参合陂之战:强大的后燕为何会败给国小力弱的北魏?

在十六国的历史舞台上,慕容氏表现尤为活跃。自辽东兴起后,他们在军事上就一直没有停止过。他们不断拼杀,也付出了艰苦的努力。这些战事,有的是为了自保,譬如,在辽东与宇文部和段部的纷争,前燕抵御东晋桓温北伐的枋头之战;有的是为了扩张,譬如,慕容儁挥师南下,问鼎中原的邺城之战;还有的属于自相残杀,譬如,在辽东时,慕容皝兄弟构隙、手足相残,以及后燕剿灭西燕,等等。这些战争,无不用铁和血,记录着慕容氏的成长历程。无数次的征战积累,最终也成就了慕容氏家族的辉煌。

花无百日红,慕容氏也有过惨痛的失败。这样的失败,甚至一次就能致命。如果说,前燕的灭亡,是遭遇了更为强大的前秦的话,那么,后燕的灭亡,则完全来自这场本来占据主动,胜算很大的败仗。后燕开国皇帝慕容垂,堪称慕容氏复兴的功臣。不管采用怎样的手段,他最终实现了整个慕容事家族的夙愿,让大燕的旗号在他手里得以延续。遗憾的是,仅仅因为这次参合陂(今山西阳高县东北)之战的轻敌冒进,他便提前给自己挖好了坟墓,也将先前的累累硕果付之一炬。参合陂之战的惨败,奏响了慕容氏败亡的哀乐。随着慕容垂的阖然而逝,后燕帝国随即垮塌,慕容家族犹如无源之水,最终趋于干涸。

论实力,当时的后燕要比北魏强出许多。后燕是在前燕故地上复国的,二者相隔时间并不长,有着雄厚的基础,慕容垂又灭掉了西燕,将慕容氏的两股势力合二为一。可以说,无论在地域上,还是在军事实力上,后燕当时都达到了无人企及的巅峰。而北魏和后燕唯一相同的,就是它也是在前秦衰败后复国的。更多时候,它则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还处处透着稚嫩。国小力弱,强敌环伺,如当年的代国一般,北魏在当时并不起眼。作为后燕的近邻,它还曾多次求助于后燕,也不得不向后燕朝贡,把后燕当爷看待。慕容垂还曾下诏,封拓跋珪为西单于、上谷王。可以说,强大的后燕根本没把北魏放在眼里。尽管后来北魏强势兼并周边,国力发展迅速,但仍不能和老牌的慕容氏相抗衡。

魏、燕的强弱转换,完成于参合陂之战。当时,后燕声势威壮,慕容垂的儿子慕容宝和赵王慕容麟率大军八万先行,慕容德和慕容绍率步骑一万八千为后继,总计近十万后燕精锐。征魏大军浩浩荡荡,势在必得,结果,却几乎全军覆没。此役之后,后燕在中原的大部分领土沦丧,昔日强盛的帝国也被北魏腰斩为两截。虽然后来慕容德建立了南燕政权,让慕容氏又延续了十年之久,客观上给慕容氏找回了些许颜面,但那也只不过是灭亡前的昙花一现,犹如临死之人的回光返照。

后燕是主动征伐北魏的。之所以出兵,大概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后燕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周边再出现一个强大的政权,不如趁早解决,以绝后患;二是拓跋珪实力渐强后,也在不断骚扰后燕边境,与其被动的周旋或防御,还不如灭之而后快。而就当时双方的形势来讲,后燕的胜算还是很大的,所以后燕会毫不犹豫的出兵。

北魏最终取得胜利,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后燕进入北魏腹地,本就不占地利,拓跋珪“徙部落畜产,西渡河千余里以避之”(见《资治通鉴》),看似被后燕大军吓到,其实,也等于给慕容宝来了个坚壁清野。由于战线拉得太长,使得后燕将士疲惫,粮草也供给不上。拓跋珪又向后秦求救兵,在军事对比上的差距就越来越小。

当然,北魏在参合陂的胜利,最主要是赢在了心理上。慕容宝出兵时,慕容垂已是染病在身,于是,北魏充分利用这一信息大造舆论,通过放回燕国的俘虏,让他们散布慕容垂病故的消息,以搅乱后燕军心。此招十分管用,就连慕容宝本人都半信半疑,“宝等忧恐,士卒骇动”(见《资治通鉴》)。甚至还出现了内部骚乱,赵王慕容麟和慕容宝互相猜忌,提前谋划皇位之争,慕容麟的部将慕舆嵩更是阴谋叛乱。这些,都让后燕军队的士气锐减,无心作战。

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主帅无能,也是后燕惨败的原因之一。慕容宝这人不但没什么真本事,还很刚愎自用。年轻时“好人佞己”,长大后更是“工谈论”,善于夸夸其谈,嘴上功夫十分了得。他能攫取高位,皆因他有一个特殊本事:会来事。他“曲事垂左右小臣,以求美誉”,把慕容垂身边的人围好了,以至于“垂之朝士翕然称之”,大家一致称赞慕容宝。这套小把戏还真把慕容垂给唬住了,英雄一世的慕容垂最终看走了眼,以为其能“克保家业,甚贤之”(见《晋书》),于是,立他为太子,作为法定接班人进行重点培养。

然而,这样的人可以在和平时获得高官,却不能在战场上有所建树。正如当年赵括的纸上谈兵一样,参合陂一战也试出了慕容宝的深浅。当时北魏“徙往河西”,慕容宝不敢过河,便回师参合陂。正好赶上大风沙尘天气,沙门支昙猛怕魏军趁机来袭,劝慕容宝提前做好防御准备,结果,慕容宝不以为然。最后经支昙猛再三请求,慕容宝才勉强派慕容麟率骑兵三万殿后。可巧,这个慕容麟也是个拿事不当事的主,“纵骑游猎”,领着大军郊游般的在后面玩上了。

事情正如支昙猛的预料。当天夜里,“黄雾四塞,日月晦冥”,北魏大军从天而降,几乎全歼慕容宝的部队,后燕“士众还者十一二”(见《晋书》),败得很惨,后燕精锐差不多全让慕容宝玩进去了。第二年,不服气的慕容垂御驾亲征,走到参合陂,“见积骸如山,为之设祭”,场面悲凉。一时间,后燕“军士皆恸哭,声震山谷”,慕容垂触景生情,“惭愤呕血”(见《资治通鉴》),在回军途中病逝。后燕自此开始走上衰亡之路。

(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