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劝你一定要去趟英国?

原标题:为什么我劝你一定要去趟英国?

当地时间1月31号23点,英国在加入欧盟近半个世纪后离开了欧盟,持续了三年半的脱欧大戏终于落幕。在正式脱欧前,英国首相约翰逊于1月31日22时发表全国讲话,他强调,英国脱欧“不是结束,而是开始”,“这是黎明前的破晓,一个新时代的曙光”。

诚然,拥有“日不落帝国”的称号,英国在当今的影响依然“恐怖”,这颗星球上约有15亿人口操英语,20亿人信仰基督教,40亿人观看英式足球比赛。除此之外,全球上班族身穿西装往来穿梭,政治家们对民主法治高谈阔论,商业精英对自由贸易推崇备至,现代人类这些步调高度一致、司空见惯的行为,几乎都与大英帝国的扩张密切相关。一个小小的岛国玩转了整个地球,英国人凭什么可以做到?仅仅因为坚船利炮吗?

英国孤立于大西洋之中,包括大不列颠岛、爱尔兰岛东北部,以及周边上千个小型岛屿,总面积24.5万平方公里,与中国广西面积相当。南部为英吉利海峡,紧邻法国,东部为北海,与荷兰、丹麦等国遥望,北部重洋之外则是冰岛、格陵兰岛。英国海岸崎岖多变,总长度达1.1万公里,与国土面积比它大40倍的中国相比,海岸线长度却可以达到中国的1/3。

绚丽多彩的海岸线与岛屿,并未给古代的大不列颠带来太多好处,反而让古代不列颠人时刻生活在危险之中。因为侵略者随时会从各个方向袭来,来自北欧的维京海盗会在北部、东部频繁侵扰,将古代不列颠人的黄金与美酒洗劫一空。

来自文明中心的罗马人,来自蛮荒之地的德国条顿部落,来自近邻法国的诺曼人,都喜欢从最窄处仅35公里的英吉利海峡,踏上不列颠的土地。就连西面也不能高枕无忧,爱尔兰岛上的古代部落虽然弱小,但也时不时到大不列颠岛上抢掠一番。这个岛国的外部生存环境真是糟透了。

大不列颠岛的内部环境同样不容乐观,其内部地理条件差异巨大,被天然分割为三个区域:北部被高原、山地覆盖,是为苏格兰;南部则以平原、丘陵为主,是为英格兰;英格兰西侧又有一小块山地突起,是为威尔士。

天然分割的三个区域形成了三个不同的王国,三者之间攻伐不休,长达数百年。三者“中场休息”时,王国内部又变乱四起,或是贵族反对国王,或是国王征伐贵族,几无宁日。贵族们纷纷建立起坚固的城堡,或建于山上,或建于水中,或加上一圈厚实的土方围墙,然而坚固的城堡无法改变乱局。

1330-1479年的100余年间,3/4的英国贵族死于暴力,英国人平均预期寿命仅为37岁。著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说,大部分的英国历史都是由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书写的。

这些“短命鬼”身上既野蛮,又文明,而这正是之后他们长期在全球扩张的关键。这种姿态,在当代语境下,藏于他们不徐不疾的独特气质中,藏于他们一丝不苟的西装袖扣上,也塑造了他们玩物立志的态度。

🎡 伦敦

相信大家对于伦敦潮流文化并不陌生,小至A-COLD-WALL*、Craig Green及近年崛起的Edward Crutchley,大至Vivienne Westwood、Paul Smith、Alexander McQueen等时装老牌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英国象征。

作为一个举办时装周的城市,伦敦也有其自成一派的独特氛围。走进Notting Hill小区感受英式恬静慢活的节奏,然后乘搭Central Line到Oxford Circus感受大都市的繁忙魅力。若然对游客景点感到厌倦,也可以到Shoreditch年轻潮流小区闲逛各式各样的有趣小店及特色咖啡店。

📍 梅费尔 Mayfair

梅费尔是伦敦西区时髦的顶级住宅区,就连在大富翁游戏中,梅费尔都被设置为英国最昂贵的房产。这个最初开发于17、18世纪的精致区域,不但坐拥着诸如The Ritz、Grosvenor House Hotel等豪华酒店、大量奢侈品商店,还因为皇家美术学院、众多小众高级画廊而充满了活力和艺术感。

皇家美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Arts)并不是那间同译名的学校,而是坐落在梅费尔的一座艺术宫殿。不断通过一等一的展览、讲座和讨论会推广艺术、设计和创作——这也是1768年英王乔治三世建立RA的初衷。

RA每年的夏季展览会是全英最大、最受关注的展览之一。而在其他时间的展览也无不重磅,最近展出的是17世纪的英王查尔斯一世令人震惊的个人收藏,这些传奇艺术收藏品奠定了这个国家不凡的品味。

由川久保玲与丈夫Adrian Joffe创立的这间多层次的零售空间和概念店,除了售卖全线的COMME des GARCONS之外,也引入诸如Martine Rose、Junya Watanabe、Balanciaga一类的潮牌。

Dover Street Market擅长创造性的视觉营销,为了更有趣地展示每个设计师即将登场的新款,每年甚至会固定两次停业进行店铺空间的彻底重装。

📍 查令十字街 Charing Cross Rd.

风靡全球的《查令十字街84号》,令Charing Cross Rd.的名字变得鼎鼎大名。这条街离SOHO不远,而除了发生在84号的浪漫爱情,它作为伦敦城中二手书店、传统文学的集结地,可是全世界爱书之人心中的朝圣地。

在查令十字街的独立书店中,街角有着时髦的黑色店装的就是Koenig Books。这间专营艺术、摄影和建筑方面书籍的店铺,总是会给每一本书满怀敬意的亮相——一般书店都会把书籍排在书架上,露出书脊,而Koenig会完整地展示每一本书的封面。

一直以来都被伦敦人评为“最棒咖啡店”的Monmouth Coffee,总店就位于Monmouth Street,一直是城中的排队热门。店里每天的咖啡豆都是新鲜的自家烘焙,热门的菜单选项是小拿铁Piccollo、Flat White和洒满可可粉的Cuppuccino。

📍 巴比肯中心 Barbican Centre

巴比肯中心自1982年向公众开放以来,定期举行音乐、戏剧、电影节目及艺术品展览,是伦敦的三大音乐表演场所之一,也是全欧洲最大的表演艺术中心。其中的Barbican Hall是伦敦交响乐团和BBC交响乐团的驻团场地,内部还有一个隐藏的热带温室。

巴比肯中心的建筑,由著名现代建筑公司Chamberlin,Powell and Bon以粗野主义风格设计,采用了错综复杂的多层次布局——虽然外形一直饱受争议,但它在伦敦文艺青年心里有着无法撼动的地位,被伊丽莎白女王赞誉为“现代世界的奇迹”,同时也是很多时尚大片的取景地。

📍 Monocle Café

大家都爱Monocle,它自家的咖啡店当然是全球读者们不可错过的朝圣地。咖啡店以黑、白和原木色,配合暖色灯光,营造出了很Monocle的、富有文化气息的英伦腔调。

Monocle的创办人Tyler Brûlé是人尽皆知的日本文化迷,况且第一间Monocle Café也开在东京,所以位于伦敦的这一间,除了咖啡之外,也以供应道地简单的咖喱、乌冬等日式餐点为主。店内特供“杂志+咖啡”的优惠组合:一本当月的Monocle,加一杯热饮只要6镑,再多3镑还可以获得一只Monocle托特包。

📍 Thayer St

比起Bond Street或是Oxford Street这样的“主流派”购物街道,Monocle Café附近,有一条Thayer Street,这条总是被游客们忽略、却深受当地人喜爱的街道,林林总总地布满了各种小而美的生活方式店铺。

从大名鼎鼎的设计家居买手店The Conran Shop和Skandium,到以售卖旅游书籍出名的书店Daunt Books,还有每间店铺都美得很不一样的Aesop,和英系温柔极简担当MHL,还有休闲派男装装买手店Trunk Clothiers……在Thayer Street慢慢走、慢慢逛,遇见每一间小店精致而优雅的美丽灵魂。

🏤 曼彻斯特

几乎可以说,过去半个世纪的摇滚教科书,都少不了英国人的主笔。如果你也喜欢摇滚,那你应该来一趟曼彻斯特。很多曾经启发了摇滚爱好者,给其打足鸡血的乐队,比如The Durutti Column、Doves、Buzzcocks,都来自这座红砖城市。

曼彻斯特人发明了客运火车、素食主义、现代足球、劳斯莱斯,也发明了20世纪末的摇滚精神。兜兜转转,你可以在这座城市里找到许多证据,三四个小时的步行漫游,用脚步串起音乐历史。

📍 Free Trade Hall

来曼彻斯特摇滚朝圣的话,建议你的旅程从这一顿早餐开始,因为这个地方的大厅就是曼城摇滚史的起点。这家酒店曾是拥有二百年历史的交易所,二战后变成了音乐厅,Bob Dylan、Pink Floyd、David Bowie都曾来过这里巡演。

1976年的夏天,一支毫无人气的乐队Sex Pistols带着崭新的朋克浪潮来到曼彻斯特,那场演出只卖出了50张票,但这50个观众全都开了窍,大家觉得:原来摇滚这么好玩,我也要。

其中就有后来鼎鼎大名的Joy Division成员Ian、Bernard和Peter,他们第二天就去买了吉他。另一位观众Mark E. Smith随即组建了传奇乐队The Fall,而当晚站在角落里的Morrissey成为了The Smiths的主唱,台下的Tony Wilson后来则成立了曼城最了不起的唱片公司Factory和Hacienda俱乐部。30年前的晚上如果你站在这里,很有可能会被里面的噪音震飞。

📍 The Boardwalk

这是一条在曼彻斯特默默无闻的路,有一栋默默无闻的房子,但是在它的二楼曾经有一个排练房,很多默默无闻的乐队就是从这里出道的。The Boardwalk在90年代非常出名,来这里排练和巡演的乐队不计其数,包括Sonic Youth、James、The Verve、Rage Against The Machine……都是极其重磅的名字。Oasis在这里开唱了他们的第一场演出,走两步就能到,记得来打卡。

📍 Hacienda

这是全球最伟大夜店的遗址,90年代锐舞文化的发祥地,第一代“Cool Kids”出没的地方。在Hacienda的鼎盛时期,它是时髦音乐的代名词,是青年文化的堡垒;但如今很可惜,它已经被改造成为了一间住宅。1984年,麦当娜也在Hacienda做了一场演出,当时她刚刚出道,没什么人认识她,整个表演现场有点……尴尬(对口型唱的)。

📍 Johnny Roadhouse Music

曼城的各类摇滚商铺非常值得一逛,除了让人流连忘返、难以自拔的无数家唱片店之外,还有一家名为Johnny Roadhouse Music的乐器店就在市中心。这家老店是曼城摇滚巨星们的军火库,还记得Joy Division在看完演出后买的第一把吉他吗?就是在这儿。对于曼城的摇滚圈来说,这家店就是奥利凡德的魔杖店,Oasis甚至特地在他们的MV中,把这家店给画了出来。

📍 Epping Walk Bridge

曼彻斯特有很多座桥,这一座值得你去走一走。它看起来毫无特点,风景也一般;但是1979年,在摄影师Kevin Cummins的帮助下,它出现在了Joy Division的唱片封面上,同样它也在步行可达的范围内。

📍 Salford Lads Club

如果你喜欢The Smiths,你不可能认不出来这个地方。Salford Lads Club和曼城的许多乐队缘分深厚,这是一个建于100多年前,为社区儿童提供交流、体育、展览空间的机构。

The Smiths和这里最为亲密,在这里拍摄了唱片封面以及两部MV,主唱Morrissey还是这个俱乐部的多年热心支持者。这里有一点远,你可能需要打一个uber过来参观,但是对于死忠乐迷来说,这是绝不能错过的地方。

当提起苏格兰时,大部分人联想到的肯定是辽阔宽广的苏格兰高地,在原野上感受自由,释放天性,在星罗棋布的北海岛屿上巡礼,探访不同的威士忌酒厂。

但对非资深玩家而言,这条线路由于景观零星分布、天气多变、地形相对复杂,自驾技术要很好,自助游的成本和难度系数都会比较高,而团队游又缺少值得期待的兴奋点。

其实即使不去高地,用一条便捷的线路把苏格兰的城市串联起来,享受文化和美食,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要知道艺术也是苏格兰的灵魂,对于热衷文学、艺术和设计这三个主题的人群来说,一趟苏格兰足以收获满满。

📍 爱丁堡 Edinburgh

第一站可以从爱丁堡开始,每年8月份开始的艺术节会吸引无数的遊客前来。这座北方名城围绕在城堡、古巷和丘陵之间,斑驳的石阶和拱门是再平常不过的风景,地势也很奇特魔幻。

住在新旧城的交界点The Scotsman酒店,四周都是可以用步行方式去探索的不同区域。从窗外看出去,是另一家传奇酒店Balmoral,据说JK Rowling在写哈利波特最后一部的时候,就是在这家酒店的顶层套房闭关创作。

当你漫步在爱丁堡这些街头巷尾时,更能体会到何谓哈利波特世界的真实版。地图在这里得是魔法活点地图,要三维立体的才好用,因为人们往往需要攀爬几阶石梯,才能从一条街到达另一条街找寻目的地。

高低起伏的坡路在这座城市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让你无法一眼看到城市的尽头,每个路口可能都会偶遇到有趣的建筑和店铺。同时每当你仰起头时,又能马上看到地标性的建筑爱丁堡城堡,永远不会迷失方向。

而且谁又能想象到,在一个寻常的街区中,就隐藏着相当安静低调的纪念园,里面还有亚当·斯密的衣冠冢,有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作为爱丁堡人最幸运的一点,来自城市边缘的那座高耸的绿色屏障。自然与人文的交融触手可及,不需要走太远,就能爬上这座名为亚瑟宝座的断崖,看到远方大海和城市交接的部分。

📍 邓迪 Dundee

第二站可以前往邓迪,这座城市被誉为苏格兰的发现之城,是一座创作氛围很好的城市,离爱丁堡只有一个半小时的火车路程。

而只要你一踏出火车站,肯定不会错过一座新地标,那就是全新揭幕不到两年的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邓迪博物馆 V&A Dundee,它是伦敦的V&A博物馆第一座分馆,以丰富炫目的工艺美术藏品而享誉世界,是邓迪引以为傲的艺术胜地。

这座新博物馆由日本建筑师隈研吾打造,多重平行横架结构缔造了博物馆形似苏格兰海岸悬崖峭壁的外形,远观亦如停泊的巨船。博物馆的内部,也是从自然界中汲取灵感,呈现与外部相呼应的平行结构。

苏格兰设计艺术馆Scottish Design Galleries是博物馆的核心,也是世界上第一项专门介绍苏格兰设计发展史的展览,展品包括首饰、服装,乃至建筑设计等。

除了有博物馆,邓迪本身也有很多值得发掘的hidden gems,不少艺术创作者的工作室、画廊,以及新派的苏格兰菜例如The Tayberry让邓迪这个城市变得更有乐趣。

📍 格拉斯哥 Glasgow

最后一站可以前往苏格兰的最大城市格拉斯哥,这里原本是一座灰不溜秋的工业城市,由sandstone构成的建筑沾满了煤炭燃尽的灰尘。但这里的涂鸦艺术家们,总能创作不少养眼的街头画作,算是给灰不溜秋的城市面貌增添了一些色彩。

来到格拉斯哥,你还必须知道一个人,Charles Mackintosh——他是对欧洲现代主义设计最为重要的人物,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地方受到他的设计风格影响。而最快能体验到这种文化的地方,就是Mackintonsh at the Willow。

这里是他为女友设计的一家茶室,室内设计和家具、餐具都保持着原来的风格面貌。一套完整的三层下午茶,就能享受到当年Mackintosh的用心。

在格拉斯哥,既有过去的古老,也有当代的文明,两种不同的味道在这里交融。同样的体验也适用于苏格兰,既有自然,也有艺术,两种体会缺一不可。

而旅途中的艺术,其实不需要靠几句平白又老套的感念,去生硬拔高到什么段位。它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一些琐碎的意义,观察到的点滴,散漫的行文,也可以是一段艺术之旅。

自2011年开播以来,《权力的游戏》这部耗资不菲的电视剧集已成为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流行文化IP,凡是所到之处总能留下巨龙一般的脚印。而受其影响最深、变化最显著的,莫过于剧集的主要取景地北爱尔兰了。

《权力的游戏》摄制组的足迹遍布全球,不论评论反响如何,不少取景地已经成了这一系列的代名词。不过,北爱尔兰在现实与虚构中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位于贝尔法斯特的泰坦尼克片场是剧组的拍摄基地,北爱尔兰也成了现实中的维斯特洛大陆。这部剧集一举改变了北爱电视剧行业的面貌,同时也改变了当地的景观风貌:在全世界数百万观众的眼中,这一地区已被深深打上了“权游”的烙印。

📍 谢恩城堡 Shane's Castle

坐落在北爱尔兰内伊湖之畔的谢恩城堡是《权力的游戏》中最美的取景地之一。中世纪晚期约1345年,城堡由后来成为该地区男爵的奥尼尔家族成员建造。

今天,城堡的绝大部分已是废墟状态,但城堡主楼主体、构成城堡外墙结构的多个八角形高塔等结构依然保存完好,辅以一点想象力,完全可以从此一窥中世纪男爵的生活方式。

包括艾德·史塔克初返君临城在内多个来自《权力的游戏》前两季的内容都是在此拍摄,詹姆·兰尼斯特与塔斯的布蕾妮两位杰出战斗者的经典决战场面也取景于此。谢恩城堡的地窖则被用作临冬城的墓窖场景,也曾多次在剧中出现。

📍 沃德城堡 Castle Ward

对于一部设定于英格兰中世纪、完全不缺乏城堡场景的剧集来说,沃德城堡依然可以称得上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座。坐拥超过300亩的总面积,沃德城堡的景色被《权力的游戏》剧组所充分使用,承担了包括史塔克家族临冬城城景、多个宏大的战斗场面等在内的重任。

这座最初于十六世纪由柯戴尔伯爵兴建的城堡单就建筑特色来讲都是极具欣赏价值的,用这一个空间就同时留下几个不同时空:1590年最初的城堡以断壁残垣的样子依然存在,入口处的立柱与山形墙属于帕拉第奥式建筑风格,尖拱窗、叶尖饰、垛口则以格鲁吉亚哥特式的传统去修缮。

更幸运的,沃德城堡至今保存相对完好,古典建筑主体之外,它的周围拥有沉降式花园、步道和广大林区,距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更是车程不到1小时,成为许多剧迷的首选目的地。

📍 黑暗树篱 The Dark Hedges

黑暗树篱是北爱尔兰一条魔幻而迷人的乡间小路,在剧中作为连接北境长城、君临城、风息堡的重要交通枢纽国王大道出现。

这条小路是世界最美十大树隧道之一,位于一个名叫埃尔莫的村庄附近,道路两旁的树木由18世纪50年代的斯图亚特家族种植,已有300多年历史,当时是为了给前往乔治时期的大宅——格雷斯希尔庄园的访客留下深刻印象而设计的一处美景。

虽然剧中盘根错节的树木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但这里在阳光灿烂时也不失为一个拍照的好去处。黑暗树篱不仅吸引了许多游客和剧迷前来参观,还有很多夫妻选择在这里拍摄婚纱照。

📍 卡里克索桥 Carrick-a-Rede Rope Bridge

这个索桥看起来是不是很眼熟?没错,剧中第二季里,拜拉席恩的营地就在这附近。这条宽1米、长20米的桥梁用绳索串连,将海边断崖与卡里克岛连接起来,在遍布岩石暗礁的海水之上30米处迎风摇曳。

卡里克索桥好几个世纪以来都是鲑鱼的渔场,渔夫们在小岛顶端撒下渔网,使沿着海岸线游经此处的鲑鱼上钩,每年春天渔夫们便会将索桥收起。

作为英联邦的一员,威尔士大概是不那么引起中国人兴趣的一个:没出过文人墨客,也没有北爱尔兰那么举世闻名的风光,更别提曼彻斯特的摇滚足球、伦敦的悠久历史和文化潮流了。作为一个凯尔特民族,威尔士的文化、语言和周边邻居迥然不同,这个位于英国西南部、人口仅仅300万的公国,却有风景如画的海岸线、占地广袤的国家公园和极具特色的文化遗产。

📍 Brecon Beacons National Park

布雷肯国家公园位于威尔士中部,是威尔士三大国家公园之一,拥有美丽的高山、峡谷、草原和瀑布,甚至SAS特种部队也利用这里复杂的地形进行训练演习,据说曾经有士兵在演习中命丧黄泉。尽管如此,这里仍然十分受欢迎,探险、徒步、攀岩、山地骑行、垂钓、骑马、悬挂式滑翔,你可以在这片广阔的国家公园里尝试各种户外运动。

你也可以沿着著名的“布雷肯之路”进行探索,自西向东长达160公里。沿途露营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你将拥有不同寻常的观星体验。作为英国灯光污染水平最低的地方之一和太空卫士中心所在地,布雷肯国家公园还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国际黑暗星空保护区”,在晴朗的夜空中,可尽情欣赏银河、星云、星座甚至流星雨。英国乐队Coldplay的代表作之一《Yellow》,据说就是在这片令人震撼和感动的夜空下写成的。

📍 Pembrokeshire Coast National Park

彭布鲁克海岸国家公园位于威尔士西南部,是英国唯一的海岸国家公园。海边峭壁崎岖,沙滩蜿蜒,岩石围绕的海湾天然幽静,近300公里的海岸线野趣盎然,美不胜收。

你可以乘一叶海上皮艇,深入怪石嶙峋的小湾中做一番探险。该公园还是数种野生生物的避难所,2011年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选了99个全球最佳滨海旅游地,彭布鲁克郡海岸位居第二。

📍 Gower Peninsula

另一处滨海圣地高尔半岛也毫不逊色,在威尔士南部斯旺西市以西。这片仅180平方公里的半岛拥有原始的沙滩、蓝绿色海水和种类多样的植物,所有这些使其成为英国第一家“地区性杰出自然风景区”。同时,高尔半岛还拥有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的人类文明遗存,包括欧洲最古老的墓葬形式。

📍 Snowdonia National Park

位于西北部的斯诺多尼亚国家公园是威尔士第一个国家公园,以威尔士的最高山峰“斯诺登”命名。毫无疑问,这个国家公园比其他两个拥有更多的山峰,园内600米以上的山峰多达90多座,而对徒步爱好者来说,爬上不同的峰顶,得以“一览众山小”的全景观赏模式,也是大自然的一种奖赏吧。

如果觉得无法徒步登上斯诺登峰顶,你也可以乘坐斯诺登山区小火车。这段铁路开通于1896年,历史可谓悠久,如果天气条件允许,通常在每年5月至9月通车。斯诺登尼亚国家公园是徒步旅行者的心头好,如果旅行者太多,公园会在山中开放比较特别的线路。公园可为徒步旅行者提供2500多公里的步道,因此你总有机会避开人群,独享远足的乐趣。

📍 Castles and Town Walls of King Edward in Gwynedd

威尔士的另一个亮点,便是拥有众多古堡,可谓古堡密布,以致于有些人把威尔士称作“古堡之地”。曾经有大约400座城堡建于此地,如今仍有100座左右屹立在威尔士各处。11世纪,诺尔曼入侵威尔士后建造了许多城堡;13、14世纪,英格兰人入侵威尔士,当地奋起抵抗,于是英格兰人又修建了大量城堡。

在众多古堡中,最为著名的当属博马里斯、哈勒赫、卡那封和康威四座,它们共同构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的世界遗产,名为“圭内斯郡爱德华国王城堡和城墙”。教科文组织称之为“13世纪晚期和14世纪早期欧洲军事建筑最杰出实例”,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这些城堡保存的完整性和原生态,这些城堡看起来几乎和700年前的一模一样。由于其双层城墙设计,博马里斯城堡和哈勒赫城堡显得尤为特别。

这四座古堡地处要塞,可俯瞰全城,观感着实令人震撼。如画的风景给予后来的英国艺术家无限灵感,最著名的就是浪漫主义风景画家J.M.W.Turner,他曾于1789年拜访了位于北威尔士的卡那封城堡,并绘制了多幅水彩习作。

总之,世界上很少有一个国家能像英国一样,看似水火不容,实则无所不容:古老与新奇、闲散与专注、经典与新潮、叛逆与分寸、优雅与狂野……一对对看似矛盾的特质,都被这个国家以极大的包容性全盘接受,达到一种得体的平衡。

参考丨星球研究所、ELLEMEN睿士

撰文丨腿毛幽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