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丨春 寒

原标题:乡土丨春 寒

湖北

加油!

春寒

作者:龚金球

春寒料峭,天阴沉沉的,毛毛细雨无声地飘落着。

“龙栋还没接电话吗?”魏盼娣的母亲问。

“没接,不知死到哪儿去了。”魏盼娣满脸怒火地回答。

“你说,他整天瞎忙些什么呢?”魏盼娣的母亲也生气了。“平常很少在家也就罢了,现在他岳父病了,不仅不来医院,连电话都不接。”

魏盼娣很理解母亲,换作谁都会生气。魏盼娣原本有个弟弟,弟弟出生不久后,她母亲就被强制去做了结扎手术。可天有不测风云,她弟弟一周岁时患了肺炎,送到县医院、省医院救治,小生命还是被病魔无情的夺走了。魏盼娣从此成了独生女儿。她忍受着失弟的痛苦,以懂事来安抚父母精神的伤痛。长大后深知自己的重任,不管同学猛烈的追求,也不管媒人不厌其烦的介绍,她都委婉拒绝了。考虑到日后方便照顾父母,她最后选择了同村的龙栋。

龙栋也是挺不错的,为人做事在村里有口皆碑。他中学毕业后就去深圳闯荡,后来在一家大酒店学习烧腊。与魏盼娣结婚后,回到街镇开了间烧腊店,生意很不错,没几年就在村里盖了新房,后来又买了一辆小汽车。魏盼娣在家里干点农活,照顾老人小孩,生活过得有滋有味。龙栋对岳父岳母胜似父母,村里人都对他赞口不绝。两年前村委会换届选举,龙栋被村民选为村委会主任。他当上村主任后,工作积极,致力乡村振兴和精准扶贫,乡村面貌焕然一新,群众生活逐步改善。春节前,武汉出现疫情,龙栋带领村委干部积极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天天起早摸黑,用大喇叭宣传,在村口设立服务站,教育村民做好防护,出门戴口罩。

魏盼娣也是明事理的人,龙栋在村里忙里忙外,舍小家顾大家,她都理解和支持。

今天早上,魏盼娣的父亲脑梗塞突然晕倒,龙栋却不见了踪影,电话也不接,幸好在乡亲的帮助下及时送到医院抢救,脱离了危险。

关键时刻起不到关键作用,魏盼娣就想不通了。再忙也应该接电话呀,没时间回来也应该说一声呀。魏盼娣百思不解,疑惑重重,越想越生气。

“盼娣,叔好些了吗?”一男一女拎着一袋水果走进病房,打断了魏盼娣的沉思。

来人是魏盼娣的堂兄堂嫂,从村里赶来探望魏盼娣的父亲。他们问了魏盼娣父亲的病情后说:“龙栋知道叔病了吗?”

“他哪知道呀,到现还没联系上呢。”魏盼娣说,停顿片刻反问:“你们见到他没?”

“我……他……”堂嫂支支吾吾。

“他怎么啦?你怎么吞吞吐吐了?”魏盼娣追问道。

“……”堂嫂瞥了一眼堂兄,堂兄微微摇头,堂嫂又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快说呀,你究竟有没看见他?真是急死人了。”虽然堂嫂没说见过龙栋,但魏盼娣感觉到她有事隐瞒着她。

“我只是在远处看见他,没跟他打招呼,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堂嫂见魏盼娣着急的样子,再不告诉她,她是不会罢休的。“跟你说了,你一定要克制自己的情绪。”

“我一定克制,出什么事了?”魏盼娣猜到肯定出事了。

“刚才,我看见龙栋了。”

“他在哪?他在干啥?”

“我看见他……推着一个女人。”

“推着?女人?”

“嗯,龙栋推着救护床,一个女人躺在床上,然后进了病房。”

一股寒风从长长的走廊尽头的窗户吹过来,让魏盼娣不禁打了个寒颤,她心里冰凉,脑子嗡嗡的响,感觉天在旋转。岳父生病都置之不理,去照顾一个生病的女人。魏盼娣想到网上报纸上披露的一些领导腐化堕落,包养情妇的案例,难道他……

“他在哪个病房?我要去看看。”魏盼娣不敢往下想。

“他在消化内科,我刚才经过那里。”堂嫂担心魏盼娣闹出什么乱子,也想知道事情真相,说:“我跟你一起去。”

他们来到消化内科的一个病房,龙栋正倒水给一个躺在病床上的女人。

“你怎么来了?”龙栋见魏盼娣和堂兄堂嫂来了,满脸诧异。

“怎么啦?是不是打扰你们了?”魏盼娣没好气地说。

“你怎么说话呢?只是觉得你突然出现有点奇怪。”

“奇怪?奇怪的应该是你吧?”魏盼娣毫不让步。

“你别说话。”病床上的女人正想说话,被龙栋制止了。然后对魏盼娣说:“我们出去说,别影响病人休息。”

“是怕别人知道你的秘密吧?”魏盼娣边走出病房边说。

“你们别斗嘴,有话好好说。”堂嫂劝他们。

“我有什么秘密?”龙栋一脸无辜。“还说没秘密?”魏盼娣听了更加气愤了:“你一个人陪着一个女人?你们什么关系?电话不接,爸爸病了也不管,还说没秘密。”

“爸爸病了?什么病?现在怎样?”

“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魏盼娣说:“你不要转换话题,今天你不把事情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嫂子,不是你想像得那样。”这时,村文书刘佛生手里拿着一沓票据走了过来,听了魏盼娣说的话,知道她误会了,就把今天发生的事跟她说了。

原来,住院的那个女人是村里果场的民工,平时跟村民没有交往,所以村民都不认识。她老公是湖北人,春节前回了老家,回来时还没到家就被隔离观察了。今天早上龙栋去村里巡视,经过果场时见她在路边捂着肚子呻吟,就和刘佛生一起将她送到医院,诊断是急性肠胃炎,需住院治疗。刘佛生刚给她办完入院手续。

“以后,你有再急的事也要接我电话。”魏盼娣在龙栋肩上轻轻打了他一下说:“好在爸爸抢救及时,现在已脱离危险了。”

“当时情况紧急顾不上接电话。”龙栋说:“幸好爸爸没事,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向他谢罪呢。”

“主任确实太辛苦了,村民过年都在家享受天伦之乐,他却最繁忙,村里的疫情防控丝毫不敢放松,又要照顾好村里困难群众的生活。”刘佛生解释说。

龙栋走出病房,雨停了,云散了,天开了,一缕春晖照射过来,像一只温暖的手抚摸着龙栋的脸。龙栋望着远方,大地一片生机,春深似海。

婆婆的爱情

作者:方志英

哉叔要结婚了,全村人同情的目光犹如训练有素的士兵,齐刷刷地投向了秋姑的身上。

秋姑是哉叔的童养媳,两岁来到老李家,现如今已出落得如一朵山稔花一样美丽,哉叔却因为她小时候发过一场高烧,导致左耳失聪而嫌弃她,与别的女人结了婚。

正值青春美好年华的秋姑并不是没有男人喜欢,更何况她那么能干,割禾、莳田、割芦基、养猪、种菜样样在行,谁娶回家都是持家的好手,因此也有很多媒婆上门来提亲,但是秋姑都摇摇头说她不嫁,她要赡养年迈的阿婆,从小是阿婆疼她,养她,把她带大,她要给阿婆养老送终。

围龙屋的上正间住着哉叔和新媳妇,下正间住着秋姑和阿婆。新婚的第二天早上,秋姑早早起床要去秋香江边洗衣服时,仍然不忘跑到上正间去敲新婚夫妇的门,柔声地喊:哉哥,你的衣服拿出来我帮你去洗。换来的是门里的一句:我的衣服不用你洗了。十多年来,他的衣服都是她洗,已经成了习惯,她忘记了,人家现在有了新媳妇,有人帮洗衣服了。

日子像秋香江的流水一样不停地往前流淌,一边是年轻新婚夫妇甜蜜的恩爱时光,一边是一老一少相依为命的苦度岁月。秋姑纵然是再能干,凭着一双勤劳的双手,那时候在大集体里挣的也只能裹住两个人的温饱,买盐的钱从哪里来?买油的钱从哪里来?买“火水”的钱从哪里来?每到家里断盐少油的时候,阿婆总是吩咐秋姑去找哉叔:“尽管去找那个‘打靶鬼’要,他敢不买,回来我竹鞭子抽他。”秋姑去到大部队找当会计的哉叔,只敢站在会计室门外向里张望,哉叔瞥见了,走出来淡淡地问一句:什么事?秋姑怯怯地说:阿婆说没盐头了。哉叔回一句“知了”就把秋姑打发回去了。夜暮时分,总能看见哉叔提着一袋盐或者是一罐“火水”悠悠地走回来,轻手轻脚地放在阿婆的灶间。投桃报李,秋姑每每也把晒干的芦基草抱上两捆,塞进哉叔的灶下,新鲜的蔬菜掐上一把,放在哉叔的灶台上,家里偶尔来人宰上一只鸡,也不忘把鸡腿留给哉叔,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没有爱情,亲情还是割不断的。

时间长了,祖孙三人其乐融融的场景自然引起了新媳妇的嫉妒,于是夫妻吵架难免发生,矛头有时直指秋姑,怀疑她不嫁的原因是仍恋着哉叔,无端的谩骂自然难以避免,每到这时敦厚老实的秋姑总是悄悄地避开,不跟女人作丝毫辩解。每到这时哉叔总是怒火万丈,骂女人无理取闹。仅仅结婚一年多,女人已赌气跑回娘家数次,终于有一次把家里那时比命根子还要宝贵的粮票、布票、钱全部带走,再也没有回来。

哉叔痛苦地在秋姑面前流下了悔恨的眼泪。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还是我们秋姑娘好,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阿婆郑重的一句话,终于激醒了哉叔,痛定思痛之下,哉叔选择了离婚,然后和秋姑开始了第二次婚姻,经历过感情挫折的哉叔从此对秋姑倍加珍惜,疼爱有加,当然,婚后秋姑也顺理成章地成了秋婶。

本以为从此以后日子就会顺风顺水,平静安祥地过下去,却不料婚后几年秋婶的肚子一直不见起色,于是闲言碎语又像冬天的寒风一样向他们袭来,两个人低着头,捂着耳朵,不去听,不去理,听天由命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直到秋婶29岁那一年,终于怀孕生下了第一个儿子,这后来每两年一个,一下子生了四个儿子,最后锦上添花又来了一个闺女,引来了全村妇女嫉妒的目光。秋婶只有一句话回答:都是“天爷公”送来的,俺也没办法。

后来就分田到了户,哉叔的身子骨弱,田里地里的活秋婶就一个人承担了,不让哉叔插手。哉叔的会计也没得做了,就与人合伙杀猪,走村串街卖猪肉、肉丸子,两公婆一心一意带着孩子们过日子。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哉叔也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来到了深圳爱华电子厂做厨工,孩子们在长大,生活也随着两公婆的砥砺奋斗越变越好,谁都没有料到,晴天还是来了一个霹雳:哉叔因胃出血英年早逝。

秋婶一时难以接受这个打击,终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那时长子刚刚成年,最小的女儿才七岁,望着像一棵棵小树苗一样正在成长的孩子们,秋婶必须擦干眼泪,继续活下去。有好事者多次来怂恿秋婶改嫁,秋婶望着一堆儿女难以狠下心肠,孩子就是她的命根子啊,叫她如何舍得下!

日子在秋婶的勤扒苦做下终于有了起色,儿子们个个成了家,立了业。孙子辈又如雨后春笋一样一个个出生了,做了阿婆的秋婶更是闲不下来,带大了大儿子的,又忙着带二儿子的,二十几年的光阴又飞逝而过,孙子辈终于学业有成了,秋婶也已到了杖朝之年。

秋婶八十大寿那一天,孝顺的儿孙们纷纷赶回家为她祝寿,家里宾朋满座,热闹非凡,满堂儿孙围绕的秋婶异常得高兴和欣慰,她在心里悄悄地说:哉哥,要是你能活到今天就好了,我把你的儿孙们都操持大了,我对得起你了,不怕去见你了。

哉叔是我从未谋过面的家公,秋婶是我那历经磨难的家婆,他们的爱情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只有向彼此奉献了一生的真情,他们的爱情虽不算惊天动地,但也足以让人感动!

希望的季节

作者:李胜利

春天是最美的季节,心情总是有些激动。按捺不住踏青的脚步。寻找春天的足迹,回到家乡王峪村,去感受和体验大自然的美,当你走在干净整洁的村道上,没有城市的喧闹声,看着美丽的田园风光,顿然感到有种醇厚乡土气息,在回忆中显得缥渺悠远。这或许是心底深处的乡情吧!

大山脉腹地,那个年代的山民还是比较贫困,生活清苦,但保留着人性善良和单纯,虽然生活艰辛,但心态乐观自然。一块熏肉,用猎刀削下部分肉片;一把辣椒,调出辛辣与美味;一把山野菜,炒出肉香和清新。一锅自然的美食,品出人间百味,回味悠长。一户偶遇的山民,让我感受到自然和淳朴,亲善和乡情。

王峪村有着得天独厚的天然生态旅游资源和文化底蕴,为打造农村经济的新亮点,传承民俗文化,发展乡村旅游,逐步完善健康生态文明旅游。为一体的乡村文化旅游业,在美丽乡愁中实现更好发展,打造出城里人向往、农村人留恋的美丽乡村,美食美景等特色品牌。

山高坡陡、沟壑纵深、景观奇峻,风景画卷,壮美景观。

走在群峰之上,看着层层群山,犹在云腾雾海之中,时而翻滚,时而奔腾,时而缥缈,时而宁静。真是云遮千里,雾锁万峰!远处若隐若现的山峰,给人犹如海中岛礁的遐想。

一路的期盼,一路的忐忑,一路的高歌,一路的跳跃,一路的美景,一路的喜悦,一路的留恋。

村里人清贫简朴却坚韧乐观,真是太不容易了。他们吃苦耐劳、心地善良、任劳任怨、邻里和睦相处、不斤斤计较、宽容待人。

春风唤醒的三月里,杨柳依依,小雨润物,花海含香如潮水流淌袭来,鸟语花梢间真是享受春光无限好。

这几日,微风轻柔,太阳暖暖,春天的气息开始一点点走近;公园里,大片迎春花艳丽绽放,让人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融融春意。

乡间的春意,已经醉上了柳梢。不要惊动春天,不要惊动如月色一样的心。醉人的春光里,花开的香四处奔跑。一片片返青的麦苗,正在春天里窃窃私语。

春天里,我一次次地闻到油菜花的芬芳。它们紧紧地簇拥在一起,盛开在春天里,黄黄的满是三月的表白。

远处,有炊烟袅袅升起,十分美妙的图案,或水墨淋漓,或淡雅清新,浑然天成,细细玩味,颇多意趣。歌声婉转悠扬,在蓝天和白云间穿梭,就像翠鸟掠过水面,在阳光下放飞她梦幻般的身姿。

这就是春天的气息。

当春风扑面而来时,沿河南岸,柳锁莺魂,花翻蝶梦。在斜风细雨中,鸠燕飞翔,处处鹅黄嫩绿,花舞人间。

春天是有色彩的,那么,同样,它也是有味道的。

品味春天,品出百味人生。所以,我热爱春天。

编辑:萧筱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