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李白成不了诗圣,而杜甫能称诗圣,诗圣诗仙谁更牛?

原标题:为什么李白成不了诗圣,而杜甫能称诗圣,诗圣诗仙谁更牛?

为什么杜甫是诗圣?

这要从744年说起。

744年,是很多事情的发端。

这一年,安禄山兼任了范阳节度使,在朝中获得了一百个赞。

李林甫赶跑了裴宽,打压住高力士,从此称霸庙堂。

而一个叫杨九真的道姑进了宫,给了李隆基一个壁咚。

在诗的江湖里,这些都不是事。

在诗的江湖里,太阳月亮走碰到了头。

在洛阳的酒舍里,杜甫偶遇了李白。

李白已经是一个IP了,他的粉丝早已经破百万,每一篇原创都是十万+,大神孟浩然跟他互推,另一位大神王维则跟他互掐,管理员贺知章把他的《蜀道难》拎出来,放到大唐的首页一直挂了月余。

李白还参加了文艺座谈会,李隆基喂他喝过粥,高力士为他脱过鞋,贺知章为他解过腰带,不要误会,只是为了取下腰上的金龟印,呼而将出换美酒,与李白撸串谈人生。

李白还是长安文艺天团酒中八仙的骨干,是胡吃海喝,成天不上班,敢翘李隆基的文艺愤青,他醉倒在长安的酒家,不鸟李隆基的召唤,最终被李隆基买断了工龄。

不羁的风野的李白,才是诗的王者。

于是,李白带着神一样的色彩出现在杜甫的面前,穿着青衫,带着剑,如谪仙一般。

杜甫只有仰望,杜甫还只是一个小渣渣,九年前,他去长安参加高考,接下来九年,他都在用旅游疗落榜的伤。他离长安远远的。

李白带着长安的酒气出现在杜甫的视野,杜甫压抑住激动的心情。

“李老师,我叫杜甫,杜甫的杜,杜甫的甫,我……”

李白摆手打断下:“坐下来,喝一杯再说。”

杜甫连忙坐下,听李白聊诗,聊长安,聊成仙的道,也聊成仁的剑。

杜甫满脸泛光。

这样的人是无敌的存在吧。(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他怎么可以做到这样的洒脱,这样的无忌。(飞扬跋扈为谁雄?)

他的笔为什么带着风,他的歌为什么惊着魂。(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喝完这杯酒,李白说,走吧,如果你会拉弓,跟我去猎天空的鹰,逐草间的兔。

杜甫忙不迭点头,另一个人凑过来,带着沙的气息。

算我一个吧,我叫高适。

于是,在孟诸的大泽里,你可以看到三个骑马的身影,他们逐鹰猎兔。李白呼啸着横冲直撞,高适拉弓搭箭。

杜甫在后面拎着猎来的飞禽走兽,满面幸福。

但相聚,总是写下了离别的伏笔。高适走了,李白也走了。

杜甫决定去长安。

我要再去试试,因为这样,才不负那一年的交游。因为,我找回了站在朱雀街的勇气。

杜甫没有赢得更好的未来。

考试考不上,选拔选不上,就是走后门,找人推荐也是应者廖廖。偏偏大胖子安禄山杀进了长安,将天下搅得浑浊不堪。

李隆基带着他的小姨子跑啦,杨玉环吊死在马崽坡,朋友离散了,家人分离了。

烽烟四起的中原,杜甫想起了李白的奔放,想起了高适的血与沙,想起了王维的田园。

好吧,让李白去写颠倒乾坤的酒、激荡九州的剑,让高适去写沙洲的白骨、北风的雁,让王维去写松间的明月,风中的蝉鸣吧。

我就写写我自己,写写我所看到的。

写写那去云南的征夫吧,他们的哭声淹过了咸阳桥。

写写骊山行宫里的驼蹄羹和貂鼠裘。

写写长安荆棘丛里被遗弃的王孙。

写写石壕村里翻墙走的老翁,和夜半离开家到前线的老妇。

……

李白、王维、高适,他们写尽了山水,写尽了豪情,写尽了塞外,我就写写那些微不足道的老百姓吧。

也许,有一天,会有人读到这些诗,想起这些永远不会在史书上留名的人。

从这一刻,杜甫就成为了诗圣。

也许关于杜甫为什么是诗圣,有一千种解释,但我相信,只有为百姓写诗的人才能称为圣。

公元770年的冬天,在湘江的一条破船上,杜甫贫病交加,伏在枕头上写下最后的诗。

《风疾舟中伏枕书怀三十六韵奉呈湖南亲友》

最后的诗,他留给自己。

他说,我跟这个国家的所有百姓一样,是个苦命的人。

当官,官被贬了,家,家困苦贫病,国,国支离破裂,在这样的夜,我这样的一生,难称得上成功吧。

正如五十六岁那年,看到公孙大娘传人的剑舞,他惆怅着自己迷惑的一生(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

就是写诗,我也比不上李白,比不上孟浩然,比不上王维吧。

杜甫的一生就是如此吗?他与这么多优秀的人有过交集,最终却只是一个普通的诗人?

有一个人不同意。

中唐的诗人元稹翻着杜甫的诗集,内心翻江倒海。

一千五百首,这是诗的海洋,诗中的史记。

他激动得不能自抑,他说,我要替这个人写墓志铭,我要让人知道,这世间的诗,还没有超过子美的。

白居易随声应和:他的诗注定要流传千古,他的诗注定要传遍天下。

韩愈将他跟李白并列在一起:如果心中没有热情,去读李白跟杜甫的诗吧,他们的诗焰有万丈那么高。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不同意。

王安石说,如果可以选一个人同游,我愿意是杜甫。

文天祥说,我想说的话,当年那个叫子美的人苦命人已经替我说尽了。

……

诗圣,杜甫。

这是诗圣杜甫的故事。

曾经有人问我,给孩子读诗有什么用? 其实读诗目前来看,真没什么用。

因为诗歌不是为了现在,诗歌是给孩子未来的礼物。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读“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时,它对我们来说,不是孤帆也不是远影,更不是天际。因为我们没有见过浩瀚江面的孤帆,也没有见过滔滔的长江,自然不会理解这永不停歇的江水带走的到底是什么。

它对我们就是需要背诵的两句诗,因为它会出现在考卷上。

当我们读“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我们也仅仅知道这是写江边的月,我们理解不了为什么要发出何人初见月这样超出人类历史的询问,甚至超出人类认知的江月何年初照人。我们对时间还一无所知,只知道童年充满快乐,却不知道童年也有结束的时候。

当我们努力背诵“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们也理解不了这诗中的感恩之心,那时候的我们,还仅仅知道索取,并不懂得回馈。

当时的确还年少,不解诗意苦作诵。

但我们终将收到这份礼物。

将来的某年某月,当我们来到大河大江,望着友人渐行渐远,那种落寞,那种留恋冲上心头,在我们欲说无词时,突然它跳了出来: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是了,是他。

“朋友,你也在经历离别吗?”那个叫李白的人站在你的身边,“好多年前,我也这样送别我的好友孟浩然。江水流得太远,转眼间,那孤帆便消失在江际。江水啊,它带走的是友人,留下的是思念。”

对友人的眷恋,将伟大的李白跟渺小的我们,穿越千年的时间,联系在了一起。

当我们在月夜下抬头,望见那轮皎月。经历过世事沧桑的我们,突然感觉时间停止了。我们是谁?我们在这世间追求什么?这月亮见过多少快意的人失意的人?是谁第一个望见了这轮明月,又是什么时候,月亮开始照人间的黑夜。

“我啊,参悟了一辈子,也没有想到答案。或许,人间不是所有问题都有答案,也不是所有困惑,都需要去索求答案。”张若虚抬头,幽幽说道。

当我们远离故乡,离开父母,我们总有一天会明白寸草心对三春晖来说,是多么微不足道,但又是多么不可缺少。

诗,是给孩子未来的礼物,但不是每个孩子都收到了。

因为,诗是古人的馈赠,是他们用千年的才情锻造的礼物,得到它需要一定的门槛,陌生的语境,难懂的古文,往往让孩子初次接触就望而却步。

有人说:用古诗词喂大的孩子,人生必定不会平庸。

但一定要选对食谱。要给孩子提供生动有趣的读本,让孩子先爱上诗,读懂诗。

下面就给大家推荐一套这样的美诗食谱:「诗词大会选题库」

这套书一共三本:《唐诗三百首品读》、《宋词三百首品读》、《唐宋八大家散文品读》。

由语文课程编写成员方智范教授和《中国诗词大会》命题专家方笑一教授父子团结创作;

往届诗词大会节目合影,左一为方笑一教授

三本书收录了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唐宋八大家散文等经典中的经典;

还赠送6节视频课程,以及配套诵读音频,每首诗,每篇古文都有诵读。

作者方智范教授起草了《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尺度》和《普通高中语文课程尺度》

可以这么说,方智范教授既有富厚的一线教学履历,同时也是语文课程尺度的指定者之一。

语文怎么教最有效,孩子怎么学最轻松,他再清楚不外。

另一位作者方笑一,则是《中国诗词大会》的命题专家,至今已经到场五季节目命题事情,并担任现场学术照料,同样也是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

由方智范教授凭据教学,从孩子的阅读习惯和认知能力出发;方笑一教授联系学习,从孩子的阅读兴趣和学习念头出发;

两者相联合,独创了更适合中国孩子的古诗文“黄金学习法”,就是诵读明白回首。

大家可千万别小看这三个小窍门,这可是方氏教授父子两亲身实践得来的。

诵读:俗话说“念书百遍,其义自见”,绝不是一句空话。

三套书所含篇目能够100%笼罩课本中必背的古诗文篇目;

可以说,大学之前,有关唐诗宋词唐宋散文,把这一套书读透就够了。

孩子能把三套书读熟、读懂、读透,不仅对学习和考试有很大资助,还能大大提升孩子的文学素养和内在气质。

点下面的横条参团。书是精装本,很有收藏价值。送人也非常大气,赠人诗词气自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