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恐加速冷却国内转会市场 国足进12强需警惕疲劳

原标题:疫情恐加速冷却国内转会市场 国足进12强需警惕疲劳

农历辞旧迎新之际突如其来的疫情困扰普通百姓生活的同时,也给国家与社会方方面面带来不同程度影响。同样受疫情所致,中国足球的节奏也被打乱。国内各项足球赛事因此而暂时停摆,在疫情持续发展且充满不确定性的背景下,每一名足球从业者既对疫情产生某些焦虑,当然对足球的热情也让他们中绝大多数对未来保持心态的积极,冬去春又来,或许中国足球经历这样一段特殊的带有被动意味的休养生息后,能够焕发出更为光鲜、健康的色彩。

国内赛事全面停摆 职业足球动腿更要动脑

受疫情影响,中国足协出于对人员健康安全负责的考虑,在农历春节假期先后发布4条官方通知,宣布涉及中国球队参加的各项国际、国内赛事的调整或延期。1月30日,协会确认将包括中超联赛在内的各项国内足球赛事无限期延后。

和以往联赛、杯赛赛事赛程调整不同,中国足协鉴于疫情持续发展及疫情防控工作的不可预知性,并没有明确各项赛事延期开赛的具体时间表。如果说中国足协因此遭遇规则制定困局的话,那么作为赛事参与主角的广大职业俱乐部在适应“调整”方面遇到的实际困难就更大。以4支参加本赛季亚冠的中超球队为例,他们此前按国内赛事及亚冠赛历已制定了非常详细的备战计划,但疫情及由此引发的赛事延期则彻底打乱了其备战节奏。

在变化持续发生的情况下,围绕着赛程、赛地的变化也接踵而至。再加上客场所在国家(地区)的外籍人员入境限制规则受疫情变化趋于收紧,于是申花俱乐部退掉赴澳大利亚的机票改赴阿联酋迪拜拉练,BIG4中3队长时间停留在海外集中、迪拜集中6支中超球队的情况分别出现。甚至富力、申花在国内、国外的放假都是各俱乐部临时决定,对此富力俱乐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没有办法,我们理解,但困难需要大家共同用实际行动克服。”

如果说,往年的备战仅仅需要教练员、球员场上挥汗如雨、俱乐部工作人员场下事无巨细,那么此时此刻各俱乐部在应对疫情及其造成的影响问题上,就不仅仅限于“动腿、动手”,而更需要“动脑、用心”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意外作预案、应急。

疫情恐加速冷却国内转会市场

从前年底开始,中国足协为规范国内职业联赛转会市场、打击联赛非理性投入同时帮助投资人减负,陆续推出了一系列“限额帽”,并对诸如内外援、年轻本土球员的薪酬作了具体限制。这使得外界对于新赛季国内足坛转会市场的红火难言乐观。

疫情发生后,各级职业俱乐部的引援工作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甚至打击。有些俱乐部心仪并已谈妥的外援鉴于事态发展的不确定,毅然决然放弃来华效力。到目前为止,除上港引进原全北现代外援里卡多·洛佩斯外,中超各家今冬所引进的外援中没有太多响亮的名字,至于像当年特谢拉、奥斯卡以及去年费莱尼这样的绝对大牌更不可能出现。

对俱乐部、其目标新援来说,疫情的确给他们制造了更多技术难题。比如中国足协按规定要求各俱乐部规范签订球员工作合同,但合同内容涉及的合作期限一般都具体到“日”,那么在赛期短期内无法敲定的情况下,如何界定合同相关内容,劳资双方都犯了难。在焦虑与观望过程中,目标新援或许就会放弃加盟中国俱乐部,而有些本来有意续约的外援也不得不另做打算。中国足协充分理解俱乐部在类似问题的实际困难,于是提议将国内足坛转会窗口关闭期限延后,并为此准备向国际足联提申请。

作为大连人俱乐部过去两个赛季的“头牌”卡拉斯科以及申花队锋线上的重要依靠伊哈洛分别在这个冬天以租借方式加盟西甲马竞、英超曼联两家5大联赛豪门俱乐部。如果从球迷情感来说,两位名将的离去似乎带有疫情背景下的“逃离”意味,但事实上在国内各项赛事无限期推延的情况下,职业球员以职业方式保持自身状态无可厚非,他们转投欧洲主流联赛是中超的荣耀,而待到原属俱乐部将其召回时,他们焕发光彩依然可期。

当然,像卡拉斯科、伊哈洛这样的转会案例毕竟不是大概率。包括保利尼奥在内的诸多外援虽都曾公开表达过对疫情的担忧,但在高薪和感情作用下,他们大多选择留在中超俱乐部。只不过因联赛开赛暂无时间表,他们目前只能停留在海外各地备战。

国字号球队更为劳心劳力

按照此前公布的赛历草案,新赛季中超联赛本计划于2月下旬揭幕,如此安排,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今年是国足冲击卡塔尔世界杯的“最关键期”,同时4支中超球队获亚冠参赛资格,他们也需要通过合理赛程设计争取打好亚冠赛事,从而为2021年在我国本土举行的世俱杯赛蓄力。

今年3月26日、31日,国足按计划因分别在主场迎战马尔代夫队、客战关岛队。但疫情突如其来导致各项国内赛事延迟举行,也不可避免地将包括国足、中国女足在内各过字号球队的备战节奏打乱。按照中国足协拟定的预案,中超联赛最早也要到4月上旬开赛,那么意味着除亚冠4队国脚外,其余国脚参加3月两场世预赛前均无正式比赛可踢。就足球规律而言,这样情况非常不利于国足调整竞技状态。此外,原计划于2月下旬在武汉举行的女足奥预赛中国队所在B组小组赛经过两次调整后,易地澳大利亚悉尼举行。由此不难推断,如果3月下旬国内赛地无法被认定适合承办大型赛事,那么中国男足面临放弃中、马比赛主场的可能性。

尽管中国足协借参加2月4日亚足联紧急会议之机分别落实了中超4队亚冠小组赛前3轮赛程调整以及国足中、马比赛、中国女足奥预赛主场备选第3地候选能事宜,但协会不到万不得已依然不会放弃各队主场权益,这样的不确定性也让各队在备战中陷入两难。近期,中超球队在海外屡屡遭遇对手拒绝热身,因此即便国字号球队赴海外长期集中,只练不赛也都非常尴尬。此外,目前各国家(地区)的外籍人员入境政策也会根据疫情发展而不断调整,由此也同样带来不确定性,届时备选的“第3地”能否如约承办中国球队的比赛,比赛会不会进一步延期也都是未知数。

由于国内各项赛事已经确认推延,那么联赛、杯赛赛程“前松后紧”必成定局。对中国队而言,即便在40强赛中获得出线权,那么在备战9月开始的12强赛同时,也必须应对由国内赛事赛程密集引发的各类问题,尤其是球员疲劳、伤病问题。

赛事推延助国内足坛冷静修身

鉴于疫情出现,中国足协于1月15日在中国足球协会官网公布了《关于延后中甲、中乙、中冠联赛俱乐部提交

和中超一样,新赛季中甲、中乙联赛推延后的开赛时间表也还没有产生。而在疫情出现之前,关于中甲、中乙联赛是否应该扩军的讨论已在足坛和舆论圈里展开。仅公开信息显示就有9家中甲及中乙俱乐部因“工资发放”原因被挡在新赛季各级联赛门外,而类似问题不过是当下国内职业俱乐部普遍入不敷出饱受经济危机困扰下各迭出乱象之一。在过去1个赛季甚至几个赛季里,相当一部分低级别俱乐部美其名曰为“职业”,实际却因囊中羞涩而无法做到“职业”,他们或是“节衣缩食”,或是依托于外力有限而短暂的支援,一阵“要死不活”后早已濒临崩塌。

疫情的发生,一定程度上给各级俱乐部赢得自我清晰定位、寻觅新商机甚至驱除“病毒”的时间,有些俱乐部或许利用这段时间可以暂缓一口气,或是寻求政府支持,或是四处“化缘”,随后判断自身能不能健康可持续地“活”下去。

中国足协可以在这段特殊时期,进一步考量各级联赛的市场活力、各俱乐部的生命力,以冷静审视“联赛应否扩军”的问题。协会原计划在农历新年后公布新的内部机构调整方案,但目前具体结果还没有对全员公布,只是一些员工已按照协会部署在新、旧岗位上行动起来。和职业联赛一样,中国足协在这个时候或许也有必要冷静深思一番,思考的对象不止于中国足球行业内的方方面面业务问题,恐怕也包括协会自身的建设与完善。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肖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