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团课,在线私教……当你的健身教练遭遇疫情

原标题:网络团课,在线私教……当你的健身教练遭遇疫情

春节期间,火了健身线上程序。

几个月前,健身产业还畅谈着“如何帮助中国健身行业走出寒冬”,谁都没料到,这场“寒冬”的冰点会来得如此突然。

因为疫情影响,全国各地的大型体育赛事及活动取消,体育培训、场馆业务也陆续停止,这其中就包括了健身行业里的实体健身房。

为了生活,多数健身品牌和小型工作室的教练纷纷选择转战线上直播,通过带动更多人居家健身进行“自救”,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健身直播都能给视频内外的教练和学员都带来“理想的效果”。

但他们一直都对未来抱有信心——“等到春暖花开,健身行业会更好。”

各大平台推出网络教学。

“一个月最少10万没了”

“因为疫情,说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面对着关于“疫情冲击健身行业”的问题,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得很直接。

“疫情之下,我们的线下营收是减少的,而且成本没有变;同时还要面临用户留存、再激活等问题,这些都是挑战。”

这就是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几乎所有的实体健身房都必须面对而且亟待解决的问题。

对于韩伟而言,至少到现在这个阶段,疫情对于乐刻的“冲击”还在他们团队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毕竟,过去五年时间里,乐刻所打造的“无推销、平台化管理”新模式给他们带了相对充足的资金流。

我们没有预付费机制,不存在消费者纠纷等问题。而且我们的财务模型相对健康,现金流也相对充足。”

“账上有钱”是韩伟和乐刻运动有信心撑过这场疫情的重要保障,然而,对于那些小型的个体健身工作室来说,状况就没有这么乐观。

教练在家直播教学。

“本来春节过后会有一波小高潮,大家过年都‘胖三斤’,但现在这一下子受到了不少打击。本来能多盈利的一个时间段,变成了赔钱,一个月最少10万没了。”

申采豪(化名)是上海普陀区某健身工作室的合伙人,由于疫情的影响,上海市区和周边的健身房闭门歇业,他也没有根据上海市的复工时间回到工作室,而是选择留在老家。

他给澎湃新闻记者粗略算了一笔账,“我们在江宁路的写字楼有一间工作室,算上物业费和杂费,每个月3万多元,本来平春节之后盈利会更高50%。”

齐麟弼(化名)是一名上海本地的健身教练,过去两年时间里建立起了两个属于自己的健身工作室,他原本打算在春节期间对工作室进行消毒,然后安排一些一对一私教课,但是“两起聚集性疫情和健身房有关联”的新闻,让他彻底打算关停工作室。

“这时候肯定安全第一,其实健身群里的学员有锻炼和上课的意愿,但如果出了问题,得不偿失。”

乐刻开启了“宅家运动会”。

转战“线上”,是为线下复苏聚力

事实上,在疫情期间,健身是一个没有被忘记的话题——直播健身成了大部分健身品牌和工作室教练都会选择的“自救”方式。

除了那些原本就驻扎在知乎、抖音和B站的健身大咖,乐刻运动联合浙江省体育局、浙江省体育总会推出的“宅家也爱做运动”专栏以及“宅家运动”的团课直播,算是在疫情期间把“云健身”和健身课直播做得最火热的健身品牌之一了。

乐刻运动的一组最新数据就具有相当的说服力——在快手上,1月28日上线“宅家也爱做运动”话题,截至2月13日,点击9485.9万,上传视频2758条;抖音2月3日上线“宅家运动会”话题,截至2月13日点击达9亿次,上传视频35000条;乐刻运动的团课直播截至2月12日为止,共做了33场,全平台观看量突破110万。

此外,据公开数据显示,健身品牌Keep联合每日瑜伽、Lululemon等10余家品牌推出的全网联盟运动直播进行时活动,累计参与人数突破5600万,每日参与人数平均提升145%。

“带动更多人在家里健身运动,提高身体素质肯定最重要的目的之一,但这背后也是各个健身品牌的一场资源争夺战。”

一位不愿具名的健身产业分析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影响力越大,流量越多,对消费者的宣传力度就越强,那么疫情过后,线下门店客户的重新激活甚至是新客户的增长,就会更理想。”

韩伟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乐刻会利用抗击疫情的时间做好教练培训,同样也是对未来提高竞争力的一种储备,“一旦疫情缓解,我们还是按公司节奏推进各项业务。”

私教直播,会员跟着练。

直播这条路,能“自救”到什么程度

但就目前来看,“线上直播”这种方式能给健身品牌带来多久的理想状态,不得而知。

据国内财经媒体报道,除了超级猩猩和轻重健身等少数品牌推出了付费产品以外,大部分健身品牌的线上渠道都不设费用,多数都是在过渡时期以维护客户关系为目的,不设置拉新引流和创造收入的功能。

以乐刻运动为例,他们目前所有的团课直播都是免费的,和政府以及各个平台合作,主打公益课程,倡导更多人在家里健身运动对抗疫情。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按照原本的计划,很多连锁健身房都打算在2月20日恢复营业,但根据目前全国的疫情防控情况,这个复业的时间或许还要往后推迟。

“我们会推出符合人们宅家运动需求的线上课程,一开始以团体课为主,接着会有私教课。”韩伟在接受福布斯中国采访时这样说,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疫情逼迫他们尝试了一种新的“生存方式”。

“目前我们还没有考虑通过线上赚钱,但已经在考虑将直播变成一个长期服务,为用户带去价值。”

其实,对于目前的整个实体健身房来说,能够转战“线上”吸引到足够多的流量和关注度,已经是一件足够理想的状态了,至少说明这些健身品牌确实在前期积累了足够的线下资源。

而对于那些个体工作室的健身教练们来说,他们的线上直播能够达到的“自救”效果微乎其微。

“线上直播也就可能自己的几个学员,要通过直播打赏来争取一些收入弥补指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申采豪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他也了解到现在各地政府都出台了政策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其中就包括减免租金,“不过目前还没有收到房东和物业的通知,之后可能会到相关的机构再去咨询一下,毕竟这对我们不算一笔小钱。”

“等到春暖花开,再去努力拉一些新会员吧,我相信疫情过后,健身行业会更好。”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