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造谣”、“带节奏”与“人血馒头”

原标题:论“造谣”、“带节奏”与“人血馒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网络争论中,这三个词汇高频出现。我不禁想起一句话:两个人争论,要么说服,要么妥协(哪怕为金钱);如果结局不欢而散,一定至少有一个人不真诚。

两个人在网上争论,如果是为了消除误会、互通信息,那么在真诚的交锋中,的确可以达成一个统一的意见;但现而今,更多的争论是为了一个立场,立场为先的前提下,不欢而散的情况就更多了。那么谁不真诚呢?我的看法是,先扣帽子者不真诚。

第一个帽子,就是“造谣”。

扣造谣这个帽子的人,往往自诩为辟谣者。辟谣一词的字面意思是:说明事实真相,驳斥谣言。因此,作为一个辟谣者,正确的姿势是从事实和逻辑层面去证明对方是谣言;而现实中的辟谣,却选择了利用立场、身份来把对方打成造谣者。

2月13日,共青团中央发了一篇文章《“穿防护服摆拍、用防护服擦车”事件,官方回应》,看完文章,我并没有辟谣的成分。文章不过就是对微信流传的小视频进行情况说明。然而文章却用了这样的截图。

这其实就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一个网民,如果仅仅是发表他看到的事情加上合理的推断,不该被扣上造谣的帽子。一方面,对网民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是官方的职责;一方面,网民不是调查记者,没能力也没义务对看到的现象做全面的调查;一方面,如果滥用造谣的帽子,很多反映社会问题的信息就会被湮没。

第二个帽子,所谓“带节奏”

2020年1月24日,微信公众号长江日报发表文章《未战先跑的“逃兵”专家不要乱带节奏》。文章为了证明管轶的话不可信,是这么论证的。

“说这些立场先行的丧气话、充满偏见的键盘侠口气、乱带节奏的鸡贼语——这和表达个人的独立思考完全不同,我们从中看到的不是专家先见式的大声疾呼的紧张,而是一个比普通人还不如的未战先跑的逃兵式的恐慌。”

“一个跑路的,和钟南山这样坚守一线的科学家,我选择相信后者。”

文章根本没有从事实层面去反驳管轶教授的话,而是选择用形容词来反驳。这可能算这些年一大怪事。仿佛形容词用的巧妙,就可以把对方的事实叙述反驳掉。现在回过头想想,管轶的话有多少是正确的呢?这些形容词中,“带节奏”成为某些人嘴里的标配。请记住,无论如何,“带节奏”永远是一个形容词,它没有能力去论证对方的言论是否正确。它的频繁使用,只能证明使用者的无能。

第三个帽子,“人血馒头”

这年头,仿佛自媒体纪念死者,就被扣上吃“人血馒头”的帽子。某希尔扣帽子的反应就和巴普洛夫的狗一样。但扣帽子的人,是否真的明白“人血馒头”的真正含义呢?回到鲁迅的小说《药》,革命烈士牺牲后,无知百姓却只想用它的血治疗自己的肺痨。因此,“人血馒头”真正的含义,是指代利用他人牺牲达成自己私利的行为。注意,这个“私利”的判定标准非常重要。不然,我们设立国家哀悼日,也会被扣上吃“人血馒头”的帽子。如果纪念逝者是为了公共利益,那不妨多来一些这样的纪念。反倒是一些借去世渲染悲情和感动的报道,除了情绪一无所有的新闻,应该少一些。

2020年2月13日,人民日报等多家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泪目!得知母亲过世,火神山护士含泪向家的方向三鞠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