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品大臣沦落到丧家之犬, 盛宣怀仅用了15天

原标题:从一品大臣沦落到丧家之犬, 盛宣怀仅用了15天

从大清一品大臣到避难日本如丧家之犬,从家资巨万到“穷得不干不净”,在1910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之前,国务大臣、邮传部尚书盛宣怀无论如何也难以置信:这一天翻地覆的变化,为时仅需15天。

盛宣怀(1844-1916),字杏荪,号愚斋,江苏武进人。1870年入李鸿章之门下任“文案兼充营务处会办”,开始其官场生涯。或许是在经济方面展现出的天赋,在李鸿章的支持下,他逐渐脱离文牍生涯而转向实业,先后创办了轮船招商局、中国电报局、华盛纺织总局、中国通商银行等。甲午战争后,清政府将部分官办企业改为官督商办,盛宣怀从政府手中接办了汉阳铁厂,并经营大冶铁矿、萍乡煤矿,还将三者合为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自任总理。不久又被清政府任命为“中国铁路总公司”总办。机缘种种,是他成为胡雪岩之后的又一“红顶商人”,更被誉为“中国实业之父”。

商场上长袖善舞的同时,盛宣怀在官场上也是一路亨通。他历任署理天津海关道、山东登莱青兵备道兼东海关监督、工部左侍郎、邮传部右侍郎等职;1910年出任邮传部尚书;1911年5月8日,“皇族内阁”成立,改“尚书”为“大臣”,盛宣怀留任邮传大臣,忝列国务大臣。这点,可以说远胜只捐了布政使虚衔的胡雪岩。

武昌起义爆发,各省纷纷响应。尽管清廷迅即派陆军大臣荫昌率军南下镇压,但仅半月间,到10月25日,已有湖北、湖南、陕西宣布“独立”,清廷面临严重的统治危机。

武昌起义爆发后16天,翰林院侍讲程棫林、监察御史范之杰以及资政院总裁世续等同时上折,弹劾盛宣怀“违法侵权、激生变乱”,将武昌起义的原因归结于盛宣怀欺蒙朝廷、违法敛怨所致,认为盛宣怀“专愎擅权、隔绝上下、贻误大局”,可谓误国首恶。当晚,清廷下旨,将盛宣怀“即行革职、永不叙用”。

但革职看来还不足以平怨。10月27日,给事中陈庆桂奏请将盛宣怀明正典刑并将丢失武昌的湖广总督瑞澂、湖北提督张彪等军法从事。众多议员也纷纷弹劾盛宣怀“激成兵变之罪”,按律“宜绞”、“当绞”。由于担心清廷改变铁路国有政策进而影响向四国借款的成约,美、英、法、德四国并不愿看到盛宣怀被处死。美国驻华代办卫理立即联络其他三国驻京外交代表前往拜谒内阁总理大臣、庆亲王奕劻,要其担保不许加害盛宣怀。

在各国压力之下,庆亲王奕劻被迫承诺:摄政王载沣认为将盛宣怀“即行革职、永不叙用”已经足够严厉,所以拒绝考虑陈庆桂等明正典刑盛宣怀的要求。

10月28日深夜,英、法、德、美、日五国使馆各派出两名卫兵组成一支10人卫队,在美国使馆参赞丁嘉立和英国使馆参赞巴登的带领下,趁着夜色护送盛宣怀前往天津。纵横官商两界多年的一代巨贾盛宣怀,恓惶离京,此后至死未再踏足京城。

10月29日晨抵达天津后,盛宣怀立即换乘德国船“提督”号,并于30日午间抵达青岛“避难”。原拟在德国人的庇护下长期留居青岛的盛宣怀,12月14日转赴大连后又以罹患肺病为由,于年底避往日本,“养病”于神户,直至1912年10月回国。

1911年11月间,江、浙两省军政府先后宣布查封盛宣怀家产,包括位于苏州、常熟、常州、无锡、武进、江阴、嘉定、扬州、上海、杭州等地有盛宣怀入股的典当以及祠堂、义庄、市房、住屋、田亩、基地、园林等。范围甚至扩大至包括盛宣怀一家兄弟子侄,以及亲族好友所有田、房、典、股等动产、不动产。

避居日本不久,盛宣怀即感受到日方撕下温情面纱后的冷漠面孔。由于住旅馆开销太大,他搬出旅馆,改在西山租屋八间,供一行20人居住。深山树木森茂,本是怡情养性之所,但每每接到来自上海的告穷告苦家信,获悉房产和典铺悉被民军占夺、在沪公司股票全被押售、举家只剩房租度日等噩耗,盛宣怀内心的泣血可想而知。

1912年7月间,盛宣怀亲家、袁世凯政府顾问孙宝琦捎来袁世凯的口信,告知盛宣怀“目前不如暂在日本,所有财产,允为尽力保护”。

什么时候是回国的合适时机,袁世凯并没有说。忙于调和南北两方关系的他,自然不会将这位落魄高官时时萦怀。东京的天气一天天凉了起来,盛宣怀始终没有收到袁世凯让其回国的消息。

盛宣怀在1912年10月间回到上海。回国之后,面对“田园荒芜,家产荡洗”的惨状,在自我解嘲“尚幸人口无恙,免作异乡之鬼而已”之余,他一门心思运作收回自己的家产。经过孙中山尤其是袁世凯的斡旋,在向南北政府捐出不下150万元后,一度为民国政府所查封的盛氏财产最后都予以归还。盛宣怀本人在上海赋闲数年后,于1916年4月病逝,享年73岁。

一代官商撒手人寰,留下了带不走的巨额财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