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 北京协和医院战疫日记:明天一定会更好

原标题:新冠肺炎 | 北京协和医院战疫日记:明天一定会更好

病房中的赵华医生

文 / 协和重症援鄂医疗队医生赵华 编 / 干玎竹

【搜狐健康】今天是2020年2月13日星期四,也是我跟随“北京协和医院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到达武汉同济中法新城ICU工作的第7天。今天恰逢下夜班,出病房的一霎,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我一时有些恍惚,仿佛就像是走出了北京协和医院的外科楼。现在坐下来细细回想过去的一周,记录这一周的心路历程。

2020年2月6日,我和我科丁欣医师,十五名护士老师接到了医院组建第二批援鄂医疗队的通知,心里是又激动、又期待,同时还有一丝不知名的恐惧。2003年SARS来临的时候我们还是医学生,没有经历过一线的洗礼,平时总是听领导们讲述当年在SARS时战斗的情形,心中还是有一些羡慕。自从一月中下旬了解到武汉此次“疫情”的时候,我坚信重症人应该很快需要走到前线,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责任。2周前我已经向爱人汇报了要去支援前线的事情,他只说了一句:家里的事情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咱妈和儿子的。

2020年2月7日 我们出发了,出发前隆云主任、刘大为主任的讲话让我消除了最后一丝的恐惧,病毒不可怕,只要我们的治疗流程、防护流程规范化,没有我们战胜不了的事情。出发前坐在大巴车上发了一个朋友圈,满满的都是家人、朋友和战友的关怀和问候。湖北籍进修老师阿杜说:咱协和的家里又来人了,兄弟姐妹挺起腰杆加油干!看到这个,我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想说:武汉别怕,我们来了!第一次坐专机,纪念一下!

专机机票

2020年2月8日上班的第一天,8am我们集体到达了病房,出发前第一批队员已经向我们讲述了患者严重程度,但真当走进病房的一刻,我还是被震撼了,患者的严重程度已经超乎了我的想象,很多重症的治疗无从下手。穿着层层防护服隔离衣,戴上口罩护目镜我感觉十八般武艺无从施展,自己还疲惫不堪。第一次上班出来还出现了严重的呕吐情况,我的心情糟透了。回到驻地我们几位二线进行了电话会议,要把这个病房的治疗迅速拉回到协和的轨道上来,大家出谋划策,很快新的床旁交接单、量化表、一线二线工作职责、床旁交接制度出来了,我的“交班板子”也来了,我又想起临行前主任的教导,要把治疗流程规范化,职责分工明确化,才能打赢这场胜仗,我又燃起了熊熊的斗志。

特意购买的交班板

万事开头难,但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床旁超声机器来了,动脉压力装置来了,可视喉镜来了,ECMO机器来了,手中的武器丰富了,也可以施展拳脚了,超声导向的肺部引流计划开展了,循环评估开始实施,有患者开始脱机了,有患者开始进行俯卧位了……终于有患者拔管转出到普通病房了。

评估病人中的丁欣医生

评估病人中的赵华医生

团队为病人进行俯卧位

昨天上夜班时床旁交班,我又听到护士那声亲切的“华姐”患者痰液情况如何,肺部主要是哪侧不好,我们如何调整体位促进引流,我的心一下暖了起来,不能流眼泪(会花护目镜)。这几天我们整个团队充分发挥了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重症精神,把一切都引向协和的诊治轨道。

今天我下夜班的心情和天气一样明朗,明天一定会更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