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征用后处置学生物品不当 武汉高校:贵重物已收好,损失可赔

原标题:宿舍征用后处置学生物品不当 武汉高校:贵重物已收好,损失可赔

如今,全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形势依然严峻,疫情重灾区武汉的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三万五,每天还在以“千”为单位增长。

尽管武汉已经开放了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方舱医院,以及宾馆等隔离点,但床位依然持续吃紧。

近日,武汉多所高校、职校的部分学生宿舍也被临时为隔离点和医疗点。

网传照片和视频显示,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下称“武软”)在清理宿舍时将大量学生物品丢弃在楼下;武汉商学院则有男性保安入住女寝并私自翻动学生物品的情况。目前两所学校已分别作出致歉和说明。

有专家认为,重大疫情之下,学校征用宿舍具备一定的合理性,而且学生没有住在宿舍里,不涉及侵犯隐私;但如果随意处置学生的个人物品,毫无疑问侵害了学生的权益。如果造成损失,学校有责任进行赔偿。

起因

十余所武汉学校的宿舍因疫情被征用

在湖北省召开的第17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胡亚波透露,正在将省委党校的新校区和武汉市属四所高校改造为定点医疗点,一共增加5400张床位,用于收治已经确诊的轻症患者。

据了解,截至目前,武汉已有十余所高校、职校被征用,包括江汉大学、武汉商学院、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武汉城市职业学校、武汉仪表电子学校等。

武汉商学院官博称,此次的征用标准包括能够提供1000个以上床铺,有卫生间可供隔离人员洗漱,可按1人/间入住疑似病人和发热病人等。因此,大量学生宿舍被征用,而学校体育馆、大学生活动中心等空间并不符合标准。

武汉商学院的宿舍征用说明。图自官博

从2月5日开始,各学校陆续接到征用通知,立即开始着手清理学生宿舍,并通过公告、QQ群等方式告知学生。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各学校处理宿舍里的学生物品的方式各不相同。

比如江汉大学是“对学生宿舍的个人物品进行清点整理,并集中就地封存保管”,并晒出了清理后的学生宿舍——书桌和上方的床铺被全部包裹起来,中间新置一张单人床供病人休息;收拾好的学生物品被分别装进不同的麻布袋堆放在一起。

江汉大学宿舍清理之后。图自网络

武汉商学院则称“所涉学生个人物品均统一封存至同层对向的未征用宿舍进行保管”,武软称“宿舍由老师们亲手整理,学生个人物品已被妥善保管”,但都没有明确具体细节。

事件

学生物品被丢弃,男保安私翻女寝

然而,网传照片和视频显示,学生的物品很可能并没有得到足够“妥善”的对待。

照片显示,在武软的宿舍楼下,枕头、被褥、纸盒等大量物品被随意丢弃,还有的被杂乱地堆积在未被征用的寝室里。来自武软的小武和小文分别告诉南都记者,网传照片属实。

小武的宿舍就是被征用的五栋之一,而小文目前则还不清楚自己的宿舍有没有被征用——据她了解,9日又有其他宿舍被征用,但学校没发通知。想到自己的银行卡、重要证件、日记就放在宿舍里,他们很担心会被当成垃圾扔掉。

“学校的各个群都炸了锅……(我们)学生很无奈,看着满地的垃圾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重要的东西。”小武给南都记者发来的一张宿管阿姨拍的照片显示,在用于储存的寝室里,行李箱、鞋子和其他杂物混成一堆,“这是最让我们愤怒的地方”。

小文拿到了一份某栋宿舍六层的物品分布清单。表格显示,共34个寝室的物品被转移到五间寝室存放,少数寝室(如607)的物品被分散在不同的储存寝室里。其中一间寝室因房门关闭,未做清理。

事实上,大部分学生对宿舍被征用一事是支持的。“学校被征用为隔离病房我们学生都是非常乐意之至的,要是像别的大学一样给打包起来标上记号再放一起,我们也不会这样了。”小文说。

10日,武汉商学院同样因为清理宿舍一事引发热议。

在一名入住武汉商学院女寝的男保安拍摄的视频中,该男保安打开女生衣柜,私自翻动学生物品,还称女寝床铺“香香”,“学校也发被子,不过应该没你的干净,我睡你的。”

网友纷纷质疑:为什么男保安被安排住在女生寝室,而且没有事先告知相应学生?还有武汉商学院的学生表示,“我也支持疫情当前,学校做点贡献,可是这并不是糟蹋我们东西的理由吧?”

回应

武软致歉,武汉商学院开除当事保安

2月10日凌晨,武软在官博发布《致歉信》,称学校的200域名教职工为了确保宿舍按时交付,从7日晚忙一直忙到9日晚。这其中确实出现个别人员为赶进度,整理不细致、处置不当的情况。

对此,武软承诺,辅导员将以班级为单位,做好同学物品的登记备案工作。所有同学若有物品损失,开学后学校将在核实的基础上予以赔偿(补偿)。

据《南方周末》报道,武软机械学院一位负责人表示,由于学生宿舍大都没有电梯,如果将物资统一搬运到楼下,时间和人力上都无法保障。所以有个别教职工直接将废物品扔到楼下,然后再统一收拾。

小武认识的一名武软老师也提到,被丢弃的大都是学生宿舍里残留的泡面盒、外卖盒、吃完的食品包装,以及为隔离人员添置的物品包装盒等垃圾。

上述负责人还强调,学生的贵重物品和照片、鞋子等有纪念意义的物品,他们都有统计、收拾起来,学生返校后可以去领。

10日晚,南都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武软开始让部分班级统计学生的态度,共有支持、理解、担心、无所谓四个选项,并强调“学校处在舆情中心,请同学们顾大局,坚决完成任务”。

11日,武汉商学院发布《告同学书》,称第三方安保公司临时将工作人员送至学校并提出住宿要求,尽管学校要求不得随意动用学生物品,但仍出现个别人员无视纪律要求、私自翻动学生物品的恶劣情况。目前当事保安已被安保公司开除。

当时男保安已被开除。图自武汉商学院官网

专家

征用宿舍合理,处置物品不当侵害权益

男保安私自翻动学生物品严重侵犯学生隐私没有争议,但学校在清理宿舍方面“先斩后奏”的方式引起了网友的热烈讨论。

不少网友认为,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前线的医护人员都没说什么呢,征收学生宿舍怎么就这不对那不对?还有网友表示不解:轮到自己能为国家做点贡献了,牺牲一下怎么就不情愿了?

但也有网友指出,不是说不能征用宿舍,问题在于清理的时候完全没有章法,而且学生物品涉及个人隐私,却既没有提前通知也没有征求意见,更没有事前财物损失赔偿的保证。

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武软学生遭受了最多的口诛笔伐。“我们现在就不敢吭声,一说就是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一点奉献精神都没有。”小文无奈地说。

她对于找学校赔偿也不抱希望。“一些用钱买的到的东西就不用赔偿了,这些用钱买不到的东西,他们也赔不起。”她表示,自己打算把一些有意义的东西捡起来继续用,其他的能换就都换了。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薛军认为,征用宿舍一事本身并不涉及侵犯隐私,因为在疫情期间,学生没有住在学校,学校也不是毫无理由地侵入学生的生活空间,而是出于抗击疫情的需要,具备一定的合理性。

“如果学生有很多东西没拿走,学校应该本着合理的原则进行收集整理,不要给学生造成损失”,他建议,如果人数不够、时间紧张,造成了学生的损失,学校有责任进行赔偿。

理想情况下,学校应该是派更多的人手,把学生的物品用袋子、盒子收集整理到专门的仓库里保管。“但问题是现在这种情况有没有条件来做?是不是来得及?这都是可能出现的现实情况。”薛军坦言。

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对南都记者指出,如果学校真的把学生的个人物品随意处置,那么这种做法就侵害了学生权益,即使在重大疫情之下,也不能说“情有可原”。

至于有学生表示部分物品不敢再用,他认为也是合理诉求,“学校应当考虑到这一情况,给予赔偿”。

采写:南都记者蒋琳

编辑:尤一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