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Google Play是迟早的事,现在时间对了吗?

原标题:挑战Google Play是迟早的事,现在时间对了吗?

近日,据路透社报道,华为、小米、OPPO和vivo正联手打造一个名为Global Developer Servie Alliance(全球开发者服务联盟,GDSA)平台,该平台将允许中国境外的开发人员同时将其应用程序上传到所有各自的应用程序商店。这些制造商已经加入了全球开发者服务联盟(GDSA),共同挑战Google Play商店在国际上的统治地位。

随后,有媒体向有关方面求证后称,华为并不在GDSA成员中,根据平台官网公布,目前GDSA成员仅小米、OPPO、vivo三家厂商。

GDSA成员名单

根据平台的信息显示,其实GDSA这一平台在2019年8月就已经成立,其次,这个平台的出现并不是为了与谷歌抗衡,而是为了帮助非本地化的软件开发者在开发移动应用时进行分发。简单来说,在GDSA平台出现之前,国外开发者希望将应用分别上传到小米应用商店、OPPO应用商店和vivo应用商店。GDSA平台出现后,国外开发者只需将开发的应用转移到GDSA平台上,即可同时分发给小米、vivo和OPPO三大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

不过,这事儿在科技媒体里面可是吵翻了天,不少媒体纷纷以“挑战Google Play”、“中国的Goole Play”等标题刺激眼球,那么这个平台真的能够做到这点吗?

这个乌龙有点大

从GDSA的介绍来看,GDSA平台为多家手机厂商商店提供统一接入入口,开发者可以通过注册平台统一提交App(包括 Android 免安装应用、游戏、音乐、电影、图书、杂志或其他数字内容或服务,以下简称“内容”),即可同时同步到已经合作的多家手机厂商应用商店内,开发者可以选择接受平台提供的广告变现SDK,并获得更多更好的推广位置。

此外,GDSA宣称其服务范围已经覆盖了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俄罗斯和马来西亚等9个国家及地区,主要为东南亚国家。

简单来说,GDSA目前是面对的海外市场,而非国内市场,其服务的对象也都是海外开发者。正因为面对海外市场,所以才会出现“挑战Google Play”的声音。当然,这并不是一种“一屋不扫先扫天下”的态度,而是在国内多达几十种的安卓渠道中,想要统一基本上是一种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国内的渠道们也通过一些形式来规范安卓渠道,尽可能让渠道在某些地方统一,方便开发者,比如硬核联盟、比如快应用等等,还有一些已经失去记忆的联盟组织。

而GDSA这种主打海外市场的平台自然也是为了尽可能帮助海外开发者进入自己平台,在通过自己远销海外的产品,实现应用平台的统一,否则让这群海外开发者动不动就接入几十家安卓渠道,迟早让他们疯掉。

所以,总而言之,GDSA只是一个技术性的服务平台,不是什么应用商店,所以压根儿就不会有什么挑战Google Play的事情!不过,话又说回来,中国的安卓渠道能够去挑战Google Play吗?

再一次?

在中国移动游戏市场早期,曾有人统计了一下叫得上名的安卓渠道,足足有42家,再加上一些叫不上名和分包出去的,具体的数量能够达到多少,可能连游戏厂商都搞不清楚,而且更重要的事情,各个安卓渠道直接的接入标准和分成标准都不同,所以对于很多开发商来说,做安卓的应用真的是要了亲命。

另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在当时,游戏对EP(手机制造商)自身的并不感兴趣,因为有着很多更为传统的流量入口的应用商城,比如百度、360等。而后,这些EP们成立了硬核联盟,说是抱团取暖也算,说是加强竞争力也行,总之,他们改写了安卓渠道以流量入口为主的形式,将所有的入口全部收拢到了自己家的入口下面。现在硬核联盟的成员包括了OPPO、vivo、酷派、金立、联想、华为、魅族、努比亚等。

硬核联盟成员名单

在2019年底,硬核联盟发布的《2019硬核联盟白皮书》显示,硬核联盟2019年市场渗透率增长至65.7%,坐拥7亿用户,成为中国安卓渠道当之无愧的头部。当然,纵观硬核联盟成员的名单后,很多人会发现,除了华为、OPPO、vivo之外,很多手机厂商都已经被市场边缘化了,甚至基本上已经很难形成有效的市场规模,所以现在硬核联盟基本上算是由几条大腿在支撑。而排在硬核联盟之后的安卓渠道,则是腾讯的应用宝和360的360助手,所以,就大家对GDSA的关注来看,更像是国内安卓渠道的再一次求变。

还能往哪走?

流量少了,转化低了。据某头部发行曾向手游矩阵透露,2018年和2019年最大的感受,就是同样位置的流量和转化都有了明显的下滑,甚至在一些小的安卓渠道中,都会出现没量的情况。简单来说,在版号受限之后,头部市场的产品也就越来越固化,想要挑战头部的成本和难度也都变得越来越高。而玩家也变得越来越主动,大家都是盯着高品质的游戏,所以很多时候新发产品不能满足玩家的需求,那么玩家自然会在头部市场去找最合适自己的游戏,于是,渠道的量也就很难推动了。

所以对于渠道而言,直白的推荐位、排行榜已经不能再满足玩家的需求,还需要给玩家一种新的关注方式和下载的理由。

对内而言,渠道求变的方向无非是在内容与产品上进行深度的挖掘,对外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出海。恰好,在去年发布的《2019硬核联盟白皮书》,他们也表现出来了积极的出海讯号。而这又恰好再一次证明,为什么科技媒体会将GDSA看作是中国的Google Play。

在偌大的全球移动市场上,中国的移动游戏已经开始出现引领发展的势头,而在相对统一的海外市场,大家只需要瞄准谷歌和苹果两大渠道就好,可以说是省了很多心。但是对于国内的安卓渠道,他们却不这样想,虽然国内的安卓手机使用的是谷歌定制的系统,但是随着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的激烈竞争,这种局限和压制也随之表现出来,特别是在去年华为无法获得谷歌的GMS授权,让华为的海外市场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

受此影响,华为也推出了自研的鸿蒙系统,同样,扎根于扎根于安卓的Google Play也被华为换成了APPGallery,只是以华为一家而言,在海外市场还是稍显单薄,如若能够联合国内其它EP,那么或许能够有一丝机会。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发布的2019年Q4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报告来看,仅华为、小米和OPPO加起来就占据了全球30%以上的份额,这已经算是一个不小的体量了。

只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内厂商组建的不少联盟里面,有90%以上的联盟都是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厂商之间的合作不同步。所以,无论是GDSA,还是想要出海的硬核联盟,还是有着更多想法的其它厂商,在挑战Google Play的前面,是挑战来自内部的管理和协调工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