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为了羞辱御史,将皇后的乳母嫁给他,御史:后半生值了!

原标题:皇帝为了羞辱御史,将皇后的乳母嫁给他,御史:后半生值了!

近日读史,看到一则有趣的小故事。据《资治通鉴》卷二百九载:中宗景龙二年丁巳晦,敕中书、门下与学士、诸王、驸马入阁守岁,设庭燎,置酒,奏乐。酒酣,上(唐中宗)谓御史大夫窦从一曰:“闻卿久无伉俪,朕每忧之。今夕岁除,为卿成礼。”从一但唯唯拜谢。俄而内侍引烛笼、步障、金缕罗扇自西廊而上,扇后有人衣礼衣,花钗,令与从一对坐。上命从一诵《 却扇诗》数首。扇却,去花易服而出,徐视之,乃皇后老乳母王氏,本蛮婢也。上与侍臣大笑。诏封莒国夫人,嫁为从一妻。俗谓乳母之婿曰:“阿冲”,从一每谒见及进表状,自称“翊圣皇后阿冲”,时人谓之“国冲”,从一欣然有自负之色花。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说的是景龙二年除夕,唐中宗李显为了加恩属下,以示与民同乐,便在宫中设夜宴招待群臣。席间有个叫窦从一的御史大夫因为丧偶多年,李显就想着逗他一逗。李显对窦从一道:“听说你夫人去世已久,朕今日为你选了个新夫人。”窦从一听说皇上要为自己赐婚,感激得伏体便拜。不久,内侍举着烛台、锦帐、宫扇等一应器具从西廊走出,宫扇的后面站着一个新嫁娘。唐中宗让新人与窦从一相对而坐,又命窦从一赋《却扇诗》。

所谓却扇,为古时婚俗。旧时婚俗,新娘出嫁,须得蒙头遮面,其用意有两种:第一是“遮羞”,第二是“避邪”。新婚之夜,新郎得诵却扇诗后,才能掀开新娘的盖头。而却扇诗,多是摹写新婚艳情之语,比如,唐杨师道就有首《初霄看婚诗》,其诗曰:

洛城花烛动,戚里画新娥。
隐扇羞应惯,含情愁已多。
轻啼湿红粉,微睇转横波。
更笑巫山曲,空传暮雨过。

窦从一当时吟咏是什么样的诗句,史无记载,只知激动的窦从一一连唱了好几首,新人遮面的宫扇才移开。宫扇移开后,窦从一才发现那个新娘竟是蛮婢出身的韦皇后乳母王氏。唐中宗及在坐的大臣乐得忘记了君臣之礼,抚掌大笑。而窦从一并不觉得尴尬,而是连连谢恩。窦从一娶了王氏,因为韦皇后的缘故,王氏也被为莒国夫人。

当时,乳母的丈夫被称为阿赩,娶了皇后乳母的窦从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此后每次写奏疏都落款“皇后阿赩”。人们都讥讽的称他为国赩,窦怀贞非但不惭愧,还欣然接受。窦从一自从娶了王氏后,仕途一路高进,最终位居宰相,他尝对人言,娶了王氏,这辈子值了。

看来,唐中宗李显也是个有趣的皇帝,过年守岁也不忘调侃大臣。而被调侃的御史大夫窦从一更是人间奇葩,竟然将一个又老又丑的妇人当成宝贝,难怪会被后世耻笑。那么,这个窦从一到底是何许人也?

窦从一原名窦怀贞,京兆始平(今陕西兴平)人,隋朝西平太守窦彦之孙,左相窦德玄之子,是个标准的官N代。窦怀贞年轻时很有声誉,衣服俭素,不好玩乐,曾担任清河县令,政绩显著。后来,他历任越州都督、扬州大都督府长史,以清廉干练著称。

但是,后来,老窦干的事就开始不靠谱了。神龙二年,窦怀贞升任御史大夫,兼检校雍州长史。当时,皇帝虽然是李显,但是,朝政却被韦皇后及安乐公主母女二人把控。窦怀贞为了讨好韦皇后,特改名从一,以避韦皇后之父韦玄贞的名讳。正是因为他有如此表现,所以,李显才在借群臣守岁之机羞辱他一番,没想到他竟然把个老乳母当成宝贝,这更让人对他的低下人品嗤之以鼻。

被他视若宝贝的王氏,最终也死于他手。景云元年(710年),李隆基发动唐隆政变,诛杀韦皇后、安乐公主等人。窦怀贞随机应变,为表示与韦皇后等人划清界限,由窦从一改回原名窦怀贞,并亲手将妻子王氏杀死,持首级向相王李旦请罪。李旦继位后,窦怀贞被贬为濠州司马,后又改任益州长史,并恢复原名。

第二年,窦怀贞被召回朝中,任殿中监,后升任左御史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改任侍中,跻身宰相高位。但是,窦怀贞的投机心理一直不改,当时,太平公主在朝中有很大的话语权,像韦皇后与安乐公主一样干政,窦怀贞又改依太平公主,每次退朝,都要到公主府中请安。

窦怀贞为相期间,并不干正事,而是一味逢迎圣意,就连他的族弟都看不下去了,劝他干点正事,他却置若罔闻。后来,睿宗李旦终于清醒了,他对群臣说:“如今朝廷政教存在很多缺陷,各地水旱成灾,国库日趋枯竭,官吏日益增多,这虽是朕德行浅薄所致,也和诸位宰相不称职有关。”于是将韦安石、郭元振、窦怀贞、李日知、张说五人同时罢相。窦怀贞被贬为左御史大夫。

先天元年(712年),窦怀贞再次拜相,担任同中书门下三品,兼太子詹事,并监修国史。同年八月,唐睿宗禅位于太子李隆基,是为唐玄宗。窦怀贞升任尚书左仆射,并进爵魏国公。

当时,太平公主权倾朝野,七位宰相有五人出自她的门下,朝中文武大臣也大都依附于她,由此萌生野心,与窦怀贞等人密谋废立。 开元元年(713年)七月,太平公主定于四日起兵作乱,结果尚未行动,消息便已泄露。

唐玄宗闻变,命龙武将军王毛仲率军由武德殿进入虔化门,将叛臣一一斩杀。半后依附女人的窦怀贞这次是走上了绝路,他趁乱逃入沟中,自缢而死。窦怀贞死后,唐玄宗李隆基命人将窦怀贞的首级斩下,并将他改为毒姓。

《新唐书》是这样评价窦怀贞的:“性谄诈,善谐结权贵,宦者用事,尤所畏奉,或见无须者,误为之礼。然生平所得俸禄,悉散亲族无留蓄,败时,家惟粗米数石而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