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鸿:有些影视公司日子更难了,建议政府出台措施帮行业喘口气

原标题:尹鸿:有些影视公司日子更难了,建议政府出台措施帮行业喘口气

随着疫情蔓延,电影市场春节档新片全部临时撤档,电影院暂停营业。随后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演员委员会也发布通知,要求所有剧组暂停拍摄工作。

对此, 澳门科技大学电影学院院长尹鸿教授表示,疫情下,各行各业都受到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因为影视提供的是服务性产品,所以受到的影响会更大。虽然制片方看起来没有并没有受到延期制作的影响,但实际上所有的剧组建立以后都会有巨大的成本。“停工期间,导演、编剧不能干别的事,所有的人员及空间成本都会在里面涉及。而影院反映的最直接,完全停止营业。”

尹鸿介绍,疫情对电影业的冲击是最明显的。春节档期一般会占全年电影票房的20%左右,2019全年共计600多亿的票房,仅春节七天就贡献了将近60亿,将近10%。但实际上春节并不止七天,把春节和寒假也算在内,其实加在一起可能15天左右。“去年2月份,这15天左右创造了全球单月单一市场最高票房记录,七八十亿左右,接近上百亿,所以今年电影业的损失非常大。”

尹鸿解释,电影业是按分账计算收益的,就现在的情况来看,电影没有如期上映,影院、制片、发行方都得不到分账。不仅如此,三方在前期为春节档电影宣传等都做了巨大的投入,再加上房租、水电、管理、员工等所有这些费用整个电影行业在这两个月当中不仅是没有收入的,反而亏了很多钱。

至于复工时间,尹鸿表示,这个完全不是影视行业自己能够控制住的,主要由疫情的发展状况决定,估计还要一个月左右才能相对恢复正常。而因为进影院过于密集,影院即便恢复营业,大家还需要有克服心理恐惧的过程,所以对院线的影响可能是两三个月。

尹鸿表示,现在无法估计春节档电影的重新上映时间,一是因为疫情还没有结束,二是结束之后这些电影还有一个协调档期的问题。观影人流在后面的时间和空间也非常有限,没有什么大的档期。“春节期间太特殊,过去这个时间段对电影需求非常高,因为大家都在闲的没事都在放假。而且家庭朋友在一起,所以一个人看电影就是五个人同时去看,这种情况只有春节才有。”因此,他指出,不管这些延期发行的电影安排到什么时候再上,其实已经对大家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了。

而对于《囧妈》线上电影、云录制的出现,尹鸿认为,现在新媒体的窗口毕竟是一个相对低廉价的窗口,如果不是靠补贴,其实是支撑不了电影目前的产业的回报。“像网络大电影的制作成本就只是千万级的制作成本,而一个电影来讲是三个亿、十个亿的成本,靠互联网一个窗口是无法支撑的。”

尹鸿指出,电影《囧妈》登上新媒体,出品方肯定是赚的,但这只是个案。恰恰是因为平台并不指望着《囧妈》给挣钱,而是为了挣用户,挣规模。实际上这个行为本身是非常规型的,它是争取用户的一种方式。“当然对于影片本身,它是占了便宜,出品方觉得这样就相当于有一个20亿以上的票房规模了。但是这个案例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市场规律,只是因为碰到了特殊需求而催生的一个形态。

尹鸿指出,疫情对影视业来讲是雪上加霜。除社会负面评价带来的影视股市的下跌外,资金回笼、审查、投放市场、回款的时间过长,也带来资金的长期滞留及资金链条断裂等问题,所以其实去年就有些公司资金周转已经出现问题。本来这几个月如果恢复得好,股价可能还会上升,有些企业能够回升回暖,但是现在有些企业的日子恐怕会更加难过。虽然他对影视业的未来表示乐观,但是今年肯定是艰苦的。

尹鸿表示,现在各个行业协会正在呼吁并推进减租,因为像电影院都在商业大厦,租金很高。他希望各行业能同舟共济,帮助减租,同时也建议政府出台减税政策,至少帮助这个行业喘口气爬坡。

同时他建议影视业者有机会要好好储备剧本,贮备方案,准备东山再起。“遇到这么大的问题,就不是靠个人能解决的了,大家都会经历一个低谷期,再慢慢回升,慢慢爬坡。我们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大家总是会熬过去的。”(编辑/徐小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