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与巴金的友谊

原标题:鲁迅与巴金的友谊

鲁迅与巴金的友谊

文/梁迎春

巴金曾发自肺腑地说,“鲁迅先生永远是我的老师。”现实生活中,鲁迅确实给过巴金很多的帮助和指导,他们的关系不是师生胜似师生。巴金之所以这么说,更多的是出于对鲁迅的尊重和敬仰。

鲁迅比巴金大23岁,他们之间的交往虽不多,可这对忘年交相处的很好,性格和年龄的差异并不是问题。鲁迅与巴金是在1934年9月相识,同月鲁迅离寓避难,10月的时候,巴金就远赴日本留学去了。巴金是在1935年秋回国,鲁迅去世于1936年。鲁迅与巴金的实际交往,也就是一年多的时间,这段时间也是鲁迅病重的期间。但共同的追求,共同的使命,使他们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这离不开时代变迁的底蕴,为新文学的奠基发展,大胆求索的精神鼓舞,促成了文坛上两位巨匠真正的友谊。

1934年的鲁迅,除了忙着编排出版之外,最在意的就是《译文》的创刊了。8月5日,生活书店经理徐伯昕宴请鲁迅、茅盾、黎烈文三位《译文》发起人,并邀请五位作家作陪,巴金就这样与鲁迅相遇了。那次主要商定《译文》的编辑名字问题,因担心《译文》国民党图书杂志审查机关通不过,可鲁迅和茅盾又不能出面,鲁迅凭着以往的直觉与信任,建议印上黄源的名字。黄源从事编译工作多年,在上海有威望,是比较合适的人选。这次巴金与鲁迅并没有私自交谈,但巴金却对鲁迅的言行,发自由衷的敬佩。

巴金永远忘不了,1934年10月6日的那一天。因巴金决定远赴日本留学,有好友设宴为他饯行,鲁迅也应邀参加。巴金与鲁迅有了进一步的接触,鲁迅不但向巴金介绍日本的风土人情,也向巴金解答了文学观念上发生的重要变革更替的内涵,以及新文学在特定的环境中的坚持。即将赴日本的巴金,怎能不知道鲁迅的良苦用心呢,他仅去了一年就回来了,这其中想必是受鲁迅的影响。这才是真正的朋友,无需天天见面,总能在关键时刻给与帮助。鲁迅与巴金就是这样的,他们的每一次交往,都是那么深刻。

回国后的巴金,担任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的主编,曾经为稿源不足很是困扰,鲁迅给与了大力的支持,甚至将自己未来得及发表的稿子,大方地送给了巴金。要知道鲁迅的名声很大,首发的文章自然会引起关注,文化生活出版社很快红火起来。鲁迅在将自己的书稿交由文化生活出版的同时,还不忘对编排技术问题提出意见。这对巴金来说,无疑是最切实、最具体的指导,事业上的帮助比生活上的帮助更令人难忘。

1935年9月15日,因《译文丛书》遭到了邹韬奋等人的拒绝,黄源以译文社的名义在南京饭店宴请鲁迅、茅盾、黎烈文及文化生活出版社的巴金与吴朗西。征得鲁迅同意,由黄源“跑腿”牵线,巴金的文化生活出版社同意出版《译文丛书》。就在这次宴请中,双方达成了出版意向。当时巴金正计划编“文学丛刊”第一集,他恳切地希望鲁迅能编一个集子,鲁迅很爽快的答应了,然后就有了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故事新编》。

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在1936年解散后,因鲁迅反对有些左翼领导人提出的“国防文学”的口号,引起了一些左翼人士的不满。在攻击鲁迅的同时,也攻击了巴金、胡风和黄源等人。鲁迅拥护抗日统一战线是毋庸置疑的,《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一文,就是最好的证明。鲁迅认为巴金是一个有进步思想的作家,立场坚定地反击了那些左翼人士对巴金、胡风和黄源等人的攻击,鲁迅在病中答访问者《论现在我们的文学运动》。

1936年的10月19日,巴金和往常一样去拜访鲁迅,没想到鲁迅已经在两个小时前去世了。巴金悲痛不已,亲自抬棺,撰文悼念鲁迅。此后的多年间,巴金又写了20多篇怀念鲁迅的文章。可以说,鲁迅对巴金的指导和帮助,影响了巴金的一生。金石之交,情深潭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