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情人节,听妈妈苦忆她70年前的爱情故事

原标题:今年情人节,听妈妈苦忆她70年前的爱情故事

有妈的年才是年

这是我家的真实故事。

年前,我把妈妈从老家阳春接来中山过年,原计划借春节假期好好带她去旅游一下,可受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们一家人哪都不敢(也不能)去,只好宅在家里,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

也好,2月14日情人节这天,总算让我有时间静下心来与86岁高龄的妈妈闲聊。这次的聊天内容与往不同,妈妈含泪忆起她70年前的往事,那段苦涩的爱情故事——

(一)

我妈叫赖连英,1949年10月,年仅16岁的她嫁入罗家,家住广东粤西石灰岩地区老少边穷的“那柳村”。

妈妈说,她的婚姻全由父母做主,在出嫁之前,她与我爸从没见过面,直至结婚当天她们才初次见面。

我很是好奇:“你们在婚前为什么不见面呢?”

“按旧社会的当地习俗,规定婚前男女是不能见面的,如果见面对双方都不好,婚后会发生疾病……”迷信,迷信!听了妈妈这个歪理,我简直哭笑不得。

“你们没见过面就结婚了,万一我爸长得很丑甚至是个残疾人,您不嫌弃吗?”我脑海里有N多个疑问,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就算是个残疾人也没办法呀。”妈妈说,她不是有个小妹当时就是嫁给一个叫“罗大佑”的男人,结婚当天才知道他原来是个残疾人,但没办法只好听天由命。

唉!简直不可思议,这或许就是旧社会妇女的共同命运。而此刻,我感到很庆幸,自己出生在今天这个婚姻自由的新社会,过上美好的日子,但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还有那么多人在埋怨社会、消极人生。

(二)

我妈是个很伟大的农村妇女,因为当时穷,她从没进过学堂,斗大的字没识几个,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是,妈妈很勤俭持家,吃苦耐劳,先后共生了8个孩子(四男四女,其中一男年幼早逝),把包括我在内的三个儿子培养成为大学生。唯一不足的是,她没有送四个女儿读什么书,或者是重男轻女思想,又或者是当时生活穷困的原因吧。

86岁高龄的妈妈不服老,在练写自己的名字

再说说我爸,他结婚当年刚小学毕业,考上了初中却没钱就读。第二年,遇上解放后教育好机会,我爸便征求我妈意见,想继续读书深造。我妈二话没说就同意了。足足六年时间,我爸远离家乡去圭岗学校读初中、去100多公里外的潭水学校读高中。高中毕业后,我爸光荣地当上了一名人民教师,一当就一辈子。

或许受父亲的感染,后来我们三兄弟也读师范学校毕业当了教师,只是我仅当了半年老师就去了政府部门从政,后来做记者从文,再后来下海从商……遗憾的是,还没看到我的小有成就,我爸于1996年便与我们永别了。

(三)

妈妈回忆道,她年纪轻轻嫁入罗家,家境不裕,所有家务、农活由她一个人操劳。无奈之下,她学会了自己去耙田(当时耙田这种粗重活基本没有女人去做的)。那几年,她既要养儿育女,又要供丈夫读书,可想而知生活压力多大、日子多难过。

妈妈认为,那柳村没有多少个是好人,不但得不到同村人的帮助,反而受人欺负、压迫。有一件事,妈妈终生难忘。有一次,家里没米下锅了,妈妈想把生产队分给自己盖屋剩余的几条木材连夜托运去市场卖,当晚却被生产队的人员发现拦截,没收木材罚款不说,还弄个“想当地主”罪名当众挨“批斗”……

那时候,那种苦,有谁共鸣?只有我妈一个人知道。

(四)

妈妈的爱情就这么简单,却如品茶,不同人品味道不一样!

这个宅家的年,虽有点不称心如意,但有哪道彩虹没有经历风雨的?因此,我坚信着,在妈妈的精神感染下,未来的人生道路一定会走得更坚实、更出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