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先3年到早7个月,韩国5G商用对中国启发不会止步于VR

原标题:领先3年到早7个月,韩国5G商用对中国启发不会止步于VR

(文/观察者网 尹哲 朱紫薇)

作为全球首个5G商用的国家,用近9个月的时间,完成对本国93%人口的5G覆盖,截至2019年底用户数已接近500万,三家运营商合计部署基站约19万站。

如今,面对C端消费者,韩国5G商业应用已经有VR/AR应用快速落地,可以观看高尔夫、棒球比赛,还可以在线追星,甚至虚拟约会最喜爱的艺人。

下面我们透过韩国三大运营商KT、LG U+和SKT近期发布的财报,分析5G商用先行的韩国运营商在过去一年各方面进展和变化。

核心提示:

1、分析发现,在资费、网速、覆盖等差异化较小的5G初期,韩国运营商LG U+凭借更优的技术选择和VR/AR应用丰富的内容供应,在相对稳定的市场结构中实现市场份额逆袭,短时间内便提升市场份额5个百分点以上,该运营商总资产也急剧膨胀。

2、得益于5G用户的增长,韩国三大运营商在收入规模上已经同步受益。虽然初期投资和营销费用导致利润下降,但在可控范围内。尤其是,2019年韩国三大运营商收入迎来拐点。其中,SK电讯收入增长5.2%,KT收入增长3.8%,LG U+收入增长最快,为5.6%。此前在2018年,三家总收入均为负增长,降幅分别为-3.7、-1%、-3.2%。尤其值得一提的是,LG U+去年四季度营业利润为1851亿韩元,同比增长77.8%,在韩国三大移动运营商中创下最大增长率。

3、从4G比韩国晚2-3年,到5G商用落后7个月,中国希望借5G实现的抱负肯定不会只停留在虚拟现实等娱乐上,但跑在前面不远处的韩国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参照。或许,未来真的会像微博大V@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在其成名作里所期望的那样:“五年后会发现,速度,其实是5G最无聊的应用。”

韩国:寄望于5G成为经济新引擎

早在2013年,韩国便开启5G产业研发,并力促5G担当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这一思考来源于在3G、4G时代,韩国率先实现CDMA、LTE的商用后,韩企在半导体、手机行业持续领先,在互联网、游戏等新兴产业也取得瞩目成绩。

韩国总统文在寅会见韩国三大运营商CEO。图源:韩国时报

2019年4月3日晚11时,韩国三家电信运营商正式推出5G商用服务,比美国Verizon提早数小时,更比韩国此前的计划提早2天。一些人质疑“第一”不过是个虚名,另一些则感叹韩国对5G重视的程度。

外界很快看到韩国政府的动作。为鼓励迅速建成全国性的5G网络,韩国政府宣布把网络建设税费降低3%,并宣布在2022年前,投资3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87亿元)。

事实上,韩国在迅速推动5G覆盖上有着先天优势。

首先,其国土面积大约相当于江苏省,所需要基站的总数较少。

中信建投研报截图

与此同时,该国人口高度集中在首尔、釜山等城市,城市化率超过85%,首都都市圈人口2560万,占总人口的50%。

不难想象,这样高度集中的人口分布使运营商建网成本、建网难度等都较低。

2018年6月,韩国完成5G频谱的拍卖,将280MHz带宽的3.5GHz频谱和2400MHz带宽的28GHz频谱分别分成28块和24块,三大电信公司SK电讯、KT和LG U+均获得各频谱10块。

作为韩国三大运营商的老幺,也是唯一采用华为5G设备的韩国运营商,LG U+在2018年的资本支出出现剧烈拐点,敲响了5G的大门。该公司首席执行官Ha Hyun-hwoi曾指出:“5G服务是LG U+改变电信市场格局的绝佳机会。”

5G成LG U+改变市场格局绝佳机会

在资费、网速、覆盖等差异化较小的5G初期,LG U+通过VR/AR应用丰富的内容供应,短时间内便提升了市场份额5个百分点以上。

先看投入。

数据显示,2013-2017年,LTE商用已经成熟,三大运营商资本支出总体呈下滑态势。

不过,在2018年,随着5G临近,LG U+全年资本支出提升近23%,达1.4万亿韩元;而SK电讯在当年四季度大幅提高资本支出,全年增长7.6%;KT则调降了12%。

5G正式商用的去年,上述三家资本支出猛增。其中,增长最猛的LG U+为86.4%,KT为64.5%,SK电讯为37.1%。这与2019年中国运营商温和的资本支出模式截然不同。

根据中信建投的调研,LG U+使用华为设备节省了30%的成本。并且,根据IHS去年6月在首尔地区的调研数据,该运营商提供的5G是三家中网速最快、延迟最低的。

观察者网查询LG U+历年财报发现,该运营商总资产在最近10年里上了“两个台阶”。

2011-2012年,其总资产为11万亿韩元左右;2013年末,总资产跃升至12万亿韩元级别,并维持到2017年。

2018年末,LG U+总资产同比攀升17%,逼近14万亿韩元。其中,流动资产增幅达38%,非流动资产涨幅为9%。

到了2019年底,LG U+总资产膨胀近4万亿韩元,逼近18万亿韩元,涨幅近29%。其中,固定资产增幅超35%,“物业、厂房、设备”(下称:PP&E)一类固定资产的增幅超过37%。

相比之下,截至2019年末,韩国第一大运营商SK电讯总资产增幅为5.3%,固定资产增幅6.1%,PP&E增幅5.1%;另外,KT前述三项数据则分别为5.8%、10.1%、5.5%。

从用户数看,根据2019年财报,截至期末,SK电讯、KT、LG U+的5G用户数分别为208.4万、141.9万、116.5万,比重大约为44.6%、30.4%、25.0%。

相比之下,此前在4G时代,三家运营商的市场份额分别为:50%、30%、20%。由此可见,LG U+凭借先发优势,将5G市场份额提升了5个百分点。

“LG U+能够在三大运营商套餐资费无太大差异、在相对稳定的市场结构中实现市场份额逆袭的原因,在于其丰富的内容增值服务。”中信建投研报指出。

根据观察者网从LG U+方面获得的信息,在5G商用的4月,该运营商中高端5G套餐可免费获得VR设备,其余可享受一定折扣。另外,高尔夫、演出、棒球、偶像直播等VR/AR服务均已上线。

例如,提供韩国偶像团体演出的视频直播和录播,用户可以选择多个视角,观看团体中最喜爱的艺人演出;可以跟着韩国明星舞蹈进行学习。

该运营商补充道,虚拟约会是在亚洲市场越来越流行的一类VR视频,通过U+VR应用中的一些独家视频,用户就能和他们最喜爱的明星进行虚拟约会。

到了9月,云游戏、电竞赛事、AR家庭健身、购物等,也纷纷投入应用。

上述战略的第三步是在2020年推出VR/AR导航、图书馆、社交等新应用。此后的5年,产值预计达20亿美元。

U+棒球:可放大各角度(仅支持5G)

U+棒球:可选主场、一垒、二垒、外场等(仅支持5G)

在LG U+看来,在VR/AR领域持续创新,是牵引未来战略转型的基础。同时,也是5G数据流量增长最主要的动力。以棒球比赛为例,用5G播放,每小时消耗流量超过4Gb。

目前,VR在全球已经进入理性发展阶段。

根据中信建投提供的数据,2018年,全球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市场规模超过70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6%。到2020年,这一市场将超过2000亿元,其中VR市场1600亿元。

另外,该券商调研发现,目前5G数据流量的70-80%来源于VR视频。

观察者网从LG U+处了解到,目前,其用户月均流量已达30Gb,其中VR/AR的贡献超过20%。相比之下,SK电讯、KT等仅为24Gb。

5G元年韩国三大运营商收入增长转负为正,投资规模可控

观察者网分析财报发现,得益于5G用户的增长,韩国三大运营商在收入规模上已经同步受益。

2019年,三大运营商收入迎来拐点。其中,SK电讯收入增长5.2%,KT收入增长3.8%,LG U+收入增长最快,为5.6%。此前在2018年,三家总收入均为负增长,降幅分别为-3.7、-1%、-3.2%。

其中,在去年四季度,LG U+营业利润为1851亿韩元,同比增长77.8%。在韩国三大移动运营商中创下了最大增长率,超过了市场预期值。

当然,考虑到于5G推广之初,韩国手机终端市场竞争并不充分,用户获取5G成本很高。因此,在上季度,韩国三大运营商收入增长后劲略显不足。其中,SK电讯当季营收增速上,虽然同比增长1.4%,但环比录得-3.3%;KT两项数据分别为3.4%、-0.3%;不过,LG U+均为正增长,但分别为3.8%、1.5%。

LG U+提供购买Galaxy S10 5G的补贴高达475000韩元(约合2850元)

KT将5G手机分期付款期限延长为48个月

2019年,三星、LG旗下首款5G手机S10和V50 ,单机价格分别达1150美元和1000美元。因此,为抢夺第一波高端用户,运营商均采用了高额补贴等手段,补贴金额甚至高达500美元/台。

高额补贴也是5G初期用户贡献利润较低的原因。2019年,三家运营商整体营业利润同比下滑。其中KT降幅最大,达8.8%,SK电讯下滑7.6%,LG U+降幅最小,但也达到-7.4%。

而随着5G平价手机的逐步上市,运营商终端补贴也将同步下调(目前已降至300美元左右)。

补贴下调对运营商业绩压力的缓解也体现在了公司的财报上。

观察者网注意到,ARPU值(Average Revenue Per User),也就是单个用户平均创收上,SK电讯表现最好,上季度同比、环比增速均为正,分别为1.3%、1.8%,达到31738韩元(约合人民币187.37元)。

对此,该运营商解释称,这一成绩受益于5G用户和数据流量的增长。

相比之下,KT、LG U+则稍显逊色。当季,单个用户平均为KT贡献收入为31347韩元(约合185.07元),增速同比下降0.3%,环比-1.8%,为自2018年一季度以来最低。

而LG U+方面,其ARPU也降至2018年一季度以来最低,为30635韩元(约合180.86元),同比、环比增速分别为-2.9%、1.9%。

令人欣慰的是,根据韩国业内人士的说法,5G商用以来,用户发展已经超出运营商预期。根据GSMA在1月13日发布的报告书,在5G终端使用意向调查中,中国移动用户的70%,韩国移动用户的60%表示出愿意,分别占据第一、第二位。

因此,就在2月7日举行的业绩发布会上,LG U+首席财务官不忘安抚投资者:最迟2年内,5G用户发展到450万用户时,其投资将盈亏平衡,并进入盈利周期。

分析人士对观察者网也指出,即使初期大踏步的投资和营销费用导致利润下降,但得益于5G收入上升,运营商营收拐点向上,韩国5G网络侧整体投资规模可控。

“5年后,速度是5G最无聊的应用”

1月24日上午,武汉蔡甸火神山医院正式开建;1月24日晚,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开通蔡甸火神山第1个5G基站;25日上午,湖北移动、湖北联通也相继开通蔡甸火神山5G基站。

有趣的是,第一时间覆盖的5G网络,让近4000万“闲疯帝”同时在线观看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当起了云监工。

事实上,5G网络覆盖的目的,除了要保障高速数据上网外,还要保障数据采集、远程会诊、远程监护等业务。

1月26日,四川省卫生健康委将5G+双千兆网络技术首次应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医疗救治。

虽然生产正在有序恢复,但在线办公、在线教育等在线科技,已经顺理成章地成为了5G时代第一个趋势性机会。

根据“钉钉”2月3日数据,全国近2亿人开启在家办公模式。华为云WeLink、阿里钉钉、腾讯会议、字节跳动飞书、苏宁豆芽等云办公软件也纷纷推出免费举措。

鼠年后的首个交易日,A股抗病毒概念掀起涨停潮的同时,在线办公概念中,会畅通讯、三五互联、世纪天鸿等纷纷涨停,并连续涨停数个交易日,市值几近翻倍。

为此,会畅通讯、世纪天鸿等不得不多次澄清:“截至目前,(在线业务)尚未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2月6日,东兴证券发布研报大胆预计,2020年,约50%的科技公司将有约29%的员工实现远程办公;远程医疗市场规模将在2022年达到345亿元。

在线教育市场上,该券商指出:“疫情之后,在线教育市场结构可能发生变化,中小学学生使用在线教育的比例有望提升,在线教育的发展进入一个新时期。”

不仅疫情让整个游戏行业受益,长期来看,5G引领下的云游戏发展以及行业去产能后集中度提升的趋势也利好游戏行业。

观察者网注意到,无论在线教育、在线医疗、在线办公还是云游戏,都离不开云计算。A股市场上,服务器企业浪潮信息、亚马逊云服务(AWS)在华服务商光环新网等,也纷纷受资金争夺。

云计算的想象空间也进一步拓展到存储芯片等半导体产业。

周四(2月13日),A股上市存储芯片企业兆易创新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元,成为A股第6家破千亿市值的半导体公司。

正如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那样,韩国率先商用3G、4G后,本国半导体、手机行业直到今天仍处于领先地位,并在互联网、游戏等新兴产业收获不菲。

或许,未来真的会像微博大V@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在其成名作里所期望的那样:“五年后会发现,速度,其实是5G最无聊的应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