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就是做这些" 湖北战"疫"夫妻双逆行

原标题:"医生就是做这些" 湖北战"疫"夫妻双逆行

“医生不就是做这些的吗?职责所在” “孝感和武汉差不多,离她近点就好”

湖北战“疫”夫妻双逆行

徐瑜在工作中。(受访者供图)

75公里,是孝感与武汉的距离。

除夕,36岁的徐瑜随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医疗支援队抵达武汉;两天后,40岁的刘煜亮随首批重庆支援孝感医疗队抵达孝感。

刘煜亮和徐瑜这对战“疫”中的逆行夫妻,除夕至今只在视频通话里见过两次面。

“我是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她是新桥医院呼吸内科专家、副教授。我们谁到湖北一线都是应该的,也都不意外。”2月13日,坐在记者面前的刘煜亮神情略显疲惫:“我意外的是,她竟然比我先行到湖北。”

“医生不就是做这些的吗?职责所在”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夫妻俩都主动申请前往湖北一线。

1月22日提出申请的刘煜亮做好了出发的一切准备,但先接到出发通知的却是徐瑜。

除夕之夜,徐瑜进驻武汉金银潭医院;农历正月初一,刘煜亮也接到了出发前往孝感的通知。

“孝感和武汉差不多,离她近点就好。”刘煜亮说,相隔75公里的两人,却经常忙得两三天电话都打不上一个。

“你要是问我今天是几号、星期几,我肯定不知道,我唯一记得的是,我该上哪个班,几点上班。”电话里,徐瑜这样说。

抵达武汉后,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接管了金银潭医院综合病房楼4层、5层,于1月26日收治首批新冠肺炎确诊患者。

徐瑜所在的小组要管10多名患者,查房、制定诊疗方案、急诊会诊、转科……这是徐瑜每天的工作。全副武装的徐瑜,三层手套、防护服、护目镜、面屏、脚套……光是穿,就得花上半个小时时间。

闷热、不透气,这让徐瑜很不适应,护目镜和面屏又容易起雾,她只能睁大眼睛,努力在雾气中辨别方向。很快,汗水就会顺着脖子往下流,等她从污染区退出来时,往往是汗流浃背,几近虚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但徐瑜很难有机会听到爱人刘煜亮安慰的话语。因为在孝感,担任重庆医疗队轻症专家技术组组长的刘煜亮同样在“连轴转”。

“就说昨晚吧,几乎一夜没睡。”2月13日,刘煜亮解释着自己神情疲惫的原因。

徐瑜和刘煜亮这对夫妻,就这样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对于面临的困难和危险,两人从未退缩。“医生不就是做这些的吗?职责所在。”刘煜亮说。

“医生应该做的事情,从来不仅仅是给人治病”

如今,徐瑜已转至火神山医院继续奋战。虽然在金银潭医院只待了一周时间,58岁的何涛(化名)却给徐瑜留下了深刻印象。

“何涛是我们同行,一位影像科的教授,他在照顾妻子时患病。”徐瑜说。

辗转几个医院的经历,让何涛有些自暴自弃。徐瑜路过他病床的时候,总会多和他说上几句话。徐瑜还帮何涛和他妻子交流,呼吸困难说不了话,那就写下来,徐瑜再转给他妻子。

渐渐地,何涛会主动与徐瑜说说自己的症状,“人好像好受些了”“有点想喝稀饭”……

“医生应该做的事情,从来不仅仅是简单的给人治病。”徐瑜说,对患者来说,不仅仅需要得到好的治疗,更需要心理上的抚慰和鼓励。

“等一起回家,再好好抱一抱孩子”

2月14日,刘煜亮在18时和19时左右,给徐瑜打了两次电话,都无人接听。

“没人接是正常的,她多半在隔离区内。”刘煜亮苦笑着摇摇头,有些无可奈何。

时间,已过了20时,刘煜亮终于等到了徐瑜的回电。几句寒暄,刘煜亮叮嘱着,“回去路上慢点,注意安全。要降温了,注意保暖,”

随后,刘煜亮给徐瑜发了一个“520”的红包。这是俩人难得的浪漫。

“其实,我们聊得最多的是新冠肺炎。”徐瑜说,她比丈夫先到武汉,当两人视频时,刘煜亮无意中用手揉了下眼睛,她立马指出,“你这样可不行,很有可能感染,千万不能揉眼睛。”

在经过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批准后,徐瑜还将军队在院感防控方面的措施分享给刘煜亮。这些措施,被刘煜亮详细记录,对后来重庆支援湖北医疗队在孝感的工作起到了很好地参考作用,很多建议也被孝感当地在疫情防控工作采纳。

并肩战斗的两人,“冷落”了6岁多的儿子豆豆。但实际上,豆豆也是夫妻俩除疫情防控之外说的最多的。

“其实,孩子已经很习惯我俩不在家了。”徐瑜和刘煜亮都忙,加班是常事,这次支援湖北,夫妻俩都没有给儿子明说。三四天未见爸爸妈妈的豆豆,这才从奶奶那得知,爸爸妈妈都到湖北“打病毒怪兽”了。

爸爸妈妈都在“打怪兽”,但学校老师给每个孩子布置的关于新冠肺炎的作业,豆豆做不来,奶奶也没办法。豆豆急得大哭:“都是坏病毒,害得我爸爸妈妈不能在家陪我!”

不能在家陪孩子,但刘煜亮和徐瑜约好,“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等着一起回家的那天,再好好抱一抱孩子。” 本报记者 李珩 重报集团孝感报道组记者 陈维灯

(责编:陈易、张祎)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