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企业面临跨境交易违约,律师:可依据缔约国公约和国际法免责

原标题:制造企业面临跨境交易违约,律师:可依据缔约国公约和国际法免责

中国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也是全球制造产业链最重要的工厂。然而,由于疫情的蔓延,中国制造企业复工时间延迟,导致不少国际产线断供,面临着跨境订单违约的风险。近日,因中国零部件供应中断,日产汽车宣布,位于日本九州的两条生产线,将分别于2月14日和2月17日停产。同时,现代汽车也已经暂停所有在韩生产线,预计停产期间将持续至下周,每日损失达7亿人民币。

“我主要从事的是机械工程零配件方面的工作,在疫情期间,国家要求所有的工厂都停工,我现在就闲在家里。”制造业主马老板表示,自己只是制造产业链的其中一个环节,从进货的企业来说,属于二级经销商。疫情当前,整个产业链,一级、二级经销商都在停产。从原材料到机器设备,包括工厂都在停工状态,他服务的企业,例如山推、徐工等也都在停产的状态。“我现在是大链条中间的一个小链子,我只能等上边下边都做的时候我才能做。”

最令马老板苦恼的还是国外订单可能违约的问题。他解释,现在很多工程机械都用一个日本的管理模式,叫无库存管理,意思就是说它所有的原材料,都没有一个仓库储存这些东西。“假如我今天要20台挖掘机,你是生产拖轮的,你给我送20台拖轮过来,你是生产架子的就给我送20个架子过来,生产电线的就必须给我送20根电线过来。”马老板表示,国内私企和日本、美国都有相应的签合同,如果送不到的话,日本和美国的企业对合同看的很重,罚款会很厉害。

针对以上问题,搜狐智库连线了安杰律师事务所的高苹律师。高律师表示,整个制造产业链可能会涉及到多个合同,各个合同的当事人都可能会因为疫情影响导致这个合同履行出现问题,在处理这些纠纷的时候,是要坚持合同的相对性,根据每个合同的具体情况来判断。

比如,由于疫情的影响导致企业复工、人员流动出现问题,又导致原材料的供应等等都出现了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这些生产企业不能够如期的交付产品,必然会影响到它的下家来履约。所以对这些生产企业来讲,它肯定是受不可抗力的影响,完全可以援引这些方面的规定来去主张免除自己的违约责任等等。其中,不可抗力是指合同订立时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高律师指出,对二级经销商来说,由于它的上游企业受不可抗力影响,不能对它如期履约之后产生的违约等连锁反应,处理起来比较复杂。但是基本的原则也是要看它对它的下家不能够履约,跟不可抗力之间有多大的关系。比如虽然疫情有影响,但是二级经销商也可以采取其他的一些补救的措施,例如在其他途径进行再采购。如果企业并不一定是因为不可抗力的事件导致完全彻底的不能履行这个合同,那企业自身也应承担一部分责任和损失。

而对于跨境交易违约到底怎么处理这个问题,高律师指出,如果是涉及到美国、日本的话,中国跟日本、美国都是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缔约国。这些缔约国之间的合同会优先适用公约的规定,而公约用的概念叫障碍,在中国法律的层面叫不可抗力。如果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已经明确约定了不可抗力的定义和范围,那合同的当事人就完全可以援引合同的约定,以不可抗力来作为抗辩事由。

“假如涉及与非缔约国合同违约问题,就要看此国家的法律对于这种事情是一个什么样的判断标准。”高律师表示,如果合同中没有约定将来出现争议时适用的实体法,那将会按照国际法上相关的规则来解决合约争端。(编辑/徐小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