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靖:新冠疫情之后,经济恢复也许比SARS当年更快

原标题:吴靖:新冠疫情之后,经济恢复也许比SARS当年更快

【采访/观察者网 陈轩甫】

观察者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外界颇为关注,也有人担忧中国的经济前景。不过上次SARS之后,对中国和世界经济都没有中长期的影响。当然,一方面两次疫情本身及应对都有不同之处,另一方面中国的经济结构、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也有所变化,您如何预估这次疫情对经济的整体影响?

吴靖:2003年4月SARS的爆发让中国的全年GDP比预期降低了约0.5%左右。然而,如今的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所占的比例已从2003年的约4%上升到今天的16%,从世界第六大经济体跃升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这次新冠状病毒对全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如果参考SARS当年0.5%的损失计算,按照如今中国的GDP,意味着减少5000亿人民币生产总值。

此外,多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范围内的主要增长动力,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仅中国的增长就占2019年全球新增经济的39%。那么中国降低0.5%的增长对应全球经济增长会被进一步放大。当然,这次影响是不是0.5%,还依赖疫情控制的速度和经济恢复的速度。

这次疫情对中国和世界的经济影响也有与2003年SARS疫情不同的地方。一方面,中国的经济构成发生了显著变化:中国在巩固世界工厂地位的同时,消费和服务驱动型经济比例不断上升。另一方面,除开经济总量以外,当今的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发挥的作用、以及中国与各国的联系早已不可同日而语。2003年中国刚刚加入世贸组织,经济增长放缓0.5%,全世界甚至都没有太注意到。以金融市场为例,2003年SARS疫情爆发,中国以外的亚太股市只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抛售之后就恢复并连创新高。而如今,中国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出口国和主要的进口国,世界供应链在中国交织错综复杂,诸多行业的生产都离不开中国。区域经济甚至世界经济都会受到中国疫情的影响。

观察者网:具体说来,哪些行业受到的冲击比较大,需要怎样的帮助,又有哪些行业获得了机会?

吴靖:与17年前的SARS爆发一样,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可能会首先打击消费者的支出,因此同样是疫情,我们可以参考SARS的经验。当年最受影响的行业是第三产业:消费零售、餐饮、娱乐、旅游,SARS之后这些行业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恢复正常,因为与消费者信心和需求有关。此外,能源、航空客运、金融保险、房地产也会受到明显影响。而耐用品、通信网络、和水电煤等公共设施由于刚需应该受影响不大。

第三产业中,受冲击最大的主要是线下实体店,在持续存在租金和人工成本下却几乎没有营收。最近比较出名的是西贝对外宣称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可见其它零售和餐饮商户的压力。再举一些新闻数据:过去一个月耐克和阿迪达斯关闭了近一半门店,麦当劳在全国关闭了300家分店,星巴克关闭了4100家中国分店中的一半。没有关闭的实体门店也大多削减了营业时间。

线上店的情况应该会好不少。2003年SARS病毒的爆发给实体经济造成的深远影响之一就是中国电商的兴起,比如那一年兴起的淘宝网。类似的,今年各种网购、线上外卖、线上生鲜应该也获得了增长机会。同时,物流行业在疫情期间的需求都会迅猛增长,因此快递物流也应该获得了发展机会。最后由于大家出不了门,各种网络视频、手机游戏也会是受益者。以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游戏为例,根据券商分析,王者荣耀春节日活跃突破9000万,人均每天玩194分钟,在除夕当天的收入就突破了20亿,打破了2019年除夕13亿的最高收入。

由于这一次疫情中,政府暂停了中国大部分地区极高比例的经济活动以遏制该病毒,导致企业延期生产复工。这里面值得一提的是中小企业受到的负面影响。我国大多数中小企业的利润率并不高,停工对企业的现金流挑战极大。尤其对于靠微薄利润维持生存的小型零售商来说,部分销售损失就能产生很大的影响。即使是对于那些拥有更大回旋余地的公司,也可能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将更加节俭开支,这意味着各项投资放缓。

中小企业在我国创造了2/3的生产总值,80%的城镇就业和50%以上的税收。政府可以从很多金融和财政方面帮助这些企业,比如不断出台积极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对五险一金采取灵活或者延缓收取、宽松贷款还款期限等;同时我们也看到众多房地产企业均对商铺租户减免租金多达几十亿元,这些放眼长远的做法对经济的恢复都是很有益的。

观察者网:最近每日新增病例比率在不断下降,大家普遍讨论的话题是如果疫情出现拐点,经济上是不是也会出现拐点?

吴靖:从已有的市场数据来看,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商品消费国,因此商品价格可以体现全球市场对中国经济的普遍共识。

国际原油达到一年多以来的最低水平,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下降了约19%,主要受中国石油化工企业需求下降影响。此外,铜、铁矿石、镍、铝和液态天然气等主要工业原料的价格已暴跌,具有经济晴雨表作用的铜价格下降了约13%,这直接导致包括巴西、南非和澳大利亚在内的商品出口国货币贬值至近期的最低水平,这些都与中国的疲软需求有关。

但我们注意到,最近几天国际原油价格触底回升,这表明全球市场的共识在于,猜测疫情的不确定性靴子落地,以及中国的经济即将在接下来几周开始逐步恢复。

原油价格走势,市场预期共识已经出现拐点

观察者网:从制造业和供应链的角度看,如何看待疫情影响,由于复工推迟和交通阻隔,有哪些上下游供应受阻的典型案例?

吴靖:此次疫情中,中国在全球生产供应网络中所扮演的角色比17年前的SARS时期要大得多。除开航空、酒店、旅游、零售这些明显受影响的行业外,同样需要注意这次疫情对制造业的影响和冲击。供应链网络是全球的经济支柱,环环相扣,非常复杂,供应链的扰动有发生蝴蝶效应的可能。

中国是全球汽车工业和电子行业的重要供应商,而且全世界多数手机和计算机在中国制造。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中国约有17%的出口被视为“中间产品”,这意味着它们是其他企业用来生产成品的零部件投入。这包括电子零件、汽车零件、钢材等。仅美国企业在2018年就从中国购买了373亿美元的中间商品。

其实,这次疫情的中心、拥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也是全球供应链中的一大神经中枢。武汉有不少制造业,比如苹果在武汉就有若干零部件供应商。受此影响,苹果目前披露其受欢迎的无线耳机AirPods会延期交货,同时每周苹果手机出货量会降低100万台。

再说湖北,它一直是汽车制造商的重要生产中心,包括组装厂和零部件厂商,生产汽车和卡车的照明、电气和制动组件等。在湖北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汽车制造商包括东风汽车、通用、本田、雷诺等。湖北之外,全国的制造业大多出现延期开工。比如说,空客在天津的生产线停工,每个月将少生产6架空客A320,上海等地的车企生产线也面临延期复工。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