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仗,解放军一个连全部牺牲,陈赓少有的发了脾气

原标题:这一仗,解放军一个连全部牺牲,陈赓少有的发了脾气

1947年1月7日,中央军委给陈赓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4纵队发电报:近期4纵会同吕梁军区部队,在晋南歼灭胡宗南部一个多旅,迫使敌推迟了进攻延安的计划。要求4纵配合吕梁军区部队立即转移至汾阳、孝义地区,力争夺取二城,歼阎锡山主力一部,然后返回太岳。

时任吕梁区委书记、吕梁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晋绥军区野战第2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王震,和陈赓一块制定了先夺取汾、孝二城,引平遥、介休之敌出援,尔后集中兵力在运动中各个歼灭的作战计划。他们的具体部署是:晋绥独2旅、独4旅攻取孝义;4纵10旅、11旅夺汾阳;4纵13旅、22旅负责扫清汾、孝之间敌据点并准备打援;359旅为预备队,集结于兑九峪一带。

1月13、14日,我军分别逼近汾阳、孝义。由于阎锡山增兵汾阳,且该城城墙高,工事坚固,陈赓又不许部队拆庙宇寺院赶制攻城器材,因此决定围困汾阳,主攻孝义。1月17日夜至18日晨,独2旅、独4旅经一夜激战攻克孝义,歼敌2500余人。

汾孝若失,则太原西南门户洞开,阎锡山闻讯赶至平遥,亲自指挥9个师及由伪军改编的2个纵队,共计25个团,3万余人马,于18日分兵三路向汾孝地区扑来,叫嚣要于21日下午夺回孝义,为汾阳解围。其具体部署是:南路以第34军军长孙楚为首,率第69、第73、暂44、暂45等4个师由介休出动,从东南方向进犯孝义;中路以第33军军长赵承绶为首,率第71、暂46师及第8、第9纵队由平遥出动,从东北方向进犯孝义、汾阳;北路以第61军军长王靖国为首,率第66、72、暂37等3个师由文水出动,解汾阳之围。

王震、陈赓认为,汾孝为阎锡山必争之地。他集中这么多部队于如此狭窄地区与我决战,不利于我军各个击破。但是如果我军不战而退,敌军就会气焰大涨,对巩固和发展吕梁根据地不利。同时,4纵也将完不成中央军委赋予的任务。考虑到阎锡山军长于固守,野战水平一塌糊涂,王震和陈赓决心集中主力,在运动中打击敌之一翼。

问题是,打哪路敌军呢?王震、陈赓反复推敲:中路赵承绶的部队战斗力最弱,但有左、右策应,不好下手;北路王靖国的部队战斗力也不强,但有汾阳之敌援救,也不便于对其实施突击;南路孙楚的第34军,战斗力较中路、北路要强,兵力也最多,但其南翼暴露。而且孙楚在报话机里公开叫嚣:收复孝义不成问题,陈赓部队不敢抵挡,必定逃向孝义南山,顶多小打就跑。所以不要为陈赓所布疑阵所惑,不但要按时攻占孝义,而且要做好“追歼”陈赓部的准备。

既然孙楚如此张狂轻敌,那么王震、陈赓就偏偏盯上他了。具体部署是:第10旅及359旅1个团进至孝义以南前后营、红顺、梧桐,由周希汉统一指挥,为右翼;第13旅进至孝义西北约12里外,为左翼,由4纵参谋长刘忠指挥;独2旅进至西盘梁一带,独4旅进至王窑圃;359旅一部进至上村;第12旅进至孝义东北之田屯、司马镇一带,为中路。

1月20日,敌军距离孝义还有二、三十里时,中路之敌赵承绶部想抢个头功,便派出1个师冒进,被在孝义以前的第11旅33团打了个反突击,歼敌1个团,俘敌了团长以下800余人,缴获了2门山炮,并迫使残敌仓皇北逃。下午16时许,三路敌军纷纷宿营,准备次日发起总攻。

本来,陈赓还担心赵承绶会向阎锡山报告他被歼1个团的败绩,从而引起阎锡山的警觉,增加我军反击困难。但赵承绶怕丢人,对此只字未提。不过,汾阳守敌最高指挥官、第70师师长刘效增却在报话机里提醒阎军参谋长郭宗汾不可轻进,小心上当。郭宗汾却自恃兵多,毫不在意。

有鉴于此,陈赓令各旅派出小分队,于20日夜前出袭扰各路敌军,打了就跑,给敌造成我军不敢硬碰硬的假象。此举果然奏效,各路阎锡山军遇袭后先是告急,接着又纷纷向阎锡山报捷。这让阎锡山更加坚定了次日仍按原计划发起总攻的信心。

1月21日,三路阎锡山军大摇大摆向孝义进犯。中路赵承绶因20日吃了亏,表现较为谨慎。下午15时许,南路孙楚8个团展开攻击队形,向东盘梁进攻。陈赓一声令下,第10旅和359旅1个团奋勇出击,1个小时后敌即抱头鼠窜。陈赓令第13旅待命,其余各旅在孝义以东、东北全线向孙楚反击。南路阎锡山军瞬间崩盘了,而我军各出击部队也各自为战,哪里有敌人就往哪里追,部队越分越散。

黄昏时分,陈赓急令各部迅速收拢部队,清点俘虏和缴获,并驳回了第13旅要求加入追击行列的请求。他的理由很充分:出击部队一时难以集中,目前他手中只有第13旅建制完整,用用它防备敌61军、34军可能发起的反攻并充作战役预备队。

此次出击,全歼孙楚的第34军军部及第69师2个团,重创敌3个师,俘敌3000余人,缴获山炮10余门,轻机枪百余挺。孙楚率少数人逃往介休。有3个团被第11旅、359旅包围在东盘梁。敌师长在向阎锡山求援时竟然哭了:“炮还在,炮弹没人,现在人心惶惶,请速派援兵。”

陈赓立即将从报话机里监听到的这一信息通报身在前方指挥所的王震,请他指挥部队围歼东盘梁之敌,陈赓派周希汉率第10师开进至东盘梁东北方向,准备打援。21日午夜,第11旅32团的1个营攻入东盘梁。至22日拂晓,占领了两三个院,但却难以进一步发展胜利。陈赓闻讯立即动身前往前敌指挥所找王震商量,他的意见是守敌虽是2个师的番号,但实际上只有3个团,而且已无炮弹。如果这个营就地坚持,其他部队在村外组织掩护,黄昏时再重新组织进攻。

可惜的是,在他赶到之前,王震怕这个营顶不住,已经令该营撤出来了。陈赓赶到后只好退而求其次,与王震商定,部队重新作攻击准备,于24日拂晓总攻,围三阙一,由北面、西面主攻,南面佯攻,另派部队在东面设伏,歼灭向介休逃跑之敌。

不料,24日拂晓前,被围之敌趁着黑夜逃跑了,我军在东面设伏部队戒备疏忽,待发现情况不对时发起追击,敌军已逃进介休。敌变我变,陈赓立即改变部署,令部队追击中路赵承绶,于24日下午在东、西大王村歼敌2000余人,继而于25日将敌暂46、第71师合围在中街。26日,陈赓将指挥所移驻中街西北的万户村,决定由第10、11旅担任主攻;独2旅沿汾河西岸阻击援军;其余部队分别阻击由汾阳、介休、平遥出动的援敌。

中街村四周都是开阔地,敌凭借有利地形和坚固工事进行顽抗。27、28两天,我军先后两次发起进攻未未奏效。尤其是第二次进攻损失较大,第10旅副旅长楚大明在战斗中壮烈牺牲。第11旅第32团9连在进攻中陷入敌侧射火力网,全连殉难。

28日傍晚,我军向中街发起第三次攻击。因为当时各部队首长的表不准确,因此陈赓规定以指挥所点火为号,全线发起进攻。这一招虽然简单明了地解决了统一号令问题,但却暴露了指挥所位置。守敌指挥官立即用报话机向阎锡山报告:“陈赓指挥部在万户村,请速派飞机轰炸。”与此同时,阎军的山炮也开始向万户村转移火力。

当时,陈赓指挥所里有专门一部报话机,负责实时监听阎锡山军高层通话内容。听到这个消息,参谋们建议陈赓、王震二位首长立即转移指挥所,却被他俩一口回绝,还列举了四条理由:第一,部队已开始进攻,指挥不能中断;第二,阎锡山没有轰炸机,只有几架P-51战斗机,威胁有限;第三,阎锡山军火炮已向万户村轰炸两、三天了,没啥大惊小怪。再构筑些掩体即可;第四,部队进攻受挫,指挥所因避敌轰击而转移,对士气不利。

于是,陈赓、王震在敌炮轰击和敌机俯冲扫射合奏出的“交响乐”中,继续泰然自若地指挥战斗。见二位首长如此镇定,其他人也就不再紧张了。不过,虽然部队拼尽全力,攻击进展依然缓慢。时值三九时节,天寒地冻,部队在开阔地上挖交通壕,搞迫近作业,费时费工,而各路援敌在阎锡山的严令下正在逼近。因此王震、陈赓审时度势,决定差不多就收手。

1月29日下午,中村被围之敌在援兵接应和空地火力掩护下,从东南方向向平遥突围。我军略行追击后即自行收兵。至此,历时17天的汾孝战役宣告结束。在陈赓、王震的指挥下,我军共歼敌第69师少将副师长王兆明以下1.65万人,缴获山炮12门,给了阎锡山沉重打击,也使晋南胡宗南部更加孤立,很好地完成了中央军委交予的任务。

打了胜仗,王震和陈赓却并不忙于祝捷和表彰部队,而是将4纵及吕梁军区团以上干部集中到中街村,现场总结攻击未果的教训。他们从第11旅的进攻出发阵地、火力掩护阵地开始,一路讲评,一路总结。行至中街村北面时,他们查看了11旅32团9连的冲锋路线、守敌的侧射火力点及我军炮火的弹着点。

当大家亲眼看到守敌在中街村外壕外东北方向200米处,构筑了3个重机枪地堡,由东向西侧射我军由北向南进攻路线,而我军事先未及时发现,炮火准备时也未能摧毁这些“钉子”时,陈赓痛心地说:“严防敌军侧射火力,是指挥进攻战斗的常识。可是我们团的指挥员却疏忽了。”

当行进至9连进攻路线,看到全连烈士牺牲时仍保持着战斗队形,头部均朝前,没有一个退缩时,陈赓少有的发了脾气:“这样好的连队,这样勇敢的战士,我们应该好好指挥他们,可是由于我们指挥上的失误,造成这样的结果,这个教训太令人痛心,也太深刻了,我们必须吸取教训。”

现场会开完,接着开总结会。陈赓重点表扬了359旅、独2旅和独4旅的优点。说独2旅虽只有2000人,但战斗作风好,有全局观念;说独4旅打孝义贡献大;吕梁部队在汾河打援时,硬是把敌军顶住了,阎锡山军用榴弹炮也轰不动他们。而对于自己的4纵,陈赓却毫不忌讳地“揭短”,指出部队在中街村战斗中组织得不好。

最后,陈赓强调了两条。一是今后进行村落攻坚战斗时,各级指挥员位置必须前移,要亲自观察敌阵地、地形,亲自组织火力和部队冲锋,仅凭电话和听汇报不行。二是今后在开阔地作战,必须挖交通壕接近敌阵地,并严防敌侧射火力,事先摧毁或压制。

不久,陈赓率4纵离开吕梁,经同蒲路返回太岳。他一路上琢磨着,中街战斗证明,迫击炮平射威力不足,而山炮抵近射击可能是摧毁敌工事的重要手段,便让周希汉的10旅在路过敌沿线据点附近时,试验一下。周希汉依令将1门山炮推进至离敌前沿碉堡不足200米处,陈赓也兴致勃勃地亲临现场观摩,全然不顾敌军子弹打在山炮防盾上火星乱迸。旁人劝其隐蔽,陈赓置若罔闻。

等待3发炮弹出膛,守敌投降,他又不顾劝阻,到碉堡里检查射击效果。看到3发炮弹均准确命中,一发穿墙而过,另两发在碉堡里爆炸,陈赓乐了:“今后攻坚作战,力争山炮抵近射击!”

瞧瞧,得胜之师头脑如此清醒,总结经验教训如此细致。无怪乎这支人民军队屡屡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在一个又一个胜利中不断发展壮大,最终取得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陈赓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虽因组织需要,中断过军旅生涯,转而从事党中央的政治保卫工作,因而耽误了“进步”,但解放战争开始后他便异军突出,长期受到中央直接指挥,独立负责一个战略方向,解放后位列大将行列,也绝非侥幸。看看他在此役中的表现、智商、情商、胆略、眼光和军事造诣,都是高水平。

本文作者:忘情,“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任何媒体、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友情提示: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任何敢于抄袭洗稿者,都将受到“视觉中国”式维权打击,代价高昂,切勿因小失大,勿谓言之不预也。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